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丑女阿丽  

2012-08-16 13:20:46|  分类: 人物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  丽

 

 

丑女阿丽 - 西厢东斋 - 西厢东斋

 

十年前,我建了一栋房子,可以出租,来租屋的母女俩,让我认识了阿丽。那妇女看来房子后,就看中了,说,租吧,说个准确价吧,多少钱一个月。我说,我这房子承受力不大,不能摆放太重的物质。妇女说,我们会尽量爱惜的。女儿阿丽整个房子转了一圈,眼睛眨了眨,说,你可以从楼下支撑一个木柱啊。

我像被雷电击了一下,心想,你个小妹子还真想得出,难道你就真的要把我家的新屋给压坏么?阿丽的话,不中听,我想,还是算了不租给她们,特别是不租给阿丽这妹子。

看起来一个女孩子温温柔柔的,怎么说话如此偏激呢?

其实,我也看出来了,阿丽两只脚残疾,走路一拐一拐的。

阿丽和她的母亲来自县城,想必她是在县城读书,后因残疾不能继续读书了,但是她年纪也不小了,总得找份工作吧,于是过来租门面,做点生意。一个女孩子,一个残疾人,谋生也不是容易的事,做父母的也操心不小。从此,阿丽在这儿做起了小本生意。她的母亲也不回城了,就陪着阿丽。这,使我想起那些关爱着自己孩子的鸟儿,为了小鸟的成长,他们衔来食物,又不敢远走,一听到风吹草动,就为自己的孩子担惊受怕。

我的邻居就有了阿丽和她母亲的声音。

阿丽平时话语不多,阿丽的母亲却嘻嘻哈哈,整日里说说笑笑,不分白天黑夜。俗话说,做生意就是做嘴皮生意。这周围,唯独阿丽和她母亲经营的生意好。别人家的熟人经年累月的,也变成了阿丽家的熟客。隔壁本来做生意的人,也过来阿丽家坐坐,因此,阿丽家人缘相当好。

照阿丽的个性,和身体,是很难相对人家的,可是偏不,一个年轻人在熟人的牵线中,走进了阿丽的身边,与阿丽喜结良缘。我不知道阿丽这么个刚刚从初中走出校门的女孩,如何懂得爱情,懂得生活,那男孩也不是怎么成熟,比起阿丽仿佛一个模子装出来的秉性:话少,语言迟钝,有些呆呆像。那男孩也爱着阿丽,不到两年就生育了两个孩子。因为阿丽母亲照料着,我不知不觉间,那孩子们就长大了。孩子是父母的牵挂和希望啊。但是就在这孩子刚刚能走路的时候,那个做父亲的没一点亲情似的一只野狼。因为他很少与人接触,与邻居们都很陌生。一次,我问阿丽,孩子他父亲很长时间没露面了。阿丽不说话,脸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她母亲接过话头,很轻松地说,走了,走了。原来,他们夫妻义绝人尽,像个缺少新鲜感的绵羊。阿丽的母亲仿佛在说着别人家的情事,难道她女儿的终身大事也可以当成儿戏么?

阿丽也很少关心着这两个孩子,她只在门口看家,她母亲忙里忙外,还要下城出货,照顾着两个孙子的起居生活。客人又多,客人很少与阿丽说话,即使看着阿丽的面容,也在说着大人们的话题。

再也没有人来问阿丽的婚事,大家都知道,阿丽是个离异的女人,虽然年岁不大,却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那两个孩子长得像一点不像阿丽,比阿丽大胆,滑头,不怕陌生人,小小年纪就敢在客人们身上翻来翻去,打打闹闹。但他们唯独怕阿丽,只要阿丽一声哼叫,他们像着了个惊天霹雷。阿丽除了在门口转来转去,兜售些杂货,便拐着一双崴脚,走东窜西。后来东西邻居都一齐开了麻将馆,这下阿丽有事可做了,常常是白天在西家上桌,晚上转到东家玩。起始,阿丽手气不佳,常常大输,但是她从不放下,放下来又能做什么呢?还不是折来转去,无所事事。

这个小本生意不是赚大钱的门路,可是打着阿丽残疾人的招牌,不用上税,不用交各种管理费,也算能过得去。

这后来,过年的时候,阿丽那男人回来过几次,每次回来,阿丽母亲就寄宿到她阿姨家去了。阿丽两个就是吵架,吵个不停。过了年三十,那男人又外出了,像我们这儿说的一句话,他回家不过是来取火罢了。比别人住旅社还简单。

阿丽日渐消瘦。阿丽不得不沉迷于东西两家的麻将桌上。阿丽这个技术进步很大,从前与她同桌的人,现在见了她的后影子都害怕。阿丽每次都赢,甚至毫无情义地大赢。我们猜想,她这项收入不亚于她母亲经营的那小本生意。

阿丽赢得太多了,反而显得有些孤僻,没有说话的地方。就像你做了大皇帝,你清高,你离群,你没有知心说话的人。阿丽也是如此。阿丽常常喝酒。同桌的男人中有个叫阿福的人,经常喝酒。一上桌就是以酒开端,一个晚上,左一口右一口,要喝个一瓶小角楼。阿福一边喝酒一边打醉牌,喝了酒打牌风格就是不一样,这时,他大胆,手气大变。无人可敌。

阿丽就是借着阿福的小角楼,也左一口,右一口地学会了喝酒。喝酒后,阿丽脸色扑扑地很妩媚,很动人。阿丽说话就不顾忌什么了,什么话事都可以说,什么事也可以做。有时自摸了,她还用那只摸牌的手,伸到阿福的脸上摸上一把,说分享手气。有时,也接着麻将子说些男女情事的话,因此,这时,看打牌的围观者也格外地多,里三层外三层。阿丽不只是看客的红人,也是左右两家麻将馆主人争抢的红人。

红过火的人又格外自卑。阿丽不想男人了,男人在阿丽心中可有可无,最起码在外人面前如此。此后,阿丽像阿福一样,上桌先喝酒,喝了酒就没了拘谨,风度大气,来去自如。每天到了下午四点钟,阿丽准时下桌,她必须去接孩子回家,孩子在幼儿园,别人家的孩子被接走了,她不能让自家的孩子显得孤独。她自己的孤独她理会不少。

阿丽出门接孩子也是一拐一拐地一步一个脚印地穿街走巷,熟悉阿丽的人都想与她打招呼,可是阿丽爱理不理的样子着实有一种清高、不近情理的模样。

阿丽接孩子回家,就吃饭,吃了饭,又被左邻右舍挣着喊过去。

往往残疾人的孩子都懂事早,我有一个同事,他的孩子是哑巴,找了个爱人也是哑巴,生下的孩子却一点也不哑,让我们都白白为他们担心。阿丽孩子也是一样,除了泼辣就是聪明,懂事早,小小年纪就能给家里倒垃圾,清扫门庭。解除了阿丽的艰难。那男孩胆大帅气,女儿伶俐宝气,都是绝妙的机灵。

有了这一双好孩子,阿丽的人生算是幸福的了。那个男人回家过了三回年,之后再也没回来了。也许回来没事,就是吵架,把家里物品打得叮叮当当,乱起一通。没意义,不如在外跟着别的女人鬼混。

阿丽和她母亲的生意越来越好做,阿丽的父亲在县城里退了休,很少下来帮忙,阿丽决心把生意一直做下去,盘养两个孩子成才便是她最大的幸福。可能阿丽的母亲也是这么想法,才有忙忙碌碌的,也依然任劳任怨,没有一丁点的怨言。

阿丽快接近三十来岁了吧,我们已经有十二年邻居间的交情了,她亦然那么漂亮的脸蛋,如果不走动,站在那里,却也楚楚动人,婀娜多姿。

从阿丽身上,我似乎看懂些什么,也看不懂些什么,只要别看得太高想得太远,这又有什么干系呢?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