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屁客  

2012-02-23 23:5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屁客

 

我要说的这个屁客,就是我隔房叔叔。这叔叔比我父亲迟一天出世,同是出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家族里父亲这一代兄弟年龄相差不大,大小就是二十多个,又是混乱年代,土匪猖獗。

年少的叔叔一不小心被土匪“关了洋”——就是绑了票,二十多天后,放出话来,要家里拿二十块光洋去赎。当时,大家都很穷,叔叔家更是拿不出那么多光洋,叔叔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大爷爷——说,算了算了,就当没养这个儿子吧。大爷爷是怕拖累大家,只好忍痛说这样的话。我爷爷出面,发动家族各自出一点,奏齐二十块光洋,赎回了叔叔。

赎回后的叔叔,见人不说话,一路放着响屁。这就有点怪了。后来叔叔说,他被关在一口红薯洞里,天天吃红薯。从那以后,叔叔就被“屁客”代替了真实大名。

没几年,兄弟们渐渐长得壮实无比,成了寨子里一支强大的“战斗队”。有一天,传来一个消息,土匪准备夜间偷袭小寨。大家非常紧张。家族的兄弟们摩拳擦掌,做好战斗准备。分头守候在各交通要道。当时的武器,就是大刀长矛火铳之类。大家没有枪,土匪有。

月过中天,远远地听到了狗的吠叫,土匪已经进寨子了。听到他们伊里哇啦的叫喊声和混乱的脚步声,有匪还朝着天上放了几枪。

接着,脚步声到了寨门外,有土匪在门外爬墙。一些胆小的兄弟吓得不停哆嗦,只有叔叔举着一把杀猪刀,守候在那个爬墙的墙影下。那个土匪刚刚露出一个上身,叔叔就猛地刺上去,正中了那土匪的胸部。土匪往后一缩,听到啪地一声掉在地上。其他的土匪哇啦一片,不知道在说什么,一会儿,墙外消声灭迹,土匪离去了。

大家打开寨门,看到门外一地血迹,一个人影也不见了。

父亲说,也许土匪遇到了强硬对手,不敢造次,值得撤退。从此,寨子里安静多了,没有了土匪的骚扰。半个月后听到一个传说,被杀猪刀刺伤的那个土匪,一命呜呼,归了西天。

那种年代,弱势群体永远没有抬头的日子,唯独强势的人不但不会被欺负,而且还受人敬仰。

家族中另有一位大伯,比叔叔和我父亲都大,在竿军里当兵,就是因为英勇善战,晋升做了团长。一次,寨上来人抓壮丁,我父亲五个兄弟,自告奋勇地外出当了兵,屁客叔叔没有被抓丁,而是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独自去找了那个当团长的兄长,到了兄长的队伍里,找了一份差事,给兄长“提草鞋”——当了勤务兵。大概1945年吧,常德保卫战,叔叔已经当上的班长,扛了一挺机枪。

叔叔参加了那个战役。

这边,我父亲在另一个部队里也升了个班长,扛上了机枪,奇怪的是,父亲也参加了常德保卫战。父亲和叔叔都是九死一生、艰苦战斗、长距离行军、劳碌奔波,捡回生命的。

日本鬼子投降后,父亲回到了家,与他的表妹——我母亲——成了亲。叔叔回家途中遇到一个女子,几句话来回,两人都动了情,叔叔有心带她回寨成亲。谁知经长辈们一阵盘问,那个女子竟然与叔叔同姓。

后来这件事一直成了兄弟们责罪叔叔的笑料。可想,叔叔一个没有文化的人,又有些懵懂,做了这件当时来说有辱风雅的傻事,能不情有可原吗?

在我童年时代,叔叔和父亲都是五十开外的人了,家里依然很穷。每餐离不开杂粮充饥。

每天生产队上工,人人害怕跟在叔叔的背后,因为叔叔放屁简直是可以遥控。说放就放。生产队长是叔叔亲侄儿,虽然辈分长一辈,但是两人的年龄相差不大。每次队长分配工夫,或者演说着队里的“大事”,总要环视一番叔叔是不是在场。叔叔在场,他说话作报告都要细细掂量,稍说话出了轨,叔叔也出声,只是“啪啪啪”地放几个响屁,搞得在场社员发出热笑。

你虽然是队长,家族里却是侄子,拿叔叔没办法。

叔叔的屁客因此是出了名的。有人试了叔叔的放屁记录,说是一个出工的早晨,叔叔的放屁时间可以延续到收早工。如果按距离计算,叔叔的响屁可以延长到行走完一条垄,也是五里路以上,而要是数个数,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数的清。但是叔叔放屁不是随便乱来的,他为人处世憨厚本分,对待晚辈关爱爱惜有加。他的放屁情形多数是不得已而为之,吃多红薯土豆玉米黄豆子之类杂粮,肠胃当然也不舒畅吧。而我们常常把叔叔放屁当着好玩,高喊,叔叔,放一个吧,放一个吧。叔叔显得有些无奈而腼腆,有时看到我们期望值太高了,就轻轻地放上一个,不大,不认真还听不清呢。然后说,就放这个,以后不放了。

我很喜欢我的屁客叔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的小儿子和我同龄,刚好比我早一天出世,我们两对父子有了这个缘分,这不能不说是天意吧。

不管是我家,还是其他寨上人家,需要人手帮忙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叔叔,这是因为叔叔为人耿直,做事大气,说话掂量,属于老少和三班的人物。

可是,就是这么个老少和三班的叔叔,死于水肿。说白了就是饿死的。我记得那年是1975年,冬天,满世界下着雪,地里看不出蔬菜。叔叔感冒卧床不起,那个比我大一岁的兄长饿得两只眼睛滚圆如球,婶婶出门去挖野菜,很多人家都断了粮,无法调剂了。

叔叔去世后,连一口棺材也没有,只是用稻草倦了,放在一口临时钉成的木匣子中。水肿的叔叔已经占据了匣子的整个空间,连一身旧衣服也难以盛下。

后来,我离开小寨,不知道叔叔到了另一个世界会不会挨饿受冻,或许那个世界里没有“屁客”这个词儿吧,我就为他高兴,感到一点点温暖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