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童年屁事——砸锅  

2012-01-31 11:1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屁事——砸锅

 

荃哥与荃嫂,天生的一对。荃哥豪气,大度,与人施善;荃嫂勤快,麻利,顾家,话语有点多,显得唠叨。

吵架,是荃哥荃嫂生活中的小插曲,习以为常,不足挂齿。打架,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吵得多了,吵得久了,来两捶,来两爪,未尝不可。

原本生活拮据,偏偏荃哥爱喝上一点,然后舒服地哼着小曲,东家西家的串门去,留下荃嫂料理剩下的家务。荃嫂不高兴了,荃嫂又能怎么样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千古的优良品质。荃嫂忍气吞声地看着荃哥出门,荃嫂也有自己满意的地方,那就是别看荃哥有时拳脚相加,但是对荃嫂的感情没说的了,荃哥哼的那些歌曲,就是夸赞荃嫂的呢。

再就是,荃哥这个人本领大,一棵高大的树上有一窝鸬鹚,荃哥抬头一看,不声响,第二天散工后,你准能从荃哥厨房里闻到鸬鹚的肉香,那是荃哥的杰作,也有荃嫂的手艺。荃哥取下的鸬鹚,荃嫂办出的厨艺啊。

又是某天收工,刺蓬窝里藏着一挂吊脚楼蜂子,有毒的那种,一般人不敢去碰,唯独荃哥敢往手掌心啪啪地吐两把口水,说一声,看我的。晚上没有月亮的时候,荃哥就卷着半笼稻草出门,一袋烟功夫,只见荃哥提着那挂蜂窝回家来。这时,我们还围在荃哥家火塘边顶牛,侃海话。

荃嫂笑眯眯地,立即起身,揭开锅盖,刷刷刷地洗干净那口菜锅,放上菜油,烹调出香喷喷的油炸蜂子。吃着这香喷喷的山珍野味,大家夸奖荃哥,更夸奖荃嫂,吃完,抹抹嘴,说,荃嫂家的锅子买着了好日子,怎么时时有肉炒,有肉吃。

荃哥不大管家务,但是他手巧,别人丢下的死猪死狗,他捡回来,去掉毛,用火烤焦,去掉内脏,能办出可口的荤菜。荃哥半夜下小溪去,也能摸回一两条王八鱼,那个年代,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沾上荤呢。因此,我们这些屁孩儿,有事无事都喜欢往荃哥家灶前蹲,说是借着烤火,其实就是等荃嫂把那些小荤从锅里铲出来,盛进碗里,我们自个儿伸手去碗里抓,说,尝尝大嫂的手艺如何。还真解馋呢。

一日回家,荃嫂炒菜时,发现油缸里的油怎么下降了那么深,有些生气,就抬着她那张本来啰嗦的嘴,说荃哥的不是。荃嫂说,家里这么一群孩子,要穿衣要吃饭,生产队里分回的粮食没够吃,你老不死的还撮油去镇上打酒喝。你,你,你,你那么心狠啊。荃哥听了荃嫂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被错怪还是怎么的,荃哥立即抬手指着天空发誓,说,谁要是偷家里的油拿去打酒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荃哥经常这么发过誓,荃嫂都习以为常了,何况我们。我们只能看,谁也不知道真相。

荃嫂不听荃哥的发誓,一口咬定,荃哥没偷油,还有夜猫子来偷不成?荃嫂就是这么唠叨,她咬定了的也从来懒得改口,只顾自己不停地叨念。什么,这缸油是准备吃到开年菜油上市的时候,你不看一家人青皮寡瘦的,不就是少油的原因吗?你逮野鸡,套野猫换酒喝,我不说你,可这是家里的生活用品啊,那是年头已经计划好了的,一点不能浪费。

荃嫂的声音向来高、尖、急出名,她这一骂,左邻右舍,整条张家湾都知道荃哥荃嫂又在吵架了。不一会儿,我们这些屁孩儿都围过来看热闹。大人们清楚荃哥两口子吵架已经成习,也懒得过来“火上浇油”。

这吵架向来都是女人的拿手戏,荃哥哪是荃嫂的对手,但是,软下来吧,荃哥好像又很失面子,何况你越是软弱,荃嫂简直越是得势。于是乎,荃哥来不得软的就来硬的。只见他吃吃地走上前,对准荃嫂的脸就是两巴掌。荃嫂本来正在忙着做猪食,或是为孩子补衣衫,冷不防,遭到荃哥如此攻击,脸上顿时该火辣辣的痛吧。

荃嫂立即转换话题,骂道,你个背时坎脑壳的,在外面没本事,只会在家里欺负女人,你,你,你,你有什么本事,有本事你与生产队长论理去,去年的粮食被克扣几十斤,你屁不放一个,今天你倒有本事欺负自己的女人来。

今天我不活了,我死给你看,看你以后怎么带着这一群孩子过日子。说着,荃嫂就要往柱子上撞。在场的几个大婶大嫂赶快上前抱住荃嫂不让她去撞,荃哥则冷笑道,不要抱她,让她撞去。她个死婆娘,胡言乱语的,一湾人都被她得罪完了。

荃嫂本来得到妯娌们的相劝有些撤退念头,但是听得荃哥气势越来越凶,撞木柱又撞不到头,想撞荃哥也拢不了边,就近转身一脚踢到碗柜上,只听稀里哗啦,那些油罐,碗筷,作料,东倒西歪地响。荃嫂又猛地奔上前,抱起一叠盘子碗,往地上砸。

架势越打越打大,看客,你别以为这是荃嫂气头上转不过弯了,实际上,这样的战争发生过很多次了。

记得有一次,荃哥赶集卖柴火,被人当着小偷诬赖了,那武装部长带着枪追进荃哥家,荃哥爬上楼,抽掉了楼梯,窝在楼层上的脚楼里。荃哥那楼层没装楼板,只是横着几个杉木住,放着一些垫床铺用的稻草,从下面可以看到上面的动静,从楼上也能窥见下面的举止。那个武装部长举着枪,对着荃哥喊话,“荃子,你下来,有话好商量。”荃哥在上面说,我不来,你们冤枉好人,我卖点柴火换酒喝,你们冤枉我偷人家的钱,哪个要是偷人家的钱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那武装部长举着枪,开枪不是,不开枪也不是,就见荃嫂一下子跪在部长前说好话,荃嫂说,你部长做做好事,放了我家荃子吧,早上他确实是挑着一担柴上市去卖。他就是这么个习好,喜欢喝两盅,其它偷男盗女的事,他从来没沾边。求求你,行行好吧。

看,当一致对外的时候,荃嫂总是站在荃哥一边,俗话说,打是痛,骂是爱,荃嫂骂了荃哥几句,荃哥打了荃嫂几拳,对于两口子来说,算不得什么。因此,这摔碗砸抽屉的事,荃嫂一下子想也没想就做出来了。目的不就是要好好地气一气荃哥吗?看你在人面前如何有面子?

蹲在灶炕前有一句无一句搭话的荃哥看到荃嫂摔起碗来,也唬唬地感到自己大失脸面,吼道,这日子也不过了,这样的婆娘砸我张家的碗筷,简直欺人太甚。于是乎,他也立起顺手抱起灶头上的那个石头擂钵,举起来,就像当年董存瑞挺身炸碉堡的英雄气概形象,朝着中间那口大菜锅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我们经常围着吃油炸蜂子、尝狗肉、抓野猫肉的那口锅,顿时有了一个大窟窿。

随着那窟窿的出现,那些劝架的婶嫂都惊呆了。担心战事发展下去不得了,一掀一拉,把荃嫂推出家门。

后来,好几天不见荃哥家有炊烟,荃嫂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在娘家待了几天清净的日子。唯有荃哥把那口喂猪食的大锅洗刷干净,作为自己的生活用锅。

炊烟又起,战事湮息。后来,荃哥卖了十多担干柃木柴,加上山上套了一条野狸猫,换回了一口新锅,我们一伙人围着荃哥重新起灶,重新装扮,想到不久又可以吃到了野荤,心中忍不住地高兴。

其实,在我的记忆中,我家也曾经出现过那么一回砸锅的故事,只是,我母亲没让我们外露,父亲也尽力包庇,我们弟妹被当时的场景吓懵,谁还敢事后吐露那真情呢?不过事发第二天,邻居的大嫂大婶见着我们都会无名状地发笑,我猜想,他们定知道其中的秘密,只是不言说罢了。


童年屁事——砸锅
荃哥与荃嫂,天生的一对。荃哥豪气,大度,与人施善;荃嫂勤快,麻利,顾家,话语有点多,显得唠叨。
吵架,是荃哥荃嫂生活中的小插曲,习以为常,不足挂齿。打架,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吵得多了,吵得久了,来两捶,来两爪,未尝不可。
原本生活拮据,偏偏荃哥爱喝上一点,然后舒服地哼着小曲,东家西家的串门去,留下荃嫂料理剩下的家务。荃嫂不高兴了,荃嫂又能怎么样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千古的优良品质。荃嫂忍气吞声地看着荃哥出门,荃嫂也有自己满意的地方,那就是别看荃哥有时拳脚相加,但是对荃嫂的感情没说的了,荃哥哼的那些歌曲,就是夸赞荃嫂的呢。
再就是,荃哥这个人本领大,一棵高大的树上有一窝鸬鹚,荃哥抬头一看,不声响,第二天散工后,你准能从荃哥厨房里闻到鸬鹚的肉香,那是荃哥的杰作,也有荃嫂的手艺。荃哥取下的鸬鹚,荃嫂办出的厨艺啊。
又是某天收工,刺蓬窝里藏着一挂吊脚楼蜂子,有毒的那种,一般人不敢去碰,唯独荃哥敢往手掌心啪啪地吐两把口水,说一声,看我的。晚上没有月亮的时候,荃哥就卷着半笼稻草出门,一袋烟功夫,只见荃哥提着那挂蜂窝回家来。这时,我们还围在荃哥家火塘边顶牛,侃海话。
荃嫂笑眯眯地,立即起身,揭开锅盖,刷刷刷地洗干净那口菜锅,放上菜油,烹调出香喷喷的油炸蜂子。吃着这香喷喷的山珍野味,大家夸奖荃哥,更夸奖荃嫂,吃完,抹抹嘴,说,荃嫂家的锅子买着了好日子,怎么时时有肉炒,有肉吃。
荃哥不大管家务,但是他手巧,别人丢下的死猪死狗,他捡回来,去掉毛,用火烤焦,去掉内脏,能办出可口的荤菜。荃哥半夜下小溪去,也能摸回一两条王八鱼,那个年代,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沾上荤呢。因此,我们这些屁孩儿,有事无事都喜欢往荃哥家灶前蹲,说是借着烤火,其实就是等荃嫂把那些小荤从锅里铲出来,盛进碗里,我们自个儿伸手去碗里抓,说,尝尝大嫂的手艺如何。还真解馋呢。
一日回家,荃嫂炒菜时,发现油缸里的油怎么下降了那么深,有些生气,就抬着她那张本来啰嗦的嘴,说荃哥的不是。荃嫂说,家里这么一群孩子,要穿衣要吃饭,生产队里分回的粮食没够吃,你老不死的还撮油去镇上打酒喝。你,你,你,你那么心狠啊。荃哥听了荃嫂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被错怪还是怎么的,荃哥立即抬手指着天空发誓,说,谁要是偷家里的油拿去打酒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荃哥经常这么发过誓,荃嫂都习以为常了,何况我们。我们只能看,谁也不知道真相。
荃嫂不听荃哥的发誓,一口咬定,荃哥没偷油,还有夜猫子来偷不成?荃嫂就是这么唠叨,她咬定了的也从来懒得改口,只顾自己不停地叨念。什么,这缸油是准备吃到开年菜油上市的时候,你不看一家人青皮寡瘦的,不就是少油的原因吗?你逮野鸡,套野猫换酒喝,我不说你,可这是家里的生活用品啊,那是年头已经计划好了的,一点不能浪费。
荃嫂的声音向来高、尖、急出名,她这一骂,左邻右舍,整条张家湾都知道荃哥荃嫂又在吵架了。不一会儿,我们这些屁孩儿都围过来看热闹。大人们清楚荃哥两口子吵架已经成习,也懒得过来“火上浇油”。
这吵架向来都是女人的拿手戏,荃哥哪是荃嫂的对手,但是,软下来吧,荃哥好像又很失面子,何况你越是软弱,荃嫂简直越是得势。于是乎,荃哥来不得软的就来硬的。只见他吃吃地走上前,对准荃嫂的脸就是两巴掌。荃嫂本来正在忙着做猪食,或是为孩子补衣衫,冷不防,遭到荃哥如此攻击,脸上顿时该火辣辣的痛吧。
荃嫂立即转换话题,骂道,你个背时坎脑壳的,在外面没本事,只会在家里欺负女人,你,你,你,你有什么本事,有本事你与生产队长论理去,去年的粮食被克扣几十斤,你屁不放一个,今天你倒有本事欺负自己的女人来。
今天我不活了,我死给你看,看你以后怎么带着这一群孩子过日子。说着,荃嫂就要往柱子上撞。在场的几个大婶大嫂赶快上前抱住荃嫂不让她去撞,荃哥则冷笑道,不要抱她,让她撞去。她个死婆娘,胡言乱语的,一湾人都被她得罪完了。
荃嫂本来得到妯娌们的相劝有些撤退念头,但是听得荃哥气势越来越凶,撞木柱又撞不到头,想撞荃哥也拢不了边,就近转身一脚踢到碗柜上,只听稀里哗啦,那些油罐,碗筷,作料,东倒西歪地响。荃嫂又猛地奔上前,抱起一叠盘子碗,往地上砸。
架势越打越打大,看客,你别以为这是荃嫂气头上转不过弯了,实际上,这样的战争发生过很多次了。
记得有一次,荃哥赶集卖柴火,被人当着小偷诬赖了,那武装部长带着枪追进荃哥家,荃哥爬上楼,抽掉了楼梯,窝在楼层上的脚楼里。荃哥那楼层没装楼板,只是横着几个杉木住,放着一些垫床铺用的稻草,从下面可以看到上面的动静,从楼上也能窥见下面的举止。那个武装部长举着枪,对着荃哥喊话,“荃子,你下来,有话好商量。”荃哥在上面说,我不来,你们冤枉好人,我卖点柴火换酒喝,你们冤枉我偷人家的钱,哪个要是偷人家的钱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那武装部长举着枪,开枪不是,不开枪也不是,就见荃嫂一下子跪在部长前说好话,荃嫂说,你部长做做好事,放了我家荃子吧,早上他确实是挑着一担柴上市去卖。他就是这么个习好,喜欢喝两盅,其它偷男盗女的事,他从来没沾边。求求你,行行好吧。
看,当一致对外的时候,荃嫂总是站在荃哥一边,俗话说,打是痛,骂是爱,荃嫂骂了荃哥几句,荃哥打了荃嫂几拳,对于两口子来说,算不得什么。因此,这摔碗砸抽屉的事,荃嫂一下子想也没想就做出来了。目的不就是要好好地气一气荃哥吗?看你在人面前如何有面子?
蹲在灶炕前有一句无一句搭话的荃哥看到荃嫂摔起碗来,也唬唬地感到自己大失脸面,吼道,这日子也不过了,这样的婆娘砸我张家的碗筷,简直欺人太甚。于是乎,他也立起顺手抱起灶头上的那个石头擂钵,举起来,就像当年董存瑞挺身炸碉堡的英雄气概形象,朝着中间那口大菜锅砸了下去。
咔嚓一声,我们经常围着吃油炸蜂子、尝狗肉、抓野猫肉的那口锅,顿时有了一个大窟窿。
随着那窟窿的出现,那些劝架的婶嫂都惊呆了。担心战事发展下去不得了,一掀一拉,把荃嫂推出家门。
后来,好几天不见荃哥家有炊烟,荃嫂带着孩子去了娘家,在娘家待了几天清净的日子。唯有荃哥把那口喂猪食的大锅洗刷干净,作为自己的生活用锅。
炊烟又起,战事湮息。后来,荃哥卖了十多担干柃木柴,加上山上套了一条野狸猫,换回了一口新锅,我们一伙人围着荃哥重新起灶,重新装扮,想到不久又可以吃到了野荤,心中忍不住地高兴。
其实,在我的记忆中,我家也曾经出现过那么一回砸锅的故事,只是,我母亲没让我们外露,父亲也尽力包庇,我们弟妹被当时的场景吓懵,谁还敢事后吐露那真情呢?不过事发第二天,邻居的大嫂大婶见着我们都会无名状地发笑,我猜想,他们定知道其中的秘密,只是不言说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