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老教师慰问记  

2014-01-20 00:56:57|  分类: 野外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教师慰问记

 

1月18日,单位安排我和电老师一组,看望家住乾城的田老师,我很乐呵。田老师曾经与我搭档了三届,送走三批毕业生。电老师如今与我搭档,教四年级。

    走进田老师那熟悉的家,肖老师还是躺在里房的窗台下,身上搭着烤火被,阳光从他背后的窗中照进里房。朝里的一角摆放着电视,电视播放着中央五台——一场精彩的篮球赛在进行着。

    如此熟悉,我简直闭着眼睛都能描述起来。

    记得十多年前,田老师退休后,我就代表单位来看望田老师,肖老师就是今天这么地,躺在窗台下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身边堆放着许多书报,中央五台播放着体育赛事。

    田老师家最大的变化,还是五年前,筑了围墙,起了大门,有了一个寻常百姓的院落。院内有鸡、旱鸭子在觅食,不时扑打着翅膀,母鸡发出咯咯咯的叫蛋声,很美。我说,这样很静谧、很温馨、很诗意——那两棵南风橘一直挂着熟透的果,好像挂了十多年了,舍不得摘下,成了一道永恒的风景。能在繁华的乾城内安置这样的家,实属不易。

    田老师还是同从前一样,把我们送出大门,送过小巷,送到大路口边。不一样的是,她知道不少同事在乾城买了房,安上家,成了同城人,就格外高兴。乾城让田老师不孤单。

我们艰难地骑过狗田那段村道,来到龙肱村大包卡小寨子,看望另一个田老师,满以为田老师在家忙着,或者在操办喜事那个村民家帮忙,却不料,见到田老师的老伴坐在院坝正中,晒着太阳。他警惕地看着我们两个陌生人来到他身边,与他打着招呼。他说,田老师刚刚上山捡柴火去了。我们是专门来看望田老师的,现在只能当作看望田老师的老伴。

   田老师的老伴患坐骨神经,夹杂着心脏病,几乎半身瘫痪,站立不起。我们忙着自己进堂屋门搬凳子,坐下。他也已经料到我们是来看望田老师的,他很随和,顺着我们的话题说下去。说村民打工,说新房子如春笋,说孩子还不回家,那边厂子一定很忙。

   田老师家住在大山之巅,对面也是高山,林立葱郁,看不透的莽莽苍苍。我默读着贾岛的《访隐者不遇》离开田老师的家。只不过我们询问的不是童子,而是田老师的老伴——一个坐在太阳底下晒太阳的老人。

   我们再一次胆战心惊地下坡、过桥、上坡,走完狗田那段沙子路,然后来到吴老师的村庄。

“我们这儿叫小羊耳山,寨子上有15户人家,都在帮忙。”吴老师很满意他所居住的这个小地方,他围着兜,像在掌着勺。相识三十二多年了,我还第一次

看见他这副模样。看来教师出身的人退休后还大显身手一番,依然是村里的能人。我和电老师在咚咚咚的欢快的苗鼓声中告别吴老师。我喜欢乡村喜事,它比城市请客活动更具有人情味。

进龙老师大门时,我先闻到醇香的腊肉味,再才在一个火堆后面看见龙老师夫妇坐在那儿边熏腊肉边聊着话。入座后,我看见火炕上的腊肉已经熏得很香很到位了,龙老师说,自家杀了年猪,一半卖掉一半自家熏腊肉。龙老师忘不了说起小镇上的“三潭诗社”,说起他家门口那个远去的古老的西山书院,说起他一年来没写一首诗了。龙老师是一个三合一的人,他懂农活,懂诗,懂教书,可惜,镇上的“三潭诗社”没人支撑了,他这些社员就要散伙了,一个老教师需要一个精神支柱,何况龙老师又是那么喜欢诗词的人。

  三个老教师都生活得很很充实,他们都找到了新的精神支柱。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