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乡愁  

2013-09-30 23: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愁

 

明天就是国庆长假了,今天单位放假后,我在家里不知所以然,做些什么呢?吃?穿?用?这些都不着急,用不了多少钱的。而外出旅游又不是我的所好。除非能有一个话语投机、趣好相缘的好友一路同行,那才叫快乐旅行,否则,还不如窝在家里,来的舒适。我明白自己不是好动角色,懒惰用在我身上相当搭配。

突然放在客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好一会儿我才发现响声。当我抓起手机的那一刻,声音停下了。是哪位同事打来电话呢?要不是挚友同僚我会懒得回过去的。翻开来电显示,竟然是阿吉。我一下惊了起来,阿吉,能有什么事不成?想必是他节日问候吧。不到节假日我们是很少通话的,也只有在节假日一定通话。而每次都是阿吉先想起我,给我打过来电话。我猜想,这是阿吉思乡心切吧。阿吉在外已经二十多个年头了,就是他的大女儿也读了初中,我么,结婚比他早,孩子都大学毕业了,小儿子也读了高中。自从阿吉的母亲去世后,老家最要好的亲友就是我这个房弟。我不能割断我们之间这份情谊,我应该请阿吉相信老家还有我这个亲人。

我立即拨回电话,阿吉长时间没有接听。阿吉刚刚挂断,他就在电话边,他就是不接。这又何苦呢。早些时候,阿吉母亲在世时,阿吉常常给我电话,问及他母亲在老家的生活身体情况,每个月还寄些生活费,由我转交给他的母亲。因此阿吉就与我通的电话最多。为了不让我承担电话费,总是他给我电话。阿吉母亲思念阿吉时,叫我问问阿吉的情况,也是阿吉看到我电话号码后没有马上接通,等我停下拨号后,他才打过来。阿吉就是这样做事很细致,不想让别人的为他付出。他的心地这么善良,待人君子兮兮,背后我总说他有些迂腐。我也不缺少哪几个话费的。他在外打工,我在老家有一份固定的职业,能付不起那几个钱么?

二十多年来,我们之间的这种通话模式已经成了一种默契,时间久了,我也不去与他计较这些,就由着阿吉吧。反正我们是同一条裤衩长大的兄弟,我们有如影子一般的童年时光。

接了阿吉的电话,照例听到阿吉那“哈哈哈哈”几声笑声这样的开场白。阿吉问我节日快乐。说,该放假了吧?我说是啊,刚下班回家,一连六天的国庆长假。“都还好吧?”阿吉关心我的身体健康,我说都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我想问问他的身体状况如何,但是我插不上嘴,只听阿吉一个劲地问我这问我那,不给我留下插嘴的空隙。我告诉他,老家的秋收已经结束,天气转晴,就是今年的旱灾让大家减少收成。

阿吉听的很认真,问了收成,问家乡变化,问了工作问几个儿时的好伙伴情况。

接着话题一转问到我孩子的学习情况,成绩如何,还说,真快啊,老二都读高二了,紧张吧?我说,才不呢,每次放假回家,就一个劲地转进网络里,玩游戏,玩聊天,书本知识像一个敌人似的,丢得远远的。要知道明年就高三了,马上要参加人生的第一大考。我边说边诉说着心中的苦恼,儿子的进步才是我们做父母的最大的幸福。阿吉则一边听,一边开导着,说,孩子聪明,学习成绩不成问题,想起当年我们读书时,就懂得多做作业,多解难题,连一本参考书都难找到。他说,读理科好啊,当科学家,发明创造。我一听,呀呀唔唔,忙纠正,哪有这种奢望哦,我建议孩子读理科,目的就是以后能找到一份工作,自食其力。至于文科进官场是我们这些人想也不敢想的啊。我说,我们都是老百姓的命,命中注定的事是难以改变的。

絮絮叨叨,来来往往,我觉得阿吉还没与我说道点子上,他的电话不仅是为了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我必须打断他的话,别让他老是关心我的身边的苦楚,他的苦楚决不会比我少。阿吉在异乡劳作,不知道要遇到多少烦恼和伤痛。我多少能给他一些安慰才对。

我立即调转话题,“听说,你轶男来到她外婆家读书,都还适应了么?”轶男是阿吉的大女儿,阿吉三十六岁才结婚,轶男才读初中。轶男从小跟在阿吉夫妇身边,出书一直冒尖,阿吉很幸福,准备让轶男将来考个好大学。可是,在外地读书无法进入当地的公立学校,每天与民工子女在一起,那样的学校不如公立学校管理严格,阿吉担心的要命。早就有送轶男回老家读初中的想法。这不,今年刚进初中就送回来了,放在外婆家寄读。

说起轶男,阿吉眼睛似乎一亮,很高兴地给我讲了一个新近发生的故事。

轶男转学过来参加学校第一次考试,考了同级的第一名,并且遥遥领先。老师了解轶男原来在班上做过什么班干部?轶男说,只做过学习委员和课代表。老师说,那就继续当班上的学习委员吧,兼任一个语文学习课代表。

故事从阿吉口里说出来,掩不住的激动和期望。我不知道,轶男回老家来读书一段时间,能不能保持优秀学生的角色。我知道前些时候,阿吉准备把轶男转进贵族学校初中,了却他做父亲的“望女成凤”的心愿,谁知,贵族学校的费用高出近两万,对于一个打工家庭,那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极力劝阻,说,是金子放在什么地方都发光。暗地里我是为阿吉生活压力着想,我不希望阿吉为了孩子读书搞得一贫如洗。即使我清楚阿吉为了这样的开支会不遗余力,我想轶男到了公立学校不但开销低,还会获得贫困生补贴,还能争取奖学金。
阿吉说,那个公立初中好是好,就是每天的饭菜单一,还难以下咽。这确实说到了当今公办学校的筋骨出,不少家长都有这样的担心。不过,国家和学校会慢慢解决的。学校的封闭式管理,学生开个小灶,大打牙祭,那是违规的行为。阿吉不是节俭几个钱,是学校暂时没有这样的条件。

估摸着说了很多话,想说的都说了,还有很多也希望听到的,一时半会或不完。当我还阿吉一个“再见”后,阿吉突然想起什么,忙说,慢点慢点。我差点掐断手机按钮,举起手机回到耳边。只听阿吉问我,是不是安盛家要清酒啦?我说是啊,安盛起了新房子呢。阿吉遗憾地说,这次不能去喝安盛的喜酒,阿吉想通过我给安盛随一份礼,为安盛解释解释。我说,这有什么麻烦啊,顺手人情,我会照阿吉的话去做。

阿吉为难地说,不知道该随多少礼金。他试探地问我,我说,这就不好说啦,我告诉阿吉,人情往来,各人是各人的具体情况,不必攀比。宽裕地话可以多一些饿,手边紧促的话,表示一下也行,俗话说,怪人不怪礼。

真想不到,已经二十多年与老家割断人情世故的阿吉,还有人想起他,只是阿吉早已忘怀老家的人情变故了。
我感觉到阿吉在静静地深思。

我与阿吉互祝国庆长假的快乐后,我期盼着阿吉下一次与我的通话,不要掐断我的主叫,其实,我愿承受这份主叫的通话费用的。

我看了看,这次通话时间,43分08秒。却在不经意间,唯有一阵阵乡愁拨动对远方亲人的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