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童年屁事——望牛  

2012-02-02 21:4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屁事——望牛

 

 

 

我们口语里把放牛说成“望牛”,也许是牛总是高高在山上,放牛人必须向上张望吧。我家放牧的牛是一头花牛娘,它不算高大,不算威猛,每天却能给家里挣回二分五厘工分。一家人更看好的是它每年都要生一头小黄牛,这,又给家里挣回不少奖励工分。

这条花牛娘身上毛黄而柔亮,其中还配着一朵朵洁白而粉红的花形,它性格温和。我父亲每天傍晚都要去牛栏里掏一会儿,并给它换上馨香美味的稻草,一来做晚上的刍食,二者使得牛栏暖和和的。

父亲做这些活的时候很细心,因此,花牛娘也如家中一员一样。

村里许多望牛人就缺乏我父亲这样的耐心,像安安家,安安父亲虽然曾经做过农会主席,可是从来没给他家的那头黑黄牯梳过虱子,隔壁乔顺家的黄牯,腰长肋巴稀,牛毛总是又长又乱,虽然这些牛都属雄性公牛,但是老远看到我家的花牛娘时,都要做逃跑状,没有花牛娘的挑战性。

因此,我家的花牛娘越放牧越雄壮,十多年没换过一回,还是那么年轻健壮。

牛通人性,从这儿可见一斑。我们一个生产队的牛几乎每天都放牧在一块儿,既然是同住一个湾,就有手足般情深。牛们也是如此罢。

我们家在望牛农事上是舍得花人力、财力的。小时候,父母没把这项望牛的担子交给我,一度引起我多次的不满。但是,母亲允许我跟着她去放牛,这我又感到无比的荣幸。

最喜欢同母亲一道望牛是王妹。每当吃过早饭,王妹就背着背篓,过我家来,等我母亲把碗筷收拾干净,圈里的猪喂饱了,笼里的鸡放逐了,就连脏衣服也洗过了,王妹就给我母亲寻找到那个大背篓,取下那把柴刀,拉开牛栏门。

王妹是弯大哥的长女,弯大哥是生产队长,按辈分,王妹还是我的侄女,虽然她还长我十多岁。母亲被王妹亲热地喊着,阿婆,阿婆,快点,牛都出栏了。团团转的,母亲很幸福。

王妹把她那头水牯混在黄牛的队伍里,还有乔顺家的纯黄牯,安安家的黑黄牯,基本上是整个队里的牛都集中成了大集会。

前面是牛,后面是望牛人,浩浩荡荡,好不耀武扬威,一路的尘埃满天飞。

每当前面有牛跳出大队伍,钻进路边的地里偷吃庄稼时,后面立即响起群声吆喝,总是后生勇敢地穿过牛群把那条出队的牛赶回队伍中。若是我家的花牛娘某次出现如此反叛,冲上前去的不是我母亲,而是王妹。

这些都是吃过早饭后出门望牛的壮观场面。

于是,不到半个时辰,大家把牛赶到某个冲,某个湾,或者某个坳后,立刻拉开队伍各就各位,瞄准要上的坡,或者是去捡一担干柴,或是割一挑牛草,或是捡山上新生的枞菌、扯竹林中新生的竹笋、掐蕨类中的新芽。我母亲总是去山路边割猪草。王妹也跟着去割猪草。猪草满了背篓,母亲抖抖地掏出一条破旧衣服,在太阳底下一针一线地缝补起来,这时王妹也割满篓猪草了,抖抖地取出一双新鞋底,蹲在母亲身边衲着,和母亲说着悄悄话。

王妹边衲鞋底边东一句西一句陪母亲说话。牛,在旯上吃草。

一些后生仔,不忙着上山,先在山脚荒草地里玩一会劈刀把,或者是摔跤,比棒打拳什么的,而后太阳有些偏午,就分散了上坡,没多久就从坡旯上掀下两捆干柴。

唯有安安名堂多,他总是最后一个上山,他不进茅草林子去捡柴,而是瞄准一棵枞树,背着柴刀,沙沙沙,转眼上了枞树,砍下那些枞树枝。枞树枝带油,火苗子猛,煮熟的饭菜特别香。大家都懂得,可是没几个人敢爬树。

母亲很怜惜王妹这位大孙女。别看弯大哥是生产队长,他的这个队长职务,不是靠脑筋考计谋担任的,而是靠出身根子红、靠体力大担任的。弯大哥嗓门大,爱吠人,可是队里该做什么农活了,哪件农活放在当紧关头,他没有主心骨,只听会计出纳的意见。就是这望牛的分配,也是那些幕后人物所唆使安排。

王妹家一年的粮食半年就吃光了,接下来就吃野菜,萝卜红薯包谷这些杂粮。因为王妹望牛时对我母亲有关照,(我母亲眼睛差),是王妹上山为母亲赶牛下山,母亲就把一些食粮接济给他们。

冬天来临的时候,母亲望牛时不做针线活,不上山捡柴火,也不割牛草了,而是在大路边坎了一大窝野刺,王妹就过来一起生火,把那窝刺烧成炭,再浇上水。那些烧毛炭的工具有水桶,竹耙,背篓等,都是母亲与王妹早先商量准备好了的。那些毛炭能供我们烧一个冬天,特别是过年下雪天烤火少不了它们。

后来,地上结了冰,牛关在栏里圈养,母亲走了十多里山路,做主,给王妹相了一个男子。母亲把王妹如何能干,如何会料理家务,如何会做布鞋,一股脑儿地说给男方家人听。又是一个大雪天,牛关在栏里,喂着草饲料,王妹就出嫁了。王妹出嫁时,给母亲送了一双布棉鞋。王妹汪汪地哭得很凶,她不是惦挂她那没有脑筋的父亲,也不是哭她年幼的妹妹,而是哭她这位一生中疼她爱她关心她的阿婆。哭她与阿婆望牛的日子永远难忘,哭她母亲死得早,没人教,是阿婆教给她很多手上活,也哭阿婆平日里教给她怎样做人。屋内,客人围着火塘烤着毛毛炭,絮叨着,牛栏中,王妹家那头水牯一直幽幽怨怨的嚎叫着。

王妹出嫁后,我又一次嚷着应该让我独自望牛了,你看,人家安安只比我大一岁,就已经是一个望牛里手了。母亲也有意歇下这望牛活,这样我就挑起了望牛的任务。我望牛后,家里轻松了不少,因为我也是在为家里挣了工分,减轻了父母的负担。

我放的仍然是那头很温驯并通人性的花牛娘,而安安家已经换了另一头更加凶猛的黄牯子,原来的那头牛已经不能下地耕种了,留着增添生产队里的负担。被会计出纳牵上集市,卖了。

但是,我放牛后,父亲似乎操心不小。我多次不听父母的话,只顾望牛,从不带回一把垫牛圈的草料,更多的只学着安安,挑一小担干柴回家。

父亲是担心花牛娘晚上缺少反刍的粮草,退了标,春上耕地使不出劲,还担心无法实现一年生一头小黄牛的计划。那将减少奖励工分呢。

与安安一同放过牛后,知道安安望牛比较精灵。望牛上山时,安安不大担心他的黄牯子吃草问题。为了开心地先劈一回刀把,比一番脚腿功夫,他把黄牯子赶向一处草料不茂盛、找牛回家容易的山边。日落西山,当某人一声邀吆喝“赶牛回家唻!”安安的黄牯子就第一个走上回家的路。这时,个别望牛客,还要在山旮旯地寻上半天。因此,有些牛已经赶回栏了,后面寻牛的人还不见影子。黢黑的夜晚,没回家的主人问,你们看见我家那头牛么,它怎么还没回家呢?被问的人立刻明白,他们问的“那头牛”,不但指他们负责放牧的牛,还指他们那望牛的儿子,牛和人一同不见踪影呢。安安告诉说,还在哪座山哪条湾呢。于是,山路上会出现一只竹篙火把,向那座上那条湾游去,喊声在山谷中回荡。

我们放牛时一条大队伍人马,赶牛回家时不那么整齐了。稀稀拉拉,如杂牌军。

望牛的路上,两边都是庄稼地,稍不留意,那些牛就会纵身一跳进了庄稼地。地里长着油菜苗,包谷秆,或者草籽(即苜蓿)菜花。那些进得了庄稼地的牛总是不要命地偷吃。如果放牛人虚弱一些,赶个老半天也无法把牛赶出地来。而到了牛出地的时候,牛已经吃了半个饱。安安算是长得很结实的人了,但是当他进地里赶他那头黄牯子的时候,却像虚张声势一般,老半天也赶不出来。后来我纳闷,终于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安安的牛只要进了地,庄稼就会损失一大片。因此,哪些牛山上没吃饱,这时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按照宽大哥的规章说,哪家的牛吃了队里的庄稼,包括禾苗,包谷,麦子,草籽,菜花,油菜等等,都要赔偿的,可是,那牛在地里边跑边吃,后面又是边喊边骂边追赶的望牛人,大家也不是故意让牛吃庄稼的啊,即使吃了谁也没有去向宽大哥告密,牛本来就是生产队的畜牲,哪有自家牛吃了自家庄稼还要赔么?因此,那规章等于一句空话。

不过,有一回,乔顺那头腰长肋巴稀的黄牯,不小心偷吃了地里的草籽。而刚好草籽开花季节,谁也没看见黄牯吃草籽。直到那黄牯吃得腰滚溜圆,晚上回到牛栏里不反刍了。乔顺父亲从来没有晚上查看牛圈的习惯,到了第二天早上,乔顺准备再次放牛的时候,才发现那黄牯已经躺在牛圈里硬邦邦的,肚子几乎要炸裂似地。原来,那黄牯吃多了草籽,胀风,死掉了。

队长安排人剥了牛皮,卖给了收购站,牛肉卖给了高级馆——那时对公家的饭馆的一种叫法——剩下的牛骨头牛脑壳牛蹄子,一应杂碎掺和半米箩黄豆,一锅炖了,全队上百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敲打着碗筷,围着大锅,吃了个热热闹闹,欢欢喜喜。

牛是通人性的。那个时候,没牛就无法完成春种秋收,无法把生活过下去。因此望牛是不可少的一项农事。从春种秋收的牛劲中,可以看出牛主人对牛的感情如何,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为人,我一生中非常敬重我的父亲,也就是从望牛那屁事开始的。

 


我们口语里把放牛说成“望牛”,也许是牛总是高高在山上,放牛人必须向上张望吧。我家放牧的牛是一头花牛娘,它不算高大,不算威猛,每天却能给家里挣回二分五厘工分。一家人更看好的是它每年都要生一头小黄牛,这,又给家里挣回不少奖励工分。

这条花牛娘身上毛黄而柔亮,其中还配着一朵朵洁白而粉红的花形,它性格温和。我父亲每天傍晚都要去牛栏里掏一会儿,并给它换上馨香美味的稻草,一来做晚上的刍食,二者使得牛栏暖和和的。

父亲做这些活的时候很细心,因此,花牛娘也如家中一员一样。

村里许多望牛人就缺乏我父亲这样的耐心,像安安家,安安父亲虽然曾经做过农会主席,可是从来没给他家的那头黑黄牯梳过虱子,隔壁乔顺家的黄牯,腰长肋巴稀,牛毛总是又长又乱,虽然这些牛都属雄性公牛,但是老远看到我家的花牛娘时,都要做逃跑状,没有花牛娘的挑战性。

因此,我家的花牛娘越放牧越雄壮,十多年没换过一回,还是那么年轻健壮。

牛通人性,从这儿可见一斑。我们一个生产队的牛几乎每天都放牧在一块儿,既然是同住一个湾,就有手足般情深。牛们也是如此罢。

我们家在望牛农事上是舍得花人力、财力的。小时候,父母没把这项望牛的担子交给我,一度引起我多次的不满。但是,母亲允许我跟着她去放牛,这我又感到无比的荣幸。

最喜欢同母亲一道望牛是王妹。每当吃过早饭,王妹就背着背篓,过我家来,等我母亲把碗筷收拾干净,圈里的猪喂饱了,笼里的鸡放逐了,就连脏衣服也洗过了,王妹就给我母亲寻找到那个大背篓,取下那把柴刀,拉开牛栏门。

王妹是弯大哥的长女,弯大哥是生产队长,按辈分,王妹还是我的侄女,虽然她还长我十多岁。母亲被王妹亲热地喊着,阿婆,阿婆,快点,牛都出栏了。团团转的,母亲很幸福。

王妹把她那头水牯混在黄牛的队伍里,还有乔顺家的纯黄牯,安安家的黑黄牯,基本上是整个队里的牛都集中成了大集会。

前面是牛,后面是望牛人,浩浩荡荡,好不耀武扬威,一路的尘埃满天飞。

每当前面有牛跳出大队伍,钻进路边的地里偷吃庄稼时,后面立即响起群声吆喝,总是后生勇敢地穿过牛群把那条出队的牛赶回队伍中。若是我家的花牛娘某次出现如此反叛,冲上前去的不是我母亲,而是王妹。

这些都是吃过早饭后出门望牛的壮观场面。

于是,不到半个时辰,大家把牛赶到某个冲,某个湾,或者某个坳后,立刻拉开队伍各就各位,瞄准要上的坡,或者是去捡一担干柴,或是割一挑牛草,或是捡山上新生的枞菌、扯竹林中新生的竹笋、掐蕨类中的新芽。我母亲总是去山路边割猪草。王妹也跟着去割猪草。猪草满了背篓,母亲抖抖地掏出一条破旧衣服,在太阳底下一针一线地缝补起来,这时王妹也割满篓猪草了,抖抖地取出一双新鞋底,蹲在母亲身边衲着,和母亲说着悄悄话。

王妹边衲鞋底边东一句西一句陪母亲说话。牛,在旯上吃草。

一些后生仔,不忙着上山,先在山脚荒草地里玩一会劈刀把,或者是摔跤,比棒打拳什么的,而后太阳有些偏午,就分散了上坡,没多久就从坡旯上掀下两捆干柴。

唯有安安名堂多,他总是最后一个上山,他不进茅草林子去捡柴,而是瞄准一棵枞树,背着柴刀,沙沙沙,转眼上了枞树,砍下那些枞树枝。枞树枝带油,火苗子猛,煮熟的饭菜特别香。大家都懂得,可是没几个人敢爬树。

母亲很怜惜王妹这位大孙女。别看弯大哥是生产队长,他的这个队长职务,不是靠脑筋考计谋担任的,而是靠出身根子红、靠体力大担任的。弯大哥嗓门大,爱吠人,可是队里该做什么农活了,哪件农活放在当紧关头,他没有主心骨,只听会计出纳的意见。就是这望牛的分配,也是那些幕后人物所唆使安排。

王妹家一年的粮食半年就吃光了,接下来就吃野菜,萝卜红薯包谷这些杂粮。因为王妹望牛时对我母亲有关照,(我母亲眼睛差),是王妹上山为母亲赶牛下山,母亲就把一些食粮接济给他们。

冬天来临的时候,母亲望牛时不做针线活,不上山捡柴火,也不割牛草了,而是在大路边坎了一大窝野刺,王妹就过来一起生火,把那窝刺烧成炭,再浇上水。那些烧毛炭的工具有水桶,竹耙,背篓等,都是母亲与王妹早先商量准备好了的。那些毛炭能供我们烧一个冬天,特别是过年下雪天烤火少不了它们。

后来,地上结了冰,牛关在栏里圈养,母亲走了十多里山路,做主,给王妹相了一个男子。母亲把王妹如何能干,如何会料理家务,如何会做布鞋,一股脑儿地说给男方家人听。又是一个大雪天,牛关在栏里,喂着草饲料,王妹就出嫁了。王妹出嫁时,给母亲送了一双布棉鞋。王妹汪汪地哭得很凶,她不是惦挂她那没有脑筋的父亲,也不是哭她年幼的妹妹,而是哭她这位一生中疼她爱她关心她的阿婆。哭她与阿婆望牛的日子永远难忘,哭她母亲死得早,没人教,是阿婆教给她很多手上活,也哭阿婆平日里教给她怎样做人。屋内,客人围着火塘烤着毛毛炭,絮叨着,牛栏中,王妹家那头水牯一直幽幽怨怨的嚎叫着。

王妹出嫁后,我又一次嚷着应该让我独自望牛了,你看,人家安安只比我大一岁,就已经是一个望牛里手了。母亲也有意歇下这望牛活,这样我就挑起了望牛的任务。我望牛后,家里轻松了不少,因为我也是在为家里挣了工分,减轻了父母的负担。

我放的仍然是那头很温驯并通人性的花牛娘,而安安家已经换了另一头更加凶猛的黄牯子,原来的那头牛已经不能下地耕种了,留着增添生产队里的负担。被会计出纳牵上集市,卖了。

但是,我放牛后,父亲似乎操心不小。我多次不听父母的话,只顾望牛,从不带回一把垫牛圈的草料,更多的只学着安安,挑一小担干柴回家。

父亲是担心花牛娘晚上缺少反刍的粮草,退了标,春上耕地使不出劲,还担心无法实现一年生一头小黄牛的计划。那将减少奖励工分呢。

与安安一同放过牛后,知道安安望牛比较精灵。望牛上山时,安安不大担心他的黄牯子吃草问题。为了开心地先劈一回刀把,比一番脚腿功夫,他把黄牯子赶向一处草料不茂盛、找牛回家容易的山边。日落西山,当某人一声邀吆喝“赶牛回家唻!”安安的黄牯子就第一个走上回家的路。这时,个别望牛客,还要在山旮旯地寻上半天。因此,有些牛已经赶回栏了,后面寻牛的人还不见影子。黢黑的夜晚,没回家的主人问,你们看见我家那头牛么,它怎么还没回家呢?被问的人立刻明白,他们问的“那头牛”,不但指他们负责放牧的牛,还指他们那望牛的儿子,牛和人一同不见踪影呢。安安告诉说,还在哪座山哪条湾呢。于是,山路上会出现一只竹篙火把,向那座上那条湾游去,喊声在山谷中回荡。

我们放牛时一条大队伍人马,赶牛回家时不那么整齐了。稀稀拉拉,如杂牌军。

望牛的路上,两边都是庄稼地,稍不留意,那些牛就会纵身一跳进了庄稼地。地里长着油菜苗,包谷秆,或者草籽(即苜蓿)菜花。那些进得了庄稼地的牛总是不要命地偷吃。如果放牛人虚弱一些,赶个老半天也无法把牛赶出地来。而到了牛出地的时候,牛已经吃了半个饱。安安算是长得很结实的人了,但是当他进地里赶他那头黄牯子的时候,却像虚张声势一般,老半天也赶不出来。后来我纳闷,终于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安安的牛只要进了地,庄稼就会损失一大片。因此,哪些牛山上没吃饱,这时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按照宽大哥的规章说,哪家的牛吃了队里的庄稼,包括禾苗,包谷,麦子,草籽,菜花,油菜等等,都要赔偿的,可是,那牛在地里边跑边吃,后面又是边喊边骂边追赶的望牛人,大家也不是故意让牛吃庄稼的啊,即使吃了谁也没有去向宽大哥告密,牛本来就是生产队的畜牲,哪有自家牛吃了自家庄稼还要赔么?因此,那规章等于一句空话。

不过,有一回,乔顺那头腰长肋巴稀的黄牯,不小心偷吃了地里的草籽。而刚好草籽开花季节,谁也没看见黄牯吃草籽。直到那黄牯吃得腰滚溜圆,晚上回到牛栏里不反刍了。乔顺父亲从来没有晚上查看牛圈的习惯,到了第二天早上,乔顺准备再次放牛的时候,才发现那黄牯已经躺在牛圈里硬邦邦的,肚子几乎要炸裂似地。原来,那黄牯吃多了草籽,胀风,死掉了。

队长安排人剥了牛皮,卖给了收购站,牛肉卖给了高级馆——那时对公家的饭馆的一种叫法——剩下的牛骨头牛脑壳牛蹄子,一应杂碎掺和半米箩黄豆,一锅炖了,全队上百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敲打着碗筷,围着大锅,吃了个热热闹闹,欢欢喜喜。

牛是通人性的。那个时候,没牛就无法完成春种秋收,无法把生活过下去。因此望牛是不可少的一项农事。从春种秋收的牛劲中,可以看出牛主人对牛的感情如何,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为人,我一生中非常敬重我的父亲,也就是从望牛那屁事开始的。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