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看高速  

2012-10-14 21:17:36|  分类: 野外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看告诉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二叔病重我们去坐夜,内弟夫妇、姨妹夫妇也从浙江那边被通知回来了。现在,二叔病情好转,能吃东西了,我们都很高兴,内弟夫妇、姨妹夫妇也先后买车票回厂子去了。一下子去了这么多亲人,生活变得冷清,心情仍然沉重着。小镇赶集散场后,没事,想起那么多的亲人相聚又分别,我怎么也看不下书,上网显得无聊。我说,出门走走去。

我首先想到了那条高速公路,还没开放,正在加紧施工,完善收费站。想到,如果这收费站已经完工使用,那么我的那些远去的亲人们都可以从这儿上高速,也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不需要从外地赶车。

翔儿也是下午返校的,他走的是国道。虽然不远,但是国道弯来弯去,他也可以上高速。不管多远的亲人,我们都可以拉近。

这个小集镇,因为国道,就比别的同样的乡镇繁闹多了。赶集的人南来北往,乡下的农产品源源不断地被贩子收购,而后贩卖到大都市去。

今天因为月小,周边几个邻近的集市同时赶集,我们出门时,集市就没有摊摊点点了,就连收摊子的人影也没有了。我一路往北,两华里路程就进入上高速的巷道,路牌标着前面500米是收费站。这路一色的柏油炒砂路面,黑黑的,摩托压在上面显得比国道的水泥路还舒坦。又没刺眼,很适宜加速开车。我像运动员冲刺一般,一转眼就进了收费站。

收费站那儿有几台拖车和挖掘车,几个外地工人悠闲地蹲着说着话,镇上的一对退休夫妇闲散地在柏油路上散步,想不到他们竟然走那么远的路过来了,像我们一样,为的是看看这个马上就要完工的大工程么?

收费站口的右侧,一排儿几栋房子,刻梁画栋的,很有古香古色,更合符我们当地的民族特色。一个收费站,配着这么多的房子,做什么用呢?

妻说,它定是服务区,是超市。我说,怎么可能呢?你不坐过高速吗?哪有高速路的服务区修建在收费站外呢?她说,这就是服务区,如果不是的话,那么,收费站的工作人员也用不着这么多的好房子啊。我纠正说,不可能的,服务区内有加油加水和超市服务,那是长途车停歇的地方。

我想起了我们仅有的一次坐高速在西安行驶的情形,不过,当时我也不认真看过,收费站的出口处是不是也设置超市之类,我无法与妻辨清楚,只好依从她吧,反正女人不就是强量好面子吗?

进了收费站,我们又争议不休起来。前面有三条路,我们走哪一条呢?我看了看,凭着我现有的见识和智慧,我说一边是上高速,一边是下高速。她立即说,那么中间那条呢?我说,也是上高速的吧。她说,我的头都晕了。到底怎么上高速怎么下高速,何苦这么多上下呢。说来说去,我也被她说懵了,我一加油门从中间的那条路开去,转了一个大弯,前面又有一条岔路,分向南北。

在就接近高速主道的道口,已经被堵设了。不远处,被翻挖过的黄土地上,一行人排列着,忙着铺栽草皮。天色有些暗淡,我想,他们是要趁最后的天色做完最后的工作,免得放在明天。明天他们又得转战别处吧。那些草皮也不是本地的品种,那是国外进口的良种。

站在路口,虽然不能进入高速正道,但是从来来往往的急速行驶的车辆中,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奋进。难怪城市人每天的节奏总比乡下人快好几个节拍呢。向北看,我记得是通往吉首的方向,路很平坦,来往的车辆已经开了夜灯。按照顺序,这应该是上去的路口。而岔路那边的通道则是凤凰古城下高速的出口呢。

左边看看,又折回右边看看,看这些车辆行驶的速度,看那些快乐幸福坐高速的旅客。有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开的很慢。妻感叹说,只有这样才不会出车祸呢。妻认为车速慢比较安全,我说,你说错了,上了高速就不能慢,你看那黑色的小轿车一定是出了什么毛病,它这样行驶,给后面的车辆制造麻烦。妻又一次与我争辩起来,你不看电视,黄金周时有一次车祸,前呼后拥总共17辆车扎成一堆呢,死伤好些人。他们就是车速过快啊。听了妻的话,我不知道她是有意与我作对,还是见识浅显,我哑然失笑。我只想,等高速收费站竣工后,我们买一辆QQ小车,上高速亲自试一试,这才懂得高速许多知识。高速的东西是说不清楚的。

站在路口看着风驰电掣的车辆,我们真感觉到家乡变化之大啊。才两年时间,原本这块荒芜的山地已经面貌全非了。这个小镇也竟然有了高速了。

天色又黯淡一些,高速边上坡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生长着一片枞林,她眼睛一亮,说你爬上去看看,那儿有没有枞菌。虽然我知道她这是异想天开,这么宽敞的路边还会有枞菌等着你去捡啊?但是,我还是甘愿去碰碰运气,因为这两天一直下着寒风细雨,时节又正是长枞菌的节气。我希望有一个惊喜,我不指望这个惊喜出现,我们毕竟不是因为枞菌而来的,我们是冲着这条高速公路来的。

但是,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这二十来米上坡的路都没别人踩得茅草遍地,泥泞不堪。我左拐右拐,抓住高速路边的钢丝网爬上枞林。枞林里虽然不怎么看清地面,但是早已被人翻个底朝天呢。枞菌是我们乡下人最值得骄傲的野生食品。这枞菌是人为无法培植的菌类实物,正因为科学还没发展到培植这地步,因此,市场上的价钱已经成了肉制品的三倍多。

我们也顺着高速路翻过几座大山,穿过几片枞林,捡到不多的枞菌,但是我们那个高兴的劲儿,真是无法形容的愉悦。

这高速从这片枞林边穿过,这片茂盛的枞林就格外显眼和葱郁了。

看不到枞菌却听到了柯儿从云南打过来的电话。枞林里,柯儿问我在做什么,是不是给她打了钱,她已经收到了。我说是啊,白天在邮局里给你打了七百元生活费。柯儿忙说,卡里还有钱呢。我说,如今天寒入秋了,该加的衣服要添加,不能凉着。柯儿笑了起来,她说,昆明气温还高呢,太阳还热热地照射着大地。她还穿着夏衣。这我就有些不懂了,我们这儿与昆明还是一条纬线,北纬度数相差无几,而我已经棉衣加身,我就想起了柯儿,想起柯儿一个人在那个城市怎样地过着学生生活。

我告诉柯儿,我和妈妈在看高速路呢,家乡的这条高速很快就要开通了。我本来还想说,等路修好后,我和妈妈坐高速来看你。可是不能说,我担心这样一说,会引起柯儿更加地思念家乡,思念我们这对老人。

柯儿听说我和她妈妈看高速,非常高兴,从她高兴的语气中,我顿时放下一份牵挂。挂断电话,妻在人桥上喊我,问我有没有枞菌啊。我直接说,哪来枞菌啊,这地上的荒草被剥了三层皮呢。可怜这群枞林,被那么多人窥视着,风雨天也不放过。

折回工人们铺栽草皮的地方,我被那引进的草皮惹眼了。我说,我们偷几片草皮回家栽种吧。她立即说好啊,并准备下车去捡几片。可是我们把草皮栽种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没有土地,没有院坝,没有栽种的地方。她笑着说,我们可以栽到楼顶上去。

“栽到楼顶上去?”这些草皮栽种就是供人们观赏的,楼顶上谁来观赏?!我想,她又在说孩子话了。明明的我们没有土地,没有地方可以栽养,我说带些回去是因为爱上这些草皮,希望能够拥有,可是她也顺着我的话说下去,她难道也带着喜欢的情愫希望拥有这样的草皮么?她这是投“我”所好啊。会心之后,我们大声地笑了起来,笑声在这个新收费站路上回荡。

进高速路的通道边,是一排排新修的百姓楼房,他们这么快就抢占商机机了。听说,那些上高速的出口处很有商业价值,比如住宿,经商,饮食,高速不但给人民带来便捷和繁荣,还给当地百姓带了一大笔财富。

真想,购一块地皮,建一栋小楼,开一个小店,陪伴着这高速度过余生。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