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半月谈  

2012-09-11 19:27:30|  分类: 心情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9日,进门看到翔儿,着实吓我一跳,白净的翔儿像个非洲人。我说,军训就那么劳累吗?同学们都晒黑么?你得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模样。翔儿妈忙笑着说,刚刚留了一个照,穿着军服更像非洲黑人。翔儿不好意思地说,同学们都是这么黑。昨天,翔儿与瑞、延一起打篮球,三人如三根炭柱。军训不是好惹的啊。

        8月30日。商君发了个《老火》接龙游戏,我第一次接龙时,写了老火来到一个村小学,当了教师,94vofc妹子看到后很喜欢,特地花 50 枚金币买了 5 朵鲜花献给我!第二次我一转,说第一个帖子是老火父亲的故事,老火开了一个网吧,老婆因网聊私奔了。94vofc 看到后很喜欢,特地花 10 枚金币买了 1 朵鲜花献给我!

        
        31日,吴伟的父亲进屋来,我很尴尬,我们刚起床,与翔儿在下象棋,客厅很凌乱,对于我来说不亚于被人偷窥一件隐私。我不得不请他入座,他说,是给吴伟转学,请我给办个转学证。我说,那得接受学校先开一个接收证。他马上递给我一叠纸,是吉首实验学校的接收证,吴伟兄弟俩都要转学。学生选择学校很正常了。

        清蒸南瓜、绿豆稀饭、包子馒头过早餐,一连喝了两碗,格外舒坦。简简单单才是真啊。带内侄们读书、为侄孙联系班级、给族兄打卡取钱,忙的不亦说乎?骨肉亲浓如美酒哦。去单位张贴标语、心里设想新学期的工作、做些不得不做的求人事,尽是伤脑筋的行为,这是吃饭穿衣的需要哦。今天七月半,传说是鬼节。

        15万,三间平房,还让人眼热。他们正在装修,男主人说八月初八请客,女主人鼓了鼓眼睛,说,别听他的。装修师傅正忙着给他们配厨房和厕所,房子陈旧不怎么样,重要的是这个地皮,都被有钱人炒得比金子还贵。女主人还给我们指点,盐仓是某某人买了,那两层楼的堡子房被某豆腐客拿下了,还二十七万呢。

        9月1日,我捏住刹车,准备过那道路障,车一下子倒在路上。我的右脚不能动弹;她右脚也压在车下。我慢慢地掀开车,爬了起来,她跟着站立起来。“这鬼砂子”。我狠狠地骂起来。路障边泼了一地的砂子,天黑无法看清,致使摔了。对面店里的阿莲说,这儿倒了好多的摩托。我心里稍以平衡,不是车术差,而是砂子作怪。

        她笑嘻嘻地喊我上桌。我听了胆战心惊,弱弱地说出了一生中最不男子的一句话,“我投降啦。”转念一想,也不值得胆战心惊,从此,洗手就洗手了,别人笑嘻嘻地邀你,那不是友好的示意,而是存心取你口袋里的那几个钱。留几个钱零花,放在口袋里,约几个亲朋挚友聚一聚,品茶、谈天、消磨闲暇,意义多了。

        每天,每天,大门口的笑声、争执声,都陪我到深夜。那暗色的灯下,劳累一天的棋友,又在切磋棋艺。他们执着如山,淡雅如花,情重如酒。我,为什么傲慢地生活在屋楼中。我希望有一天,也去说说自己的棋路,争个面红耳赤直抒胸臆。灯下,穿着朴素,吐谈爽直的他们,似河边的青青河柳,飘展自己风姿。

        2日,她把我喊起床,说脚痛。我说喷些云南白药。她娇气地说,人家是骨伤,云南白药不顶用。我说,不会是骨伤,筋伤。我想说,点点伤痛,也值得如此娇贵?我腿上的脚痛还少么?我要是开口,定会吓着她。我给她喷了些白药,又偷偷地给自己的伤口喷了些白药。她确实弯不了腿,一瘸一拐的。她这是第一回摔伤啊。

        送翔儿上学的路上,看见一辆送书车悬在坎边,大有坠下乱石的危险。押车人是某校头儿,车师傅也有一面之交,我上前问需要帮忙么?头儿一直在打电话,师傅说,不用吧。死后逃生的一幕,他一脸的惊秫。我送孩子后马上回来再看,一辆崭新的吊车正在启动,围观者感到惊奇,这么平坦的路,也有事故发生?

        很小心地,很小心地,从那堆砂子边驶过,感谢老天下了一场雨,砂子凝聚成堆,没松散,就不会滑溜,刚刚从那儿过。我已经洗手不干了,她却人心了,半夜里陪她回家,我怎么说呢?我自己曾经的那些入迷,也得让她入迷入迷吧。家中两个大人,在家也无聊,还不如陪她出门走走。两兰清风,寻找自己的乐趣。

        4日,崧说了33分钟的电话,老是纠缠在那个转学生身上,还怪他人歧视差生。旁边的她听得厌烦了,说有什么说的,两句话说清楚了,他要怎么做就怎么做,由他的。我听了有些逆耳,我说,由关你什么事了,认真看你的电视吧。说话不能直来直去,当绕弯子还得绕一绕,讲开了免得心中起疙瘩。33分钟后,崧妥协了。

        上传《神游大龙洞》,立即被网友送分。94vofc 回帖:顶老师美文,为老师不能参加聚会深感遗憾。 青衣蛇紧接着留言:佬表厉害,梦游都那么诗情画意。龙泽华夏也跟帖,给分:久仰大名,可惜又不能相见了 。版主狂沙最多:这篇美文我已经看了不下五次,每看一次都是那样的亲切、感人,令人陶醉。

        6日,砍了一些树,贴了一些标语,骂了一些丑话,砍了一些虚假的人,累了,休息一会儿。

        7日,一个典礼会,何必要讲话。一次彩排,去了县城,那个世界著名的广场戏台上,我和同事作为家长出场,前后不到三十秒钟。先走约十二分钟的亮相,在转一个弯子,带上两位留守儿童,又亮相八秒钟,就带着儿童下了戏台。走台了三次,就带着孩子们玩了一趟北门码头,游人如织。明天还要排演,10号参加表演。

        桥喜搭来一张小纸条,二指手大小还不到呢。上面写着几个字:八月十五吃酒。我还以为桥喜起新房子要办喜酒了。今天阿和说,桥喜那嫁女儿的喜酒在国庆节前一天,要记得国庆节帮忙的事。是啊,阿和国庆节新居落成庆典,我得去阿和那儿帮忙。我不能去桥喜那儿帮忙了。国庆那一天世龙娶儿媳妇,忙着哪。

        云南彝良5.7级地震发生了,妻说,彝良隔昆明多远啊,你去查查。我说,应该很远吧。没说完,广东台播送了彝良地震情况。从地图上看,彝良挨着贵州,离昆明远着呢。这样,我也不需要给柯儿打电话了。云南是个地震频发区,柯儿去昆明读书,才一个星期呢,真让我们担心。 为彝良遇难的人祷告。阿弥陀佛。

        说点什么吧:典礼;100元钱;床铺;走台;发了一个电话号码(小西窗);假日。

        阿正说,镇上加不到汽油了。我问为什么?阿正说,那个加油站被取缔了。那个加油站距离居民区太近了,不安全。我难住了,眼前便是我摩托无法开动的情景,我得去一百里外的首府加油了。而一个来回就烧掉不少油啊。那么小镇上上千的摩托都没油可加了。我立即给送打电话,加油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带一桶回来。

        8日,小西窗跟帖时问我的电话号码,想认识。昨夜,我才回帖留下电话号码。今早起床收到小西窗的电话——好快啊。小西窗说,昨夜才看到我留下的电话号码,要是上午看到的话,就约我下午吃个饭。我马上谢谢。小西窗请深圳回乡的老苗君吃饭,小西窗真够朋友,还没认识,只一个电话,我们仿佛五百年前的老朋友。

        再一次走过禁地时,没听她的话,假装没听见,回了。终于抵制住了诱惑,或许,或许,永远地离开那块禁地。也许,她有些意外,也许,她不可思议,然而,我终于迈开了了那艰难的一步。似乎有些后悔,后悔却值啊。妻也不相信我能过难关,然而我确实过了,妻看到了。妻说,以后呢?都如此干脆勇敢地走过?

        看到了,看到了,看到这群夜猫子。我差点叫出他们的名字。是排练,扯住了我迈出门槛的脚步。然而我又笑了,笑得很开心,很舒灿。我不是那样的人啊,我只能做些上不了正席的事情,除此而已。假如再有一次,我可能还是做门外汉,冷眼旁观,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圆满。因此我能安心地看完金鹰奖节目。

        9日,“这只桶多少钱啊?”“二十五。”我一看,能装25公斤。就买一只大点的吧。我一个摩托,连县城也没进过,如今去县城州府加油,划不来,买个桶托别人带油吧。“你这桶马上要淘汰了。”“为什么?”“塑料桶不安全,需要铁桶。”我的天,刚刚买了个新桶,就不能用了,二十五块一个啊。我一下子瘫软了。

        搬货。每人40元。等了一天,看在票子的面子上。很多人对于这点点回报持无所谓态度,我们不能,我们还得靠这点点票子撑涨腰包。五个人一组,完成搬货后,玩一次两打哈。阿健得一碗牛肉粉,阿龙输了一碗牛肉粉,我算运气,保铺。回家路上,阿祥笑问谁大赢家,我笑笑,还是说了真话,阿健啊,一碗牛肉粉。

       9月10日, 小西窗发来短信,邀请我吃个晚餐。我忙于排练,没来得及回信。一小时后,小西窗打来电话,说吃饭的事,还有米版主。我忙解释说,我们在搞活动,算了吧。他说,5点钟再联系,一定要来。我说,5点钟活动没结束,再坐两小时的车........

        小西窗忙问,你在哪?我说,凤凰啊。“哦,佬表是凤凰人啊?”“是啊。我是凤凰人。”小西窗原以为我是吉首或者乾州人呢。小西窗说,下次再约时间吧。看来小西窗的酒饭,是打不脱了,非吃不可。先谢谢你了小西窗君。

        11日,走进一个女子,她要找领导,问我领导哪儿去了?我反问她,找领导什么事啊?她吞吞吐吐不肯说。我只好告诉她领导检查去了。她出门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说没找着领导啊。我笑笑。这时,她才说了真话,是来推销月饼的,已经与领导约好了。原来如此啊,一年一度的中秋节又要来临了。得准备些月饼过节。

        她先出门,我得给孩子邮寄一些衣物。想到她还没给我孩子的收件地址,赶快打她的手机,手机却在沙发上响起来了。忙得不可开交的我不由得骂起来,这婆娘,总是丢三落四的。愤愤然后,我只得给孩子打电话问地址。孩子突然掐断了,孩子一定在上课了吧。我赶快去邮局托运。过了一会儿孩子打电话告诉我地址。

        我问老师,单位想请您继续代课,您干不干?老师反问,你说呢?我这个老师啊,退休了还这么说话和做事一样,总是先为别人着想。我这不是征求他的意见吗?他却要我拿主意。我知道,如果我为难的话,他就不干,他退休后也没事可做,还可以代课。我只得认输了,说,老师,您接着干吧。老师,节日快乐!

        当年我们网聊,你是那么幼稚可爱,遇事总请我拿主意。我也乐意做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你还多次邀我参加某些活动,我都推脱了,说没时间啊。家里忙啊。我不想说,手边紧,没余钱。你没生气,当我是大哥哥亲密。转眼间,你很少上网了,基本上见不着你的影子,QQ里你那影子总是亮不起来。你真的消失了吗?

        眼前老是那一两只蚊子在转悠,飞来飞去,又扑打不到它。等你入迷做事或者心情好起来时,稍不留神,它们又飞过来了,在你眼前晃悠几下子,折身不见踪影。讨厌的蚊子,我知道你想吸我的血,叮我的肉,看我不顺眼,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地嫌弃你,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猜出你的诡计,哪天拍了你这可恶的蚊子!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