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矮寨看桥记  

2012-02-03 22:0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矮寨看桥记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矮寨看桥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我一直向往着新春看矮寨大桥,是因为网上看矮寨大桥的帖子格外吸引眼球。矮寨的壮观,矮寨大桥的垃圾,矮寨大桥的天险,无不每时每刻在头脑中萦绕。吴医生一口咬定2月4日封闭大桥,工程人员上工。我被吴医生的话所迷惑。

因此,一直到正月初九,大太阳天,我依然不动,看准了正月十一,巍然不动。

正月十一也就是公历的2月2日,与封桥的2月4日还相差两天,因此,思想上,那天绝不少于上万人看大桥吧。

我们说定了八点钟出发,师傅也约定好了,按时到位。上车时一个也不少,吴医生夫妇,我夫妇,欧老叔,周嫂母女,肥料客,一共八人,刚好一车,包车四百,每人刚好五十。中饭自己掏腰包。

车后箱竟然藏着两个小鬼,师傅笑着说,是她家的小鬼,没事,跟着去玩儿。也好,多一个孩子,多一份热闹。

天气一些冷,一路上飘着寒风细雨。也不见其他要去看矮寨大桥的车辆或者人们,吴医生说,还早着呢。我想是啊,还早着呢。说不定十点钟的时候,那才叫做热闹呢。我们是为了劈开路上堵车,才早那么一两个钟头。

路上话语不多,我尽量让气氛暖和起来,唯独师傅一开口就是笑,在我听来那笑声有些勉强,有些不自然,有些——虚伪。但是有了这笑声总比死气沉沉要强。

肥料客不说话,欧老叔不说话,周嫂母女更不说话。我爱人小田更是平静地像没经过风吹的湖面。也许,她的位置有些挤,极不自然地,如何说话呢。

一会儿又是师傅虚伪的笑声,听起来挺可怕,像聊斋里面空旷的老房子里传出的声音,,阴深深地,难受。我问,这些天,师傅到过矮寨看大桥么?师父立即先几声空旷地笑,而后,说怎么没到过?前天才去过,也是包车去的。另有一伙三个人,不肯同乘我的车,而我的车上只有五个人。那三个人另外包了一辆小农马。何必呢,多开销几百元啊。

哈哈哈。又是一阵起鸡皮瘩的笑。

天就这么慢慢地飘着雨,打在窗玻璃上。吴医生也是,紧跟着就晕车。她的晕车,我是经过的,一晕车就要呕吐,一呕吐就解大手。还没到寨阳,吴医生就喊着停车。她已经呕吐了好多。吴医生下车大便时,她爱人立即出车门,去揩遗留在门窗边呕吐的杂物。

上矮寨坡畅通无阻。我们说还是先上桥游玩,再回到桥下仰看。总之,我们要从每个角度都去感受一番。试想,湘西出了那么大一座天下奇观的铁索桥,已经轰动世人,矮寨也因此跟着出名了。

车七转八转的,好几个交警岗亭蹲在险要的地方。这路上世纪三十年代国民党政府迁都重庆从这儿过,因此先修了这条路。

越向上越发现气温冷下来,然后出现了飞雪。师傅又哈哈哈地笑了,说,还是她说准了,搞不好矮寨上面下雪,还真的下雪了。其实还冰冻呢。她没说,我心想,这鬼天气,昨天还艳阳如春,今天一下子变了脸。

到了,到了。师傅说,说是告诉她的两个孩子,还不如说是提醒我们。

冷冷清清,怎么一个游客的影子也没有?我们被作弄了不成?这可是天下第三大的矮寨大桥啊。

一位带着红袖章的年轻人从隧道那边走了过来。铁网门上着锁。执勤年轻人一脸的温和,说,关闭大桥了,你们不知道啊。我们立即问,前天还有人过来游玩,不是说好了4号才封桥吗?年轻人说,昨天工作人员已经回来了,上工了。

我们来的不是时候么?欧老叔问。

不是说定2月4好才封桥么?还是湘西电视台说的呢。吴医生经过一番呕吐晕车后,风一吹,雪一冷,又恢复了原样。

我哀求地说,我们好不容易过来看桥,你做做好事,网开一面,让我们上桥游一游,体念一下天下大桥上的味道吧。

年轻人有些为难,一再说,要是还不上工,怎么说我都会让你们过去。现在,你想,他们在施工,你们过桥也不安全啊。

我们会遵守规则的。肥料客也说。

真是为难我了,开放观光已经两个多月了,你们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封桥的时候就来了。要不,你们沿着这条侧路,开车上坡顶,就在坡顶看一看桥过一把瘾吧。

雪越下越大。海拔700米的矮寨坡比不得山脚下。现在慢慢地在结冰。行走起来还真畏手畏脚呢。

看我们坚持着,祈求着,年轻人想了想告诉我们,今年五月一号全面试桥,到时候肯定要开放几天,记得那时候来过把瘾啊。

说多了也是空话,施工有铁的纪律。我们上了车,吴医生爱人想起了什么似地,又折下车,跑到年轻人身边说着什么,年轻人摇着头,只是笑。

吴医生爱人回来后,我们问他同年轻人说什么话?还神神秘秘的。他说,我们愿出些钱,算着买门票,就让我们上一次桥。偷偷的。

年轻人还是不答应。我们的后面又来了几辆小车和行走着一些穿着民族服装的游客,一看就知道也是与我们一样来看桥的人。

我们不甘心这么大老远地来看桥,就这么回去。师傅按着年轻人的指点开车上了那条简易便道。几经波折,上了一个山坡。又是戴着红袖章的执法人员,两个年轻人拦住我们。前面拉着一条红布带。这两个年轻人没前面那个年轻人和善。一见我们下车,马上说,快开回去。这儿已经封桥了。看不到什么的。

我抬头,下面的半山腰不就是一条红红的铁桥吗?只是下着雨,飞着鹅毛大雪,那桥只看到这一端,对面那端却隐约在浓雾中。如仙境一般。

我们要顺着那便道继续下去,走近大桥好好地看看。执法年轻人忙吆喝,去不得去不得,下面要放岩炮,会炸着人的。

那语气,好像那桥就是他们俩私人的家产一样。简直要伸出手来,与我们过过招。

吴医生又说,我们就接近一点看看。我爱人也说,去找一个相,不会影响他们施工。

我知道这些话都是徒劳无益,你不看,他们那架势,一副铁面无私模样,几乎我们再进一步就会端掉他们的饭碗一样。我咔嚓嚓,老远地朝着那美若彩虹的大桥,照了几个模糊的影儿。我痴想,要是我们在桥上走一遭,不知道血压偏高的我,是否摇摆不定,脚步悬空之感。

周嫂说,就在这儿看看,算了。

鸟瞰半山腰那铁索大桥,云里雾里,虚虚实实,若隐若现,飞架南北,天险变通途,感慨人类的伟大创举。

看到我们掉转车头三个看桥老人请求说,让他们搭乘我们的车下山。好言相告,我们是包车的,车上已经没有座位,两个小鬼还是藏在后车厢呢。老人们笑了,很难堪地笑,在他们的心里,我们是不是那执法守门年轻人之徒。招招手,真是愧疚,对不起了。对不起你这天下奇观。

不断地有游客上坡头看桥来了。我们想笑,我们都犯一样的错误啊,也有那么多人如此地懵懂。不光是平民百姓,还有不少驾着小轿车的达官贵人呢。

下坡不比上坡难。下坡的时候车辆络绎不绝,如千军万马西迁陪都,逃亡之势仿若当年啊。

来时满腔的热情,逃亡如此狼狈。转到仙人桥时,我提议,既然已经来了,看看开路先锋去。

于是,弃车上路,一步一个台阶爬上雕塑着开路先锋的山头。路边游人粪便遍地,我们见缝插针地往上爬,只当没看见这些赃物,走自己的路,让臭味去散布其臭味吧。

与开路先锋一起留了几个影,远望矮寨大桥雄伟姿态,自然一番感叹又上心头;。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在德夯庵堂里我们接受大法的洗礼。进入德夯大门,我们用苗语与看门人打了招呼,他们说,每人十元门票吧。大新年的,免费啦。

也是,这是格外地开恩。记得二十多年前,门票已经是二十元一个,今天可是佛祖阿弥陀佛感应,给了我们大优惠啊。

桥在天上,我们在桥下。在德夯的火塘边,我们与苗家小孩一起烤年粑,在苗妹子的粉店里我们吃了米粉,喝了包谷烧,在德夯演艺厅里,我们敲响了大鼓,跳起了竹竿舞,告别天下鼓乡,一路默默无语。天竟然晴了,无雪,无冰冻,有太阳在空中照射。从那山头,从那神奇的矮寨桥边。

回到家,还是舍不得看矮寨大桥,翻开湘西生活网,看到一条帖子,“[求助]怎么去矮寨大桥”:我想2月4日去矮寨大桥玩,带孩子和老人等。怎么去呢??有什么车?到哪里打车?
谢谢,好心人 。

发帖人叫口天。我立即答帖:

今天我刚从矮寨看大桥回来,告诉你个遗憾的消息,从昨天起,工人已经上班了,大桥已经封闭,闲人游客都不能上桥。要是从坡顶看桥的话,又看不清。像今天,矮寨坡上已经下雪,有些冰冻,我们游玩的也不开心。听说,五月一日,试桥,那时,可能开放几天。做好准备吧,别忘了五月一日去看桥,那时,可能 看桥的人不会少,那才叫热闹。
这些天,矮寨大桥也热闹,听说,每天都有上万人上桥,我们都错过了这个机会。下次吧。

口天立即回帖:谢谢zhangjicheng,详细介绍。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