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国庆帮忙记  

2012-10-04 14:06:31|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 庆 帮 忙 记

乡下办喜事是需要帮忙的,比如借锅碗等炊具,需要的是人手。在家办酒宴远比包酒店来的热闹,吃的休闲,任意地吃,任时地喝,没人催促你,可以一席吃喝一个整天,主人还说你给主人挣了面子。特别是有那么一两个人喝醉了,更是好兆头。中秋节又逢国庆节,那是千载难逢的好日子,不用请先生翻老黄历也能预料这日子比火红。我就是在这样的好日子里被阿和请去帮忙的。我一个教书匠能帮什么忙呢?当然是管帐先生了。 
    国庆节这天我想睡个懒觉,下午三点钟的酒席,12点下城去帮忙刚刚合适。可是阿和早早地打来电话,问我怎么还没出发?“快来,快来,有几件事需要你们帮做呢。”看他那急样,我一骨碌地爬起来,抹了一把脸,就出门了。阿和在乾州城里买了地基,起了新房子,以后啊,他就比我们现代多了,他成了城里人呢。不过我也不是不喜欢我们乡下,我们乡下有乡下人的快乐,有乡下人的情谊。不像城市人,每天开门关门的,连隔壁住着什么人也不知道,这样怎么交流感情啊。也许,阿和是想我们早些过去,给他增添些热闹欢乐的气氛,也未可知呢。 
    我这样猜想着,赶到阿和给我们约定包车点,帮忙人都到齐了,我们都是被请去帮忙的。 
    来到乾州,阿和家刚刚开锅早餐,我们接着吃早饭。早饭后我同阿周阿福三人摆好收礼桌,摊开收账簿,可是客人们还没来。阿和叫我们先打打牌,娱乐娱乐。几个爱麻将的人上了麻将桌,有的在下象棋,我们三个也只好铺开报纸,在报纸上玩起三打哈来。然而,客人们稀稀拉拉地来了一些,搞的我们三打哈也不安心,一会儿要收礼金,记账,一会儿又要洗牌抓牌出牌。一心不能二用,没半个小时,我们不得不把玩三打哈的游戏交给了别的客人,自己专心致志地做起管帐先生。有一百的,有两百的,有八百的,也有一千的,有一个女孩,我不认识,她送了个二千六,我心里纳闷,她是哪门子主客?比阿和的舅老子出手还阔绰。然而总想不起来。老半天太阳才从楼房的空隙间露出脸来,不多时,那轮太阳又被高大的房屋遮去了脸。阿和的新房是规划的民居,两边一排溜地住着一长行邻居,都是六层以上高楼。 
    下午两点,我们坐上阿和家的小车出发了,来到了一个名叫“星火酒楼”的酒家。这儿的人真多,熙来攘往,我问怎么这么多人啊,还有半点钟就轮到我们了,而他们还在进进出出的,吃喝的热闹非凡。总管立即去联系,回来后告诉我们,还有两家酒宴没有结束,不用急,我们是三点的酒,没到时间,人家怎肯让我们入席啊。原来这儿吃喝还这么紧促,一家接一家,不能早到,也不能拖席,哪像乡下,喜欢吃喝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好悠闲的。 
    当然,可见这两天城里人办喜事的人家真多。根据总管了解到的信息,今天这“星火酒楼”有七八家酒宴,按照四百元一桌,一天的毛收入就是十多万。十多万,那可是怎样的一笔数字啊。一直焦急地等待到下午三点整,我们才有资格进入酒楼,我和阿周阿福立即去占领那个铺着红桌布的收礼台,展开阵势,不少的客人们,认识的不认识的,远处的近邻的,都来随份子。其中有两个客人也来随份子,我们不熟悉,收了礼,发了一小袋香烟和瓜子,一会儿,他们又折回我们桌前,要取回礼金。原来他们随错了地方,他们不问青红皂白以为随了份子领了香烟瓜子就万事大吉,谁也不欠谁的人情了。谁知他们随错了地方,连主人大名也不问一问就一手交钱一手拿货。 
    前后只一个小时属于阿和家的酒宴时间,一个小时后,下一家的酒宴又开始了,我们急急忙忙收拾账簿,胡乱地吃喝一阵,便转战回家。 
    我和阿周阿福三人一直忙着,接下来的便是结账。我们怎么算也有二十元的差错,也就是我们的账簿上比阿福手上的现金要少了那么二十元。如果这个账不查清楚的话,不但对主人客人无法交代,就连我们自己也不好意思,怎么处理好这个问题呢,唯一的办法只有一查再查。 
    从前我也做过不少次管帐先生,从不出错啊。为了这份职业的光荣性和延续性,我们经过五次以上的对账,计算,终于在一处大写与小写的地方找到了错误。因为小写少计了二十元,而大写处清清楚楚的写着。 
    按说三百来号客人,一页一页地小结,最后终结,不会出大问题的。找到问题后,我的心一下子轻松起来,急出的汗水没有白费。 
    阿和一再挽留我们,并且摆出两副麻将和几副扑克牌来,这么好的房子,这么红红火火的日子,没有几桌玩友,就显得冷清多了。阿和的客人多是乡下人,吃过饭就上了车回乡下去了。我们留下来的分成三桌,两桌麻将一桌扑克。扑克仍然是三打哈,因为我不想玩三打哈了,而改玩麻将,阿和不得不亲自加入三打哈一组。 
    五十英寸的大屏幕电视,红红的灯笼高挂着,别具一新的家具,崭新的房间用品,这才是家的温馨啊。墙壁上挂着女主人的十字绣匾框,有字,有景,有人物,有卡通图形,这彰显出女主人的高超手艺和情好。这是吉利的风景,是幸福的归宿。 
    宵了夜,十六的月亮在天空中亮晃晃的,比起昨夜中秋的月亮还亮堂呢。我们一行醉醺醺地上了回家的车。一路的感概,一路的酒话,一路的谈笑风生,大家祝福阿和在新的环境里,再造幸福的鸟巢。 
    第二天在大门外,邻居阿友兄问我阿和家收到多少礼金啊?阿友国庆这天去了另一个同事家帮忙,他也是那儿的管帐先生,我知道,他这是了解“行情”啊。,邻居阿友问我,昨天收了多少礼金?就是想知道阿和家的礼金。我说,6w。他惊呼,“6w啊,我们那边4w,我还说真多呢,谁知......”我与邻居立刻分析,比较,这阿和和那个同事两边都是我们熟悉不过的人,包括他们的亲朋好友,不同的是一个住乡村,一个住城里。昨天我与他各在一个喜事那儿当管账先生,阿和家住在城里,那个同事家住乡村。这就有实质性的不一般了。告诉邻居城里人的邻居出手都阔绰。因为那儿的邻居虽然才第一次交往,随份子的金额都在两百以上。 
    邻居沉浸在一片思考之中,仿佛明白了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