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雨水过后正天晴  

2012-02-20 13:0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水过后正天晴

 


早起没事,懒在床上挺尸还舒服一些。一直没来自来水,她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大喊起床吧,挑水去。想到水是人民之命根,谁也离不开水,就一个鲤鱼打挺,高喊:我来也!裤裆一拉出了卧室,抡起扁担,挑上铁桶,出门:阳光正灿烂。
一些小山窝里的嫂子一路招呼,“挑水啊?”反问,“上山啊?”正答,“上山呢。”跟帖答,“挑水呢。”
感谢那个叫做小林的林业员,每年春天总要给我们这个小山窝里的人找些事做,不是栽树,就是拔树——拔去那些春天没有栽成活的树,而后就是上山割茅草,给树松土。雨水过后,春意正浓,菜花吐艳,还不见春燕早归。
“胜日寻芳泗水滨,
无边光景一时新。
等闲识得东风面,
万紫千红总是春 。”
我一边哐当哐当挑着水桶朝前走,一边给沭河发信息。他正在乾州坪地基,要起高楼大厦了,忙着呢。懒得打搅他,发个短信想念他。
“阿诚挑水啊?”井水边,一个村姑笑盈盈地打招呼,那笑,不怀好意,我惊悚,一脸的疑惑。果然,一会儿她露出本相,问,“吃早饭么?”“吃,没吃。”我不知道该回答“吃”好一些还是“不吃”好一些。“吃”说明我早,可是脸没洗呢,一脸的倦容,定骗不过她那丹凤美眉。
干脆不回答了,反问:“不上山拔树去?”
她终于中计,回答起来,“小林派的接送车还没来。”我立即采用奋勇追穷寇的战略战术,掩饰自己的尴尬,“看,如今上山做工都有专车接送啊,比小孩子享受校车接送还便当哎。”
“就是就是。”村姑咯咯咯笑的像一只小母鸡,银铃般,脆香。
赶快灌水,挑担,返程,决不能让小村姑发现上当,反过来说些“早起”,“吃饭”的话题。
小侄也起了床,与孩子正在客厅中做作业。厨房里的叮当声中有了饭菜的香味。她高喊,吃早饭了。我立即先抹了一把脸,侄子和儿子忙进厨房抢碗筷。阳光照进客厅,春天露出了笑脸。我有些生气,没有生小侄的气,生他爸妈的气。春天正好,姨妹夫妇却外出打工,两个儿子留在我家中。上学读书,穿衣吃饭,还要计划老大考上县重点初中。
我靠。
谁不想自己清闲,谁不愿子女成龙成凤。一经考察,两个侄子基础知识差得我哑口无言。不知道他们夫妇在家里是怎么教的!孩子是父母的希望啊,连自己的希望也没了,还出去打工,找钱做什么。因此每到周末,我只好留下大侄子加班加点地战斗,巩固,补习,题海战术。父母恩情似海深,人生莫忘父母恩。
昨天午夜收到阿鲜的短信,他大谈儿女的重要性,我自知不如,他如今公司挂名,另外又谋了一份差事,两份工资收入,能人就是能人,解决了子女上学难的问题,听他,笑得半夜起来发短信,让我半夜难以入眠:
“生儿育女循环理,世代相传自古今。
为人子女要孝顺,不孝之人罪逆天。
家贫才能出孝子,鸟兽尚知哺乳恩。
养育之恩不图报,望子成龙白费心。 ”
想到自己这些年来,儿女也渐渐大了,工作上有些疏懒,决定赶明儿,做一个课题研究,题目叫做“阿诚和我背古诗”,不妥,改成“我和阿诚背古诗”,这样才体现人本理念。既然决心与孩子们一同每天背一首古诗,不知道高龄的我能不能适应,最后能否拿下这个课题。至于孩子们,他们绝不成问题。每天记一首,一周背五首,背上一首的孩子奖励一本小本子,然后齐心和背,场面自然壮观吧。
不光背古诗,还要写诗。我就不去写了,交给孩子们吧。写了一首小诗的孩子同样奖励一本作业本,照片上传网站,所写小诗半年编成一本集子,有作品的孩子都发放一本做纪念。
不过,我每个星期一就得早起,去与孩子背诵古诗,然后布置下周的古诗,把孩子的作品写进宣传窗里,供其他孩子做样本,然后照相,然后一齐和背,然后感受千人大背诵的壮观场面。
这么辗转难测,起床小解,看看时间,才两点过十五分啊。长夜难熬,母鸡正下蛋,公鸡何处鸣?
吃过早饭,搜搜本地房地产,搜搜房价是否大变化,老大六月毕业,房子是最大的问题。我不操心谁操心啊?网上介绍的形势还算喜人,房地产商面临破产或者降价处理房子,二手房一路飚跌,新楼盘少人过问,政府安置房来试看好。可惜价廉物美的房子,没我的份,有权购置的房子又少老大哥相陪。只得关了网络,陪着铝合金师傅去单位安装防盗窗了。
单位也是怪,谁来偷你几本破烂的教科书么?还安装防盗窗。喜得那铝合金师傅,早早地就约上我,别忘记了这个周末安装防盗窗哦。让我一天无法外出,等在家里慵睡不止。
单位冷冷清清,喜鹊喳喳地叫着,两个办公室大窗像我一样松散。多年了,还没有一个孩子爬过窗户进得去偷盗老师的书本作业,很多的不良行为已经不足以让人去做了。几台电脑躲在角落里,没人问津。我爬上窗进了室内,打开大门,帮助师傅插上电源,师傅就嗡嗡嗡地操纵起钻头安起不锈钢防盗窗来了。
防盗窗是防君子的,像沿海那些大老板家里安装这样的防盗窗,不一定仿得了偷盗贼吧。
我笑笑,不是有意贬低师傅的材料和工活,而是联想到那些腰缠万贯的富豪们不会为这样的材料放心吧。
师傅也慎重地告诉我,其实啊,如今的富豪安装了遥控防盗窗,只要出事,信息通过网络直接发到保安人员的手机,乌贼捉进警察室老板还不知晓呢。可是交给警察的费用不会少哟。
我啧啧。我少见多怪啊。我孤陋寡闻啦。天上方一日,世上几千年。不敢在师傅面前显摆了,我悄悄地回到家中。家中除了小侄正有一笔无一笔地写算着,她已经陪着孩子上学去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半夜起床竟难眠;若是睡到老天亮,雨水过后正天晴——哐当哐当出大门。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