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老屋,一滴伤痛的泪  

2012-03-08 00:3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屋起于上世纪五十年代,那是父亲一生的杰作。

小时候,很多叔叔伯伯进屋时总少不了问一句,这屋子有三十多年了吧。父亲听了这话,像别人夸赞他的儿女一样高兴,你看他笑眯眯地忙回话,1956年竖的。父亲的“竖”就是“建”的。

接着父亲很热心地向来客介绍当年是怎么砍了自己山坡的树木,请了怎样一位鲁班师傅,又是怎样不分昼夜地拌泥砖,装木壁,然后吧嗒吧嗒抽着旱烟,眼睛几乎放光。

从父亲的话中,我多少知道了老屋的一些历史渊源,母亲则站在一旁,有一句无一句地给父亲补充。

其实我家的老屋不是村里最漂亮的屋子,它坐落在小村东头,屋后栽种一片竹林,左侧有有一棵板栗树,每当到了秋天,板栗树下就是我们这些孩子的乐园。

老屋不只是父亲一个人的杰作,老屋也有母亲的心血。父母结婚后,爷爷把他们分出了家,父母没屋子住,就花了两个冬天,备料,设计,投入。

青砖黑瓦,泥墙木壁,炊烟袅袅是我儿时最温暖的记忆。

我特别想念那些春暖花开的日子。阳光暖暖地照着老屋,蜜蜂嗡嗡嗡地飞来了,趴在黄泥墙上,钻起一个个小洞,带着花香,带着我童年的梦想。我和小伙伴们就伏在墙壁上瞪着眼,窥视蜜蜂进入洞中搞些什么名堂。耐不住蜜蜂的躲避,就找来一小截稻草秆,插进洞中,引蜜蜂出洞,而后罩进一个小药瓶中。

因为年复一年地钻洞,墙壁上到处都是洞眼,显得老屋的沧桑和年代的久远。

雨天的时候,我穿过瓢盆大雨,赶回老屋,一进入老屋的屋檐下,一切都安全起来。然后伸手去接那屋瓦上流下的水线,心中像开起一朵朵美丽的水花。这时,我明白,老屋是我童年时幸福的港湾。

春暖花开,春燕衔泥,老屋还是那些春燕的港湾呢。父亲在堂屋楼层下钉上一只仔犁口,就像给春燕们起了一处屋基。桃花开了,梨花开了,春水也涨过了,忙碌的日子又开始了,春燕衔来田泥,一嘴嘴,一趟趟,不分早晚,勤劳建房。老屋的堂屋上空成了它们的天堂。

禾苗绿了,阳光灿烂了,蜜蜂也一阵阵地更加勤劳了,春燕飞进飞出,一边养儿育女,一边扑捉禾苗中的害虫,燕子家的成员也突然间增多了。

母亲很有慈善心,不但不许我们用晒衣竹竿扰乱燕子的生活安宁,还常常把掉下堂屋的小燕子送回燕窝。给他们送去一些食物。

如此热闹的老屋让我每天都享受着美妙的声音。母亲的锅碗瓢盆,酱菜油盐,母鸡咯咯咯的叫蛋声,小狗摇尾瞪眼贪婪地小吠,已获得一片同情。

入夜,菜油灯下,母亲陪着我一边听我背诵课文一边做着她那针线活儿,而每当我读错一两个字的时候,目不识丁的母亲会立即纠正。老屋是有些黑暗,老屋里听外婆一个个神话故事,就一阵惊觉一阵开心,一阵感动一阵向往。

我在老屋里生长,老屋陪同我经过十一个风风雨雨的春夏秋冬,老屋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有一回,我放学回家,帮助母亲煮饭炒菜,喂猪扫地,一不小心,有一个爱进别人家行盗的婶子钻进老屋的神龛壁后,因为她担心我发现,一直没敢露面,直到母亲回家听得神龛壁后的响动,警觉起来,翻开神龛后的柴草,拉出了那个婶子,母亲没有骂打那个婶子,她知道都是生活贫穷让人有了偷盗的行为,母亲忍不住地是,担心幼小的我,如果进入柴草堆里抱柴草,猛然间被吓住,那会伤害到我的身心。

母爱让母亲在坪院里大哭起来。哭那个婶子不应该这么偷偷地进了老屋,哭贫穷的如洗的日子,需要别人帮助你可以开口说话啊,我们哪点没有帮助过你们啊。哭我们乡里乡亲的做事应该光明磊落、不能偷鸡摸狗不光彩啊。

从此后,母亲总是不放心我一个人放学回家开门进屋,担心我在老屋里遇到这种担惊受怕的事,那会吓破胆的。

为了以后的安全,母亲督促父亲封闭了老屋的后门,封闭了那扇通往那片竹林的近路。

我工作后,想接父母一同离开老屋,跟随我们一起生活。父亲很干脆,一口答应下来,给我照看孩子,唯有母亲不愿离开。母亲说,她舍不得那么宽敞的老屋,尽管它有些老,有些简陋,但是它屋前屋后有听不完的鸡叫鸟语,看不完的绿树红花,母亲宁愿一个人守护着老屋给我们留下一块“革命根据地”,让我们安心工作和生活。

那时,母亲还舍不下乡下那些没人耕种的土地,她早出晚归,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喂养些家禽走兽,老屋是母亲幸福的天地。

每当到了逢年过节,我们一家人又相聚老屋,与那些乡里乡亲絮叨多日不见的想念。母亲不但看护着老屋,按照她的说法,在她的守护下,老屋被柴烟熏得油光火辣,那是老屋坚实的象征,是老屋根的凸现。尽管不少村人都已经改换了老屋,变成了小楼房,而我家的老屋依然经受着风雨,等待着春燕早归,蜜蜂徜徉,阳光的抚摸。

转眼间,父母已经老有所归,老屋是他们留给我的一笔精神财富。

老屋几乎经受不住风雨的腐蚀,时间的静抹,我也经不起亲朋好友的劝说,含泪把老屋处理给了隔房兄弟。一个梦就这样被我破没了。我无奈,我已经无力关照那栋老屋,我现在的生活无法让我再回到老屋那温暖的年代,无法再坚守那段美好的日子。

老屋已经成了我人生中的伤痛,这种伤痛是别人无法进入的体验。

而今,带着妻儿再回到那个生养我的小村,看到那熟悉的老屋,我的心就颤动,我的心就流血,我无力担当的老屋。

父母连同老屋的故事,就这样,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到我的梦中,让我哭泣,让我流泪。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