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老友相约看孙子  

2012-01-16 15:1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友相约看孙子



    凤不相信我输得那么多,我急了,说,我一共只摸了一把,你们都摸了两次、三次,四次的,我怎么会不对账呢?阿翔就说,是凤赢的数字报少了。凤不服气,说,我拿出来的米米都在这里,就只这点点啊。我暗自一算,就是我说了输掉的真实数字,也对不了账,其中不说准确数字的人不止我一个。也就是说,谁说了假话?或者说,谁说了真话?
    其时,就只凤夫妇、阿翔、我四个人,怎么会不对账呢?
    阿翔、凤和我是公司派来慰问玉先生的,凤的爱人没事,同车来乾城玩儿,按照凤的爱人的说法,来乾城买腿狗肉过大年。这种说法有破绽,湘西人都懂得,狗肉不上正席,有“打狗卵朝天”的俗话,可见,凤的爱人是一派胡言罢了。
    深居简出的玉先生很好,老样子,瘦了一点点,但是,按照凤的祝愿,就是有钱难买老来瘦,瘦点好,不至于血压增高,定会高寿,高寿。
    玉先生的爱人是另一个公司的退休人,却患上心脏病,玉先生说,十多年了,他连房后面起了多少高楼大厦也不知道。
    站在玉先生平房院坝里,周围都是高大的楼房,只有玉先生每天出门买菜,玉先生的爱人不敢动半步。窝在沙发里的老人,看起来精神蛮好,因为一个人从来都是这么孤独人生,也就不会感到人生孤单。
    奉送了慰问金,告别玉先生后,又该去什么地方呢?凤的爱人说,要去逛一逛,买一腿狗肉。凤不许,万一买到的是疯狗肉,谁知道啊?要吃狗肉,自家买一条狗,自己弄。
    凤的爱人说,那就去转一转,看一看。我也说,我有一个奖品,十二个土鸡蛋,去领一领,可是是下午两点钟的光景,现在十二点多一点。阿翔说,很久没去看孙子了,阿翔说,他要去看孙子。我们都跟着说,干脆我们别的事不干了,看孙子去。
    转了一个大转盘,走过世纪大道,车就停在花园楼前了。司机说他在车上等我们,凤说,看孙子不能空手,我也是第一次去看孙子,就跟着凤进了超市,各买了一小袋糖果。
    阿翔孩子的家在花园楼七楼,花园楼封闭式管理,阿翔按门密码,先后开了三道大门,来到七楼。阿翔的儿子儿媳正在给学生辅导,见我们来了一大群客人,就简单地给学生们吩咐一番,把火炉子让给了我们。孙子躺在摇篮里,被一大屋人声音吵醒了,阿翔赶过去抱起来,我们揍过去看,小家伙五个月了,长得白乎乎的,男孩,像他母亲。
    宝宝肉奶奶的小拳头伸出来空中乱抓,如今的孩子成熟的快,好像很懂事的,我们逗他玩,他竟然面带微笑。很可爱。
    阿翔说,已经几个月没来看孙子了,还是宝宝出生时来的。凤说,各忙各的,过完年,宝宝的妈妈要上班了,你这个做爷爷的家伙,可以来照看孙子了。
    宝宝的妈妈跟着笑,宝宝的爸爸要给我们煮中饭,我们都说,下午公司要请老同志吃饭,有饭吃了。那就剥桔子吃。我们剥的是小南风柑橘,甜,香,浓。宝宝的爸爸说,要不要给你们摆桌子搓几圈,家里有麻将。
    凤看看我,我看看凤的爱人,凤的爱人不说话,表现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可是这一个钟头干等着也无聊,逛街又太匆忙了。阿翔很干脆,摆吧。
    其时,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四十分,两点钟去领土鸡蛋,搓几圈也就一个小时了。四点钟要赶回公司欢送退休同志。
  阿翔把孙宝宝递给他妈妈怀抱,宝宝爸爸搬出麻将,凤夫妇、阿翔、我,便不客气地动起手来了。
    转子麻将,五、十彩头,第一局我杠了个七万,凤的爱人摸了一手,我猜想,今天手气绝对不会好。我最犯忌第一局进米米。可不然,接着凤连摸两次,阿翔跟着摸一次,我只杠了两次。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稳定情绪,希望今天不要输得太惨罢了。
    一个小时最多也只能打十五局,又是手动麻将,当然不会快。不知不觉间,就快接近尾声了。
    为了稳定情绪,我给同在这个城市里购买新衣的妻子和女儿挂了一个电话,问她们买得怎么样了,我们在玩麻将啊。
  凤的爱人也接到他女儿的电话,他问女儿在什么地方,还进城吗?
    来来去去,开米米,进米米,找米米,几张票子被搓得有些毛糙。当时钟指到两点准时,我们就制定了每人一局最后四局的规则。这四局,我局局掏米米,最后一算账,凤进了十五,凤的爱人说,出了四十,阿翔算了算自己进了二十五,我摊摊所有的零票子报数说,输了四十吧。
    整个结局就不对账了。为什么总是输得数字多于进的数字呢?凤不相信我的报数,我急了,说,我一共只摸了一把,你们都摸了两次、三次,四次的,我怎么会不对账呢?
    阿翔就说,是凤赢的数字报少了。凤不服气,说,我拿出来的米米都在这里,就只这点点啊。
    我不说话,不想把这样的事情搞得太清楚,不就是玩玩而已,水清没鱼,既然是玩,相互之间制造点争议也是一种快乐啊。
    虽然我只摸了一次,我知道,我捡他们的炮不少,我杠上的次数也最多,输是输了,不至于达到四十。
    我暗自一算,就是我说了输掉的真实数字,也对不了账,其中不说准确数字的人不止我一个,何况我们才四个人呢。若是再多的人参与,那还了得?
    哈哈。
    我们站起来,拍拍衣裤,凤立即给司机挂电话,说,过来吧,我们回公司去。
    告别孙宝宝一家,我们出了花园楼大门,司机正等着。司机说,谁赢了啊?
    我们一个个你指指我,我指指你,谁也不承认是赢家。
    我想起了土鸡蛋,司机带着我们转到拱极门前,车停了,我赶进那个正在搞活动的地点,一问,原来这土鸡蛋还没发放,今天发奖的是另一项活动奖项。
   不就十二个土鸡蛋吗?不领了。我气呼呼地返回车上,凤问,土鸡蛋呢?我说,不领了,他们说下周一发放。司机说不会是撒谎吧?我受不了,说,这活动虽然不大,但是一点也不糊弄人的。是真的。
    我又想起了妻交代的,顺便买条板鸭,看来也办不成了,因为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四点准赶回公司欢送老同志光荣退休。
    凤,凤的爱人,阿翔,以及司机听说板鸭的事,都说乾城的板鸭确实好吃,下次吧,下次专门来采买年货不就得了?
   年边了,看来年货也得靠见缝插针走一回了。

 

 

 

老友相约看孙子

    出发时,凤的爱人说,同车去乾城转一转,看一看。我说,我有一个奖品,十二个土鸡蛋,时间充裕的话,去领一领,再顺便带一条板鸭。阿翔说,很久没去看孙子了,挤点时间,他要去看孙子。
    阿翔、凤和我是公司派来慰问玉先生的,凤的爱人没事,同车来乾城转一转,按照凤的爱人明确说法,来乾城买腿狗肉过大年。这种说法有欠妥,湘西人都懂得,狗肉不上正席,有“死狗卵朝天”“打狗散场和”的禁忌,可见,凤的爱人是一派胡言罢了。
    深居简出的玉先生很好,老样子,瘦了一点点,但是,按照凤的祝愿,就是有钱难买老来瘦,瘦点好,不至于血压增高,定会高寿,高寿。
    玉先生的爱人是另一个公司的退休人,却患上心脏病,玉先生说,十多年了,他连房后面起了多少高楼大厦也不知道。
    站在玉先生平房院坝里,周围都是高大的楼房,只有玉先生每天出门买菜,玉先生的爱人不敢动半步。窝在沙发里的老人,看起来精神蛮好,因为一个人从来都是这么孤独人生,也就不会感到人生孤单。
    奉送了慰问金,告别玉先生后,又该去什么地方呢?凤的爱人说,要去逛一逛,买一腿狗肉。凤不许,万一买到的是疯狗肉,谁知道啊?要吃狗肉,自家买一条狗,自己弄。
    凤的爱人说,那就去转一转,看一看。我也说,我有一个奖品,十二个土鸡蛋,去领一领,可是是下午两点钟的光景,现在十二点多一点。阿翔说,很久没去看孙子了,阿翔说,他要去看孙子。我们都跟着说,干脆我们别的事不干了,看孙子去。
    转了一个大转盘,走过世纪大道,车就停在花园楼前了。司机说他在车上等我们,凤说,看孙子不能空手,我也是第一次去看孙子,就跟着凤进了超市,各买了一小袋糖果。
    阿翔孩子的家在花园楼七楼,花园楼封闭式管理,阿翔按门密码,先后开了三道大门,来到七楼。阿翔的儿子儿媳正在给学生辅导,见我们来了一大群客人,就简单地给学生们吩咐一番,把火炉子让给了我们。孙子躺在摇篮里,被一大屋人声音吵醒了,阿翔赶过去抱起来,我们揍过去看,小家伙五个月了,长得白乎乎的,男孩,像他母亲。
    宝宝肉奶奶的小拳头伸出来空中乱抓,如今的孩子成熟的快,好像很懂事的,我们逗他玩,他竟然面带微笑。很可爱。
    阿翔说,已经几个月没来看孙子了,还是宝宝出生时来的。凤说,各忙各的,过完年,宝宝的妈妈要上班了,你这个做爷爷的家伙,可以来照看孙子了。
    宝宝的妈妈跟着笑,宝宝的爸爸要给我们煮中饭,我们都说,下午公司要请老同志吃饭,有饭吃了。那就剥桔子吃。我们剥的是小南风柑橘,甜,香,浓。宝宝的爸爸说,要不要给你们摆桌子搓几圈,家里有麻将。
    凤看看我,我看看凤的爱人,凤的爱人不说话,表现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可是这一个钟头干等着也无聊,逛街又太匆忙了。阿翔很干脆,摆吧。
    其时,时间已经到了十二点四十分,两点钟去领土鸡蛋,搓几圈也就一个小时了。四点钟要赶回公司欢送退休同志。
  阿翔把孙宝宝递给他妈妈怀抱,宝宝爸爸搬出麻将,凤夫妇、阿翔、我,便不客气地动起手来了。
    转子麻将,五、十彩头,第一局我杠了个七万,凤的爱人摸了一手,我猜想,今天手气绝对不会好。我最犯忌第一局进米米。可不然,接着凤连摸两次,阿翔跟着摸一次,我只杠了两次。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稳定情绪,希望今天不要输得太惨罢了。
    一个小时最多也只能打十五局,又是手动麻将,当然不会快。不知不觉间,就快接近尾声了。
    为了稳定情绪,我给同在这个城市里购买新衣的妻子和女儿挂了一个电话,问她们买得怎么样了,我们在玩麻将啊。
  凤的爱人也接到他女儿的电话,他问女儿在什么地方,还进城吗?
    来来去去,开米米,进米米,找米米,几张票子被搓得有些毛糙。当时钟指到两点准时,我们就制定了每人一局最后四局的规则。这四局,我局局掏米米,最后一算账,凤进了十五,凤的爱人说,出了四十,阿翔算了算自己进了二十五,我摊摊所有的零票子报数说,输了四十吧。
    整个结局就不对账了。为什么总是输得数字多于进的数字呢?凤不相信我的报数,我急了,说,我一共只摸了一把,你们都摸了两次、三次,四次的,我怎么会不对账呢?
    阿翔就说,是凤赢的数字报少了。凤不服气,说,我拿出来的米米都在这里,就只这点点啊。
    我不说话,不想把这样的事情搞得太清楚,不就是玩玩而已,水清没鱼,既然是玩,相互之间制造点争议也是一种快乐啊。
    虽然我只摸了一次,我知道,我捡他们的炮不少,我杠上的次数也最多,输是输了,不至于达到四十。
    我暗自一算,就是我说了输掉的真实数字,也对不了账,其中不说准确数字的人不止我一个,何况我们才四个人呢。若是再多的人参与,那还了得?
    哈哈。
    我们站起来,拍拍衣裤,凤立即给司机挂电话,说,过来吧,我们回公司去。
    告别孙宝宝一家,我们出了花园楼大门,司机正等着。司机说,谁赢了啊?
    我们一个个你指指我,我指指你,谁也不承认是赢家。
    我想起了土鸡蛋,司机带着我们转到拱极门前,车停了,我赶进那个正在搞活动的地点,一问,原来这土鸡蛋还没发放,今天发奖的是另一项活动奖项。
   不就十二个土鸡蛋吗?不领了。我气呼呼地返回车上,凤问,土鸡蛋呢?我说,不领了,他们说下周一发放。司机说不会是撒谎吧?我受不了,说,这活动虽然不大,但是一点也不糊弄人的。是真的。
    我又想起了妻交代的,顺便买条板鸭,看来也办不成了,因为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四点准赶回公司欢送老同志光荣退休。
    凤,凤的爱人,阿翔,以及司机听说板鸭的事,都说乾城的板鸭确实好吃,下次吧,下次专门来采买年货不就得了?
   年边了,看来年货也得靠见缝插针走一回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