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小桥  

2014-01-06 22:12:13|  分类: 野外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给牛哥取钱时,营业员请我帮帮忙,别取这么多,保险柜存钱不多了。看在和营业员老熟人的面上,我不说话。她说,你明天来取。牛哥站在旁边,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再次去取钱,另一个营业员值班,她用同样的语气想我帮帮忙。我只得哀求起来,说,你们银行是在做生意,我过年也等着钱用,帮了你的忙就误了我的事。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不能认为是熟人,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吧。很多排队的人看我这么说,眼都瞪大了。

 

小桥
元代散曲作家马致远一首《天净沙·秋思》描绘出一幅凄凉动人的秋郊夕照图:“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在我家乡曾经也有那么一处能引发人心之中固有情怀的风景图。
那座天王庙连着村庄的路是一条溪坎,同时还跨着一眼小之又小的石桥。我走过不少城市和村庄,能有如此小巧玲珑的石桥,仅我家乡才有。长,不过两丈,宽不出五尺桥高,才齐一个大人的肩膀。因为桥下水流清澈、终年不断,村上人家的洗洗刷刷、槌槌搓搓的一揽子事都堆码到桥下来完成。因此,一年四季,终日热闹非凡,家长里短,带来村民们的酸甜苦辣咸。
桥不但是大人们缺一不可的聚集地,也是我们孩童们的乐园和天堂。水中有鱼可摸、溪坎有地琵琶可翻、还时常有水蛇供我们惊呼。女孩子么,沿着溪坎抽那种苦中带甜的茅茅针、摘野花插在辫梢。没有人能摆出这桥建在什么年代,也没有人来设问。桥面被脚步磨得可以印出人的影子。
这么小巧玲珑、娟秀端庄的小桥一夜间变得面目全非。
那是1975年吧。村里掀起学大寨造梯田的热潮。几个年轻毛头小伙子在队长的带领下,首先把溪水改了道,小溪变“良田”。溪水离村庄遥远了,人们洗洗刷刷的活儿没地方可做,我们的乐园变成了垃圾堆。走过小桥,是破鸡蛋、脏布袋、大小粪便臭不可闻的污浊气味。一天天,一年年,这桥被填埋的泥土之下,唯有队长一家整出一块好基地。再过些年,庙塌了,桥殁了,桥下的风景不再了。也许,不久的某一天,来了一伙开发商,看中了那庙,看中了这片农田,用挖土机掘开那土堆,无意间惊奇地发现,这里还掩埋着一座如此技工精巧、年代久远的小桥。大专家来了,扒着桥墩里的石灰,照着放大镜,一阵精彩地辩论,说,根据桥的基本型制和出土的纹路分析,今日考古专家已正式确认,该桥为某时期后某国某总兵或巡抚所建。
其实,我们都说不清家乡那桥的年代,只记得我们的孩提时代一去不复返,村庄的老人一代代远去,童趣也行将远去。人生如桥,也必将远去,有一些人遭后人翻来覆去,细细找寻有价值的东西。
桥张着大嘴,却说不出丝毫焦虑,若真有灵魂桥能得到永生么?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