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生日过得圆又圆(草稿)  

2012-11-03 22:00:48|  分类: 小孩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日过得圆又圆(草稿)

 

 

辗转难测,坐起又躺下。窗外人来人往,车辆的喇叭声声声入耳。反复多次,起了床,簌簌口,洗把脸,窗外还是没有大天亮。

做了一回太极拳操,心里盼望着快亮吧,老天,我要去赶场去,去买一个猪脚,买一些过生日的好菜。为什么只看见窗外是二道贩子忙着拦截乡下赶集人,收购他们的农用品,而没有这么大亮呢?

反复多次,叫醒她,说,我们赶集去。她侧了侧身,说,好吧。

看她穿衣漱口,洗练,做扑面粉。等的心焦,心想,何必如此打扮呢,不就是赶个场吗?又不是去相亲。

我提起,我们除了买猪脚还想买些什么呢?她说,也不要买什么。我说,翔儿喜欢吃什么?她说,那就买些牛肉吧。

牛肉哦太贵了,三十块一斤,我说是不是买些枞菌,也不知道枞菌过时了没有。“有就买,没有也就算了吧。”

她又说,母亲过连天生日,我们是不是把老人家生日的菜一起买了。我问,那需要些什么啊?她说,也买猪脚吧。

翔儿不吃鸭子,不吃鸡,喜欢糯米酸辣子粑粑。我记得一定要买些。

等她扑完粉,背起背篓,我们就出发了。

刚刚还下大雨,现在大雨停了,毛毛细雨还在不停地下。翔儿还没回家,他是八点钟从学校出校门,再乘一个小时的车,估计十点钟到家。我们也懒得做早饭,就在外面的米粉店吃点吧,翔儿回家就给他做生日餐,到时候吃个饱了。

按照向来的惯例,我们还是给翔儿订了一个蛋糕,翔儿今天十六岁,算是成年人了,也不能亏待他。柯儿回不了家,那么今天的生日就我们夫妇陪着翔儿一起过,想到缺少点气氛,真有些伤心。

那个最小的蛋糕两层,四十五元,我说要不要写字呢?老板说些生日快乐好吗?她说,就写这句话。她没听懂我的话意,我是说要不要写上翔儿的名字,再写生日快乐。她说算了算了,晓得是生日,在家里又不是送人的礼物。

订金四十五元,老板说,不用交,下午四点钟来取就是了。都是熟人。说完笑了笑。我想,也是,都是熟人,我们没少来这儿买蛋糕买糖饼,买奶糕。

订了蛋糕,看到一张圆桌,我问了价,要一百元,只是一张桌面。我家里有一个桌架,从前又买了个玻璃转盘,没用过,就少了一张大圆桌面。

她也跟着停了下来,她猜到我想买桌面,家里的那张桌面太小了放不下转盘。九十公分的转盘,就要一米二的桌面。每次来个人没一张像样的饭桌,很没脸面。她心里也早想到这么一张桌面了,只是她忘记,想不起。今天刚好碰着翔儿的生日,过两天又是岳母的生日,接着就是她的同事轮到我家聚餐。很需要啊。

看了看,我就与老板预约,说先去买些菜,回来买一张。老板说,好好好,随时来随时可以带走。反正我要买,也用不着担心老板生气。

匆匆地来到菜市场,猪脚要十一块一斤,屠夫还要我们买他的一对猪脚。一只前脚,一只后脚,我们只看中前脚,屠夫怎么也不肯卖。不与他谈价了,看下一家摊子,肉多得是,今天不是什么节气,肉应该好买。

看了一个熟人,看中的也是他那只前脚,我笑着问买不买?他也笑了,你来了哪有不卖的?十块。他说。我把那只前脚放在他的秤盘子里,他抹了抹秤砣,秤杆尾巴翘上了天,说,四十二块,就算四十一块。

熟人就是好讲价,熟人又是喜欢开我玩笑的人,从小都把我耍着玩。我们感情还是深着哪。

付了钱,我马上送去烧皮。

她说,你送去烧皮了?不买了?我反问还买什么啊?她脸色有些难看,说,妈生日的菜怎么办?我才做错事一样,说,是啊,买猪脚,再买一只。那个熟人那儿已经没有了前腿,我们另寻一个肉摊,屠夫很好说话,说,你来了,就十块卖给你。我看了那前脚,还不错,精肉多,不是有些人卖肉又包骨头又割皮的,坑害顾客。

她掂了掂那前脚也露出喜悦的表情。这反倒让我不放心了,太顺利了。我翻看那猪肚子,下面没有奶头,再捏捏猪皮,好厚,不同一般的厚。我问屠夫说,是不是猪娘肉啊?

“哪有猪娘肉卖给你,放心吧。”他回答的吞吞吐吐的,更让我产生疑惑了。我使劲地捏你那猪皮硬度不一般,我马上发话,说,不买了,不买了。

人家买肉的屠夫哪个肯说自己买猪娘肉啊,懵得过你就懵你,懵不过了,你自己走开就是,你又何必一句接一句地打破沙锅问到底呢?那不操了人家的摊子么?

走开后,看到前面一个肉摊子的屠夫在笑,我知道那肯定是猪娘肉无疑了。她问我是怎么认清猪娘肉的,她可是一点也没疑惑啊。我说,我找不到那猪的奶子,奶子被屠夫割掉了。

我们只好又去了一个熟屠夫的摊子上看猪脚。砍了六斤的猪脚,同样送去烧了。那个卖牛肉的屠夫万熙见我们买肉从他摊子前过路,他好意地砍了一块牛肉要送给我们,我们说,这怎么行啦,牛肉那么贵,不能拿你的牛肉。他也不管我们匆忙走过,老远地一下子丢进她的背篓里。嗨,这个万熙屠夫,真是太仁义了,他的牛肉是从外地买回来的,这不亏本吗?她不好怎么表示,就掏出一张二十元的票子,丢在万熙的摊子上,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则忙着去烧猪脚,至于后来怎么样我由着她去表示了。

光买猪脚似乎有些单调了,过生日就像过生日的样子吧。还得再买一个菜,买什么呢?鸭子孩子不吃,就给岳母的生日买一个鸡。

那鸡还真不好买呢。只见几个买鸭子的熟人,我们说来买鸡的,孩子不喜欢吃鸭子。就走到一个买鸡的笼子边,随便选了一只乌脚的母鸡,三斤二两,二十六块钱,卖鸡人多收了我们四角钱,如今这小票子也不在乎了。管他的。

祛毛的地方有几个熟人在祛鸭子毛,也有一个去鸡毛的,她问我们多少钱一斤,我说八元。你的呢?她说十六块。

“十六块?”:我担心听的错了,可是她再说了一次十六块,祛毛师傅还给了补充,她那鸡是乡下人喂养在山上的土鸡,你那鸡是做生意的饲料鸡。我知道不能同一而语了。她那鸡一斤顶我的两斤,还不是鸡吗?何必那么贵呢?

去了毛,我比较了两只鸡,鸡脚都是乌色的,身上的肉都一样,也没见她那鸡颜色乌起来啊。像这样的鸡,我们还吃不起呢。我悄悄地对妻说。妻点点头。看来我和妻也是天生的一对,看法和对生活的态度简直是地板上铺席子不差分毫。

今天买了猪脚,买了鸡,小菜也不少,白菜萝卜芹菜辣子七七八八有一背篓,遗憾的是我看中了那一篮子枞菌二十元钱,一斤二两,妻嫌弃枞菌有些老了,不香,不吃罢了。后来还看到一篮子小朵儿的枞菌可是价钱更让我们吐舌:三十块一斤。如果有心买的话,估计卖主会让一些价,我们只问了一回就不敢还价了。赶快走,赶快买鸡去。

回家的路上我打了家里的座机,可是没人接,可想而知翔儿还 没回家。我和妻在米粉店各吃了一碗米粉,准备给翔儿买一碗,他还没回家,万一他在路上吃了呢?

我们吃了赶快回家,却看到翔儿从房间里出来,电脑开着,我问他怎么不接电话,我想问你要米粉吗?好给你买一碗回家啊。翔儿说,吃过了,刚才在厕所没听见。

翔儿回来了我们又放了一回心,因为坐车那么远,万一他的同学邀他半路上网去了,真让我们操心的。

“好。你就在家做作业,我和你爸下河剖鸡洗猪脚去。”妻交代翔儿

翔儿巴不得呢,他一个人在家,多自由。我们下河洗猪脚剖鸡,还带了砧板,带了斧子,带了一些洗洁精。恨就恨我们这个小镇自来水不能满足人民生活水平的需要。妻还背了一些脏衣服一同洗了。看时间才十一点多一点,做饭还早,先把猪脚洗了好慢慢地文火炆着。

刚刚铺设的洗衣河沿,没人洗东西了,都赶集做生意去了。我先洗鸡,剖鸡,杂碎都不要,丢下河喂鱼去,只留着一只光光溜溜的鸡。肉两刷刷的,水淋淋的,放在胶桶里,再洗猪脚。

烧过的猪脚只要往上面抹点洗洁精,然后用菜刀刮去皮上的赃物。我没有带菜刀,带了一柄斧子。斧子有两个用处,一来剖鸡,二者可以砍猪脚,菜刀不能砍猪脚,容易坏刀,卷刃。

我还叫妻带了一块小木板三合板的,作砧板用。我只砍了三斧子那三合板的砧板就穿了个洞,反面又是被火燎过的,更是一刀一个洞。我小心翼翼地一刀一刀地砍下去,能够混过今天的猪脚就阿弥陀佛了,这三夹板的砧板就可以甩掉了。

她在专心地洗衣服,洗萝卜菜叶,洗蒜叶,还给我洗了一双臭袜子,是我刚刚换下的。

砍了猪脚剖了鸡,回到家,她尖叫一声,说,怎么把香料忘记买了?我骂道,不就是香料吗?这么大惊小怪地,像脸上沾了一块臭狗屎一样,我去买就是。她说,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我们再买些精肉,光有猪脚,太少了。做个精肉水丸子下萝卜菜叶。我说,好啊,你这不是专门说我合口菜吗?我就是喜欢萝卜菜叶做汤呢。

我说,翔儿与我们一起去吧,别老是恋着电脑了,都高中生了,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要有个头脑想一想。翔儿听我这么一说,马上关机,站起来。他竟然比我还高了那么一寸寸呢。

妻没有去背她那个背篓,她说,翔儿给我们提菜吧。

一家人三口走在路上,一个比一个高,我心里真是欢喜。翔儿竟然比我还高了,我不希望什么,只希望他能够长个一米七,不被人说成是残疾人就知足了。妻的想法比我还现实,她说,该不让柯儿去那么远的地方读什么研究生,以后啊,离开我们身边了,多舍不得呢。我说,我还希望翔儿能考上一个本科重点,他能离开我们表示他有自己的本事,不用考父母吃饭。他走得越远越好。

当我们再一次来到集市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看到了岩秀阿姨。她拖着小孙女儿,我想起了我外出读书和工作时哦,母亲在世,很多重活都是岩秀阿姨帮助做的。母亲又不愿离开老家,不肯跟着我们居住,我们事情忙,无法每天回家,岩秀阿姨像照顾自己的亲姐姐一样。有时她自己忙不过来,就叫女儿儿子去给我母亲挑水,洗菜,去做地里的活。

如今见着岩秀阿姨,她明显地苍老了。小孙孙忙着吃可可糖呢,妻马上从旁边的摊子上买了一串火腿肠,给了岩秀阿姨的小孙孙。我留岩秀阿姨去家里,她说,家里忙着呢,哪有时间啊。

送走了岩秀阿姨,我知道自己有很多的亏欠,我欠了阿姨无数的债啊。

转了一大圈,从起点到终点,又折到起点,在卤肉店,称了两斤卤肉,在酸菜摊,称了一斤糯米酸辣子粑粑,在家具店,我付了一百元,选了一张一米二的大圆桌面。妻则在香料店包了两元钱的香料。

又是一次满载而归。半途,翔儿看我扛着大圆桌有些吃力,他给我接了过去,我拎起他手上的大包小包。这次回家就得做晚饭了。多做几个菜,多花点时间,好好享受一下翔儿生日的快乐。

路上还是遇上了不少熟人,老家的侄女青玉说,满满,兆麟又要回来读书了。他妈打死他他也不肯在下面读书呢。

青玉侄女说的兆麟就是另一个侄儿的孩子。兆麟这段时间转学来来去去,太娇惯了,不是选学校就是选轻松。兆麟的母亲给我说过,想转学到我们这儿读书,由我来管着。可是,兆麟哪儿听得了我的话啊,我说,你们做父母的话都不听,我这个爷爷的话根本当成耳边风。

后来,就转回浙江去了。青玉说,那样的话,是青玉在乡下,兆麟的亲爷爷奶奶说给青玉听。

兆麟啊兆麟,你好像已经浪费了长辈的近万元的开销呢。从浙江来来去去,在武校交了几千的学费才读了一天就逃学了。我能说什么呢?

青玉还问我沭河在什么地方过周末,我说沭河啊,在城里呢。青玉说,要嫁女儿了,要告诉沭河叔叔一声,请他会乡下喝喜酒。我说,这星期六星期天的,沭河都不在小镇上,你只有等到周一,沭河会回来上班。青玉说,好,我周一来请他喝酒。

妻一直听着,青玉走后,妻说,那个兆麟啊,已经不是读书的料子了。脾性变坏了。我说,早就变坏了。他那个爷爷奶奶给惯坏了。

好在我们的翔儿还算听话,一路读书,虽然有些时日不那么耐烦,总算还是坚持把书读下去。不让我们操心。现在的孩子啊!

妻很快地做了几道菜。我叫正在玩电脑的翔儿帮忙,我们把新圆桌面和那个玻璃转盘,旧有的桌架摆放在客厅中间。妻炒好一个菜,我们就端上新桌,一共做了五六个菜,放在圆桌中央还显得很空荡。我数了一数,炖猪脚,芹菜炒牛肉丝,精肉丸子汤下小萝卜叶,现成的卤肉猪嘴猪舍子,还有小炒调羹白,一盘酸辣子糯米粑粑,这是翔儿最喜欢吃的。

这些菜虽然不是怎么的特色菜,但配着崭新的圆桌,我说,今天还真像一顿大团圆饭呢。

吃过饭后,我去取蛋糕,翔儿说,邀请龙延过来吃蛋糕。我和妻异口同声地说,啊?你怎么不早说啊,应该叫龙延过来吃晚饭才是。妻说,光吃蛋糕是什么意思呢。妻说,翔儿啊翔儿,你怎么做事这么随便啊,过生日邀了好同学就得叫过来吃晚饭,不能只吃蛋糕。唉!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孩子啊,你一个教他,他就做不好事的。

我马上去了蛋糕店,付了四十五元。妻也跟着第三次上集市,他给翔儿买了一双棉鞋,天气冷了,翔儿的塑料拖鞋有些冷。

半个小时后,翔儿开着摩托接了龙延过来。俩人先下了一盘象棋,翔儿不是龙延的对手,龙延让了翔儿一个车。象棋过后你,我说,该吃蛋糕了。天有些黑,我把客厅的灯拉息,翔儿点上蜡烛,一片小小的光明照亮了偌大的客厅。翔儿没有唱生日歌,我在电脑里放了这首曲子,妻叫翔儿许个愿。也不知道翔儿许了什么心愿,我们两个长辈,一个好朋友,一个翔儿,在明亮的蜡烛光下,过了这么一个非常简单的生日。

翔儿一直劝龙延吃蛋糕,我们每人都切了两块,吃过蛋糕,我提议再下一盘象棋。我对翔儿和龙延俩个。

我们慢慢地下着,龙延有些拘束,老是出错,我开导说,别慌,慢慢地下吧。翔儿有些急躁。这是他的性子确定的。向来都是这么做事忙急急躁躁,不求甚解,很像我小时候的秉性。现在我觉得自己的性格已经大变了。很多事已经看的透了。

最后,还是我轻而易举地把俩个小家伙打败。

龙延的父亲打来了电话,龙延说,还在恒翔家。翔儿担心龙延的父亲着急,说,我送你回家。翔儿就陪着龙延出了大门,翔儿开着摩托送龙延回家。翔儿懂事多了,难道人过了十六岁就成了成人,就真的一下子懂事起来了?

俩人出门后,我放大了电脑的声音,那只生日歌还在唱呢,我让悠扬的歌声在明亮的客厅里萦绕。这是节日的气氛,越浓越幸福。


没礼物自制一张祝贺卡贺我
还是过得开心还盼望什么
十岁后学会相恋之后失恋
流动爱人在我身边不停的流转
谁能成就每一个生日许过的愿
长和短多与少每支感情的蜡烛
被失望的泪水燃烧
轮流转得与失那些轰烈的情感
亦只是一阵子心跳
遇见谁滴过开心的泪水
然后谁留下了谁
像个哭泣小孩子六岁
廿岁后就算相亲依然心虚
其实谁能为了谁
合唱多少生日歌万岁
长和短多与少每支感情的蜡烛
被失望的泪水燃烧
轮流转得与失那些轰烈的情感
亦只是一阵子心跳
甜和酸苦与甘每口生日的蛋糕
像感情般燃烧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