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监控  

2013-12-14 10:15: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监控室里,我见阿祥守在监控屏幕边,一直监控着。看见早早的一个人影,在办公室外匆匆忙忙地走来,然后掏出钥匙,开门。人影是穿着白色的衣裤。强盗。我喊。阿祥笑了,说不是强盗,是我。是他,阿祥?我产生疑惑,我说怎么穿着白色的衣裤,我没见过这样的人啊。阿祥更笑了,说他来得早,天色黑黢黢的,监控器下就成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强盗的身影。

这是校园里新安装的监控设备,放在监控室里,很好玩。从监控室里能看到校园里的角角落落,人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中。我们坐在监控屏幕前,再通过手机,拨通摄像头下的人,告诉他,你在做么么,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我的视线。摄像头下的熟人便左看右看,在找摄像头,那惊慌失措的模样甚是好笑。

看了几回监控屏幕,便失去了新奇,悄悄地离开,仿佛有一种窥视别人隐私的羞愧感。心中便也升起逃避摄像头跟踪的想法。

这摄像头如一个魔鬼一样,跟踪着你的影子,稍不留神,你的亏心事就被暴露无遗。

其中最大的好处还是有的。从此校园里就容不下那些小偷小摸的坏人。人们做事需要非常的机警。如果某事有违情理,通过网上一曝光,那你就很容易 成了新闻人物了。我还是尽量远离这个魔鬼一样的东西。正儿八经地做自己的事。

周末就要在我们校园里举行一次县级知识竞赛活动了,从上面传下来的文件精神中,我们需要做的事很多,比如宣传标语横幅,是必不可少的,考场的布置人员的安排,竞赛学生的动员与注意事项,也得一丝不苟地完成。也不知道这些事能不能满足巡视员的意。从监控室出来,见阿健一个人在张贴竞赛规则的板报,风徐徐地吹过来,那些薄薄的纸张随着飘舞。阿健办事很认真,他认为重要的事,他会像一只猛狮扑向一只小绵羊,直把骨头啃净。可是今天他有点为难,我过去,蹲下,帮忙。浆糊,红纸,书法字,这些外表的事,阿健做得得心应手。我不满意的是板报上缺少一项《竞赛工作方案》,版面太窄,内容又是那么之多,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不但不美观,而且也装不下。

阿健说,你来帮忙啊。我说,是啊,最好 能早点布置出来,让我们的考生找到自己的考室和座次,熟悉竞赛情况。

我抹浆糊,阿健黏贴座次表,我调整黏错位的座次表,阿健则给框边勾勒线条,装点花边。我们的配合很默契,不一袋烟功夫版面去做好了。阿健说与我一起抬着板报去展示,我不想再耽误阿健宝贵的时间,便叫了阿福,让他帮忙。阿福说,没事,要抬板报再重要的事也得放下啊。真不知道阿福今天太阳从西边出了,做事这么爽朗。

确实,今天的太阳很好,校园里经过一年来的城乡同建同治,静谧,洁净,美丽。加上太阳照在身上,暖融融的。

一天就这么上课,批改作业,转来转去地与同事谈论网上学习,聊犯事儿的学生,然后跑去食堂用午餐,要是天气朗朗、和风习习那还像神仙一般的生活。我们都在赶课,都想在大雪来临之前把这学期的课给上完,下雪天再慢慢地复习。假若遇上2008年那样的冰冻天,我们也不用担心放假了。

开完竞赛预备会后,收到阿付打来的电话,我一时奇怪。问阿付有什么事啊?阿付一整笑过,才说到点子上,他不是在新浪开了博客了吗,我前段时间不是给他多次点击和转载过吗,“现在啊”,阿付说,“现在不需要点击博客和转载博客了,你不是有个新浪博客么?你在你的微博里转载我的微博文章,这很重要,我的微博需要人气,还是过去的原因,我正在参加一个微博评比,如果成功了我会感谢你的。哈哈。”是啊,很久没与阿付通电话了,上次他叫我给他点击,给他转载,我做了一阵,后来也懒惰了,倏忽了。阿付也没来找我,看来,我那些转载和点击起到了一点点作用吧。

阿付是我小时候的小老弟,他几乎穿着破裆裤跟着我们长大的,可是他命运好,考了名大学,读了研,如今已经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教授,现代书法名家。这样的名家需要的不是我们需要的点点小利,他们看重的是名气,是才华,是建树。我这个表大哥能帮他做些什么呢?只能这样偷偷摸摸地点击点击,转载转载,加加分,增加些人气。

我立时开了电脑,找到了自己的新浪博客,然后按照阿付的交待,开通了微博,在找到阿付的微博,把他微博里的文章原原本本地转载过来。
时隔几日,阿付的微博真热闹,各种各样的书法名人、靓男美女都在跟帖,相互夸耀,你我拍马溜须。名人就是名人,帖子总是那么文明深奥,暗藏杀机而又无不妙语珠玑,读来,便是一种享受。

在阿付的微博中,我看到了阿付给我留下的嵌字联,那字,那意,那含蕴,不是我等能破译的啊,只能贴在这儿留着美好的回忆。

2013年12月14日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继往圣之绝学,成前贤之未功。

 

哎呀,过奖了过奖了,我哪承受得起如此之褒奖啊。我只记得小时候,我们爬上生产队纸厂那茅楼,掏鸟窝、将蛋黄抹上大人的裤裆,然后轰地散开,高喊“有人拉屎了!有人拉屎了!”那种游戏百玩不厌,大人们防不胜防。

于是乎,我关掉微博,打开QQ音乐,戴上耳机,翻到大庆小芳那首《爱情伤了你爱情害了我》,站在监控器下,金鸡独立、放开破喉咙、南腔北调地哼唧一番,力争在元旦节卡拉OK赛上拿个鼓励奖,也许这比阿付给我的这幅艺术嵌字联来的现实吧。

练歌,又遇周末,我与监控摄像头擦身而过。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