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2013-12-11 23:08: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进凤凰办事,最怕的是赶不上上午上班,中午在凤凰县城闲逛,不知道做些什么。今天中午又遇到这样的事。
坐在阿福车上,我们三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发话。中午两个多小时,去什么地方消遣呢?阿福要我确定地方,我叫阿健说话,不管去什么地方,我都愿意。
在凤凰值得去的地方,不多,不像外地人,来到北门边,就哇塞哇塞,说着外国话。我们才不呢。我们三个人始终想不了一个值得去的地方。还是阿福出门多,说,去长兴花园吧。
长兴花园也没什么看头,不过也几年时间没去了,去了总比呆在县城要好。阿福把车开的很稳,如慢慢游 似的。车从齐梁桥新路开进,不多时,快看到长兴花园的时候,阿福又说,长兴花园也没什么看头,我和阿健没说话,算是默认。长兴花园有什么看头啊,现在没人去休闲,人们过得很文明,那个地方连炊烟也看不到。“去长潭岗。”阿福说。
不是因为我不喜欢长潭岗,而是八年多没去了,也不知道那个地方变化成什么样,路那么远,担心阿福的浪费油费。
走了约莫三十多分钟,我说过,慢慢游吗,边走边看风景,纯粹是消遣。
一路行,坑坑洼洼,落叶铺满柏油路,松叶稀稀疏疏,像一个头发稀疏的秃头,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不看还罢,一路看去,真不敢相信,长潭岗还那么红火一阵。
记得八年前,单位组织到那儿搞了一次野炊,当时确实游客如织。我们单位六七十多人,另外还有好几伙烧烤客人,把酒家的烧烤炊具全租光了。印象最深的是,单位的几个好酒同事,直喝到日落西山,月上东头。回到单位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一个酒鬼掉落清凉的河中。
现今看来,那开店的浪漫小屋,壁板脱落,屋瓦开了一个个大窟窿。曾经租过的圆桌也已生了绿苔,唯一看到那木墙上挂着的营业执照仿佛告诉我们,这儿曾经是娱乐的酒店。
我根本不敢相信,我们曾经在这儿玩的那么开心轻松。才八年不到的时间,时态变化如此之大,
树林子间,一个女人变换着各种姿势,在拍照留念;河边的卵石路上一对新人在摄影师傅的操持下,在照婚纱照。他们选择这个地方,难道他们在这儿留下童年的美梦不成?他们想把这些残留萧条的风景带进他们的婚纱中,装裱他们未来爱情的幸福吗?
看来,这树、屋、水、石、山,又是一个值得流恋的时节礼物啊。看了这些风景,真羡慕他们美好的未来生活。
树是那脱落的树,水是那清澈透亮的水,这个风景也同以往的风景一样,装进我的记忆画册之中。
若不是阿福有了这车,带着我们来逃避那个势力的小城,我怎么也想不到,还能回到长潭岗来,回忆起幸福的往事。这趟远行是值得的。
前几天在一个同事的空间里看到一幅幅开遍油菜花河边景致,那乱石,那峰峦,那条漂泊着乌篷船的小河,怎么也猜测不起是什么地方的风景。今天,当我们登上近一百米共的长潭岗大坝、沿着河水看去,终于知道了那个同事空间的秘密。那油菜花,那山峦,那乌篷船,那河边人家,不就是长潭岗边的风景吗?它是那么眼熟,那么俏媚。原来那同事没有忘记这个大山深处的景致,他和他的家人也惦记着这个地方。
沿路返回,一对青年男女,骑着自行车向长潭岗深处驶去,我知道他们将会看到我们无法领略的风景,再过十年八年,当他们再一次重游长潭岗时,是不是会换了一个新模样?
长潭岗,一个不能忘却的地方。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长潭岗,一处印在心灵深处的风景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