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山中会友  

2012-01-15 16:4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中会友

 

 

放假当天晚上,阿辉就打电话过来。阿辉很谦和地说,仁兄吗?我、我想邀请您一回,不知道您现在说话方便不方便。听到阿辉这样吞吞吐吐的话,我觉得这个阿辉说话很古怪——邀请我一回!到底闷葫芦里装着什么药呢。我说好啊,没事没事,正在看电视,什么事,你说吧。

阿辉就直截了当地说出邀请我的事。原来他是邀请我上山去吃猪肉,他家明天杀年猪。

他们辛辛苦苦喂养了年猪,杀猪时,还请我们去吃一顿。我现在想推辞,感觉不大友好,还是先听他慢慢说完。

阿辉听到我心中顾虑,也一再说明,邀请的人不多,就几个好朋友。还有阿翔,人不多,您一定要来啊。

看来阿辉是真心邀请,不领情的话就显得我清高。

阿翔正在单位训练体育代表队员,局里还来了一个隆姓年轻人巡视,阿翔就拉上他一同山上。

阿辉住在山上,我们住在山下,就一道山梁,行走却需一个多小时。车左拐右拐,在盘山公路上嗡嗡嗡地行使。路面有些湿,上山有些困难。我看局里巡视员也很耿直,他一再解释说,不是什么领导,阿翔的好朋友,兄弟关系,我们也就兄弟相称吧。阿翔帮着说,兄弟相称,大家随便些好。

另两个被邀上山的朋友是阿辉的同学,正在读研究生,也是回乡过年。他们早些上山,就步行了。阿翔说,同学之间毕竟相见心切,我们理解他们的心情。是啊,我们又一阵愉快地欢笑起来。

阿辉一直在山上的一个小学校里教书,从毕业到如今已经十多年了,他喜欢自己的山村,喜欢山上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轻慢生活,他涂涂画画,兼爱文学与美术,重情重义,广交朋友。他下山的调动机会也不少,但是,他宁愿在山上清净不愿下山。

阿辉有一个二哥打工回家五六年了,一直瘫痪在家,靠着他这个三弟和年迈的父母照料。阿辉想为二哥争一个低保名额,可是邻居住着村里的会计,与他家有一回边界土地之争,倔强的阿辉不愿去村会计那儿盖章。阿辉曾经拿着那张申请书给我看过,并说了自己的想法。我参考说,你这申请书是第一人称写的,而残疾的是你二哥,他思路本身不清晰,哪能说出这样有文笔的话呢?我看,还是用你的口味来申请,既真实又真情。阿辉点头说是是是。过几天,他高兴地告诉我,那申请成功了,已经送到县民政局去了。

阿辉把功绩放在我的头上,说我提的意见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真感谢我帮忙。

想着这些,我心中自然愧疚,值得高兴的是,我结交了这个纯朴憨实的山上朋友。

约莫三十分钟,我们进入了这个叫做大树评的小寨子。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儿。看去,十来户人家,多数是泥墙青瓦平房,也有好几栋楼房。阿翔指着一栋楼房说,就是那栋——阿辉家。

那次,阿辉下山开会,聚餐时,多喝了二两,醉了,阿翔送他上山,因此,他比我们多熟悉山上的方位。

阿辉全家人排在路边,迎接我们进院子。

进了黄泥围墙大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块大院坪。山上的人家就有这么个优越的地方,土地宽绰,多得是土地。

阿辉握着我的手,不停地说感谢光临寒舍,顷刻蓬荜生辉。我们也说,蒙阿辉先生邀请,甚是荣幸。

两个研究生,在火塘边烤的面红耳赤,他们也过来相互打招呼。

火塘里烧着旺旺的炭火,阿辉说,山上就有这些柴火,他父亲平日里自己烧出来的木炭。但不如山下烧气,烧电,又干净又时尚。

刚才在盘上公路上,两边一直是茂密的森林,尽管临近年边,仍然能够看到各种出灭的山鸟山鼠和不明真相的动物。

山上的空气真好。我们几位被安排在房中用餐,还没坐定,阿辉的妹子、妻子等就端上了热腾腾的饭菜。大块的肉,血巴下酸白菜,猪杂炒酥辣椒,炖骨头,酒自然是包谷烧了。感觉在这山中饮酒,仿佛一群梁山好汉欢聚。

阿辉一个个给我们敬酒。我是他感谢的一个,阿翔是他敬佩的一个,局巡视员是他欢迎的一个,那几个同学则亲如兄弟就不必说了。阿辉请来陪我们饮酒的人是阿辉的隔房二哥,初听,我还以为是他那个瘫痪的二哥呢,却是从台州打工回家过年的族兄。他们年纪相仿,阿辉介绍说,这二哥在外打工十多年了。没说完,二哥端起酒杯,说,在家没多少夺动(搞头),还是在外有钱途。转身又指着阿辉赶过来介绍起来,他这位阿辉兄弟平时不会说话,憨厚,做事认真。我看到他手上的酒杯端得太久了,就接过话题,阿辉才不老实呢,阿辉一肚子鬼主意,你看,连山下大城市的姑娘也被他骗上山来了做了压寨夫人。听了我的话,大家都笑起来,说,喝喝喝,阿辉能骗上城市里的姑娘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大家一饮而尽。顿感一股火辣辣的热流从喉咙奔涌入胃。浑身热乎。

我问阿辉,今年这大肥猪杀了多重?阿辉回答说,就一百七十八斤,不重,不重。阿辉又谦虚了,我不同意他的说法,反问,一百七十多还不重吗?一斤也没卖,全留着吃,熏腊肉,不是很富裕的生活了么?你干脆明年喂一头比牛大的肥猪吧。

大家都说,是,要比牛大啊。

室内,炭火上身,温酒进肚,品尝着农家饭菜,再从窗中望向郁郁莽莽的大山,我心中仿佛出现一幅美丽的雪景图。我建议阿辉说,年后,春头上,买两头小猪仔,也不要自己喂养,就直接放进大山,等到大雪皑皑的年冬腊月,你一个电话,依然是我们在座的各位,端上刀枪,抡起长矛,自个儿来撵野猪,那不是更加美妙的活动么?

听了我的设想,阿辉第一个响应说,要的要的,到时候我们都进山撵野猪去。再放牧两头山羊,一些野兔,山鼠,一同撵了,都是我们山中的野味啊。

话语投机,酒量自然不知不觉间喝完了四大瓶,阿翔邀请阿辉来一支苗歌。问阿辉是怎么唱苗歌把现今的妻子“勾引”上山的。

我们都知道阿辉的爱情故事,他的第一个妻子是他本村一同长大的姑娘,但是,她厌弃了山上的孤单和贫穷,利用在外打工的机会,再也不愿回到阿辉的身边。而阿辉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来到大城市的峒河公园,演唱了一回苗歌,深深地吸引上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就上了山,跟随阿辉,成了他现今的爱人。如今阿辉爱人也在村中的简易小学,陪着阿辉,做了幼师。

巡视员听了阿辉传奇般的故事,打着酒嗝,摇摇摆摆地竖起大拇指。他说,他也来自农村,他已经很多年没过上这么充满友情的聚会了。两个研究生斯文多了,他们慢慢地扪上一小口酒,专心地听着故事,他们专注地从故事中“研究”着什么。

打工二哥老是说阿辉兄弟不会说话,从小长大就这么个缺点。我们都说,打虎莫过亲兄弟,以后,打工发财了,不要忘记山中的兄弟,带他出山看看世面,锻炼锻炼口才。

阿辉漂亮的妻子不断地过来添菜,热菜,阿辉不断地劝酒。看来阿辉的生活,不是孤僻、贫穷、单一,而是无比的幸福、富有、充裕。

我们要辞别,阿辉一家人热情挽留。因为局巡视员需要返回县城汇报工作,我们得以从阿辉家人脱身。阿辉安排他的妻子给了我们每人一份鲜肉,我们怎好吃了又拿呢?只得叫司机一脚油门,逃也似的离开了山寨,离开了这个淳朴、热情、好客的阿辉。

回到家,阿辉打电话过来,问我们是否安全到家?山上正飞起鹅毛大雪,路很滑,让他担心不已。

我也感动不已,眼眶静静地湿润起来。

 


放假当天晚上,阿辉就打电话过来。阿辉很谦和地说,仁兄吗?我、我想邀请您一回,不知道您现在说话方便不方便。听到阿辉这样吞吞吐吐的话,我觉得这个阿辉说话很古怪——邀请我一回!到底闷葫芦里装着什么药呢。我说好啊,没事没事,正在看电视,什么事,你说吧。

    阿辉就直截了当地说出邀请我的事。原来他是邀请我上山去吃猪肉,他家明天杀年猪。

    他们辛辛苦苦喂养了年猪,杀猪时,还请我们去吃一顿。我现在想推辞,感觉不大友好,还是先听他慢慢说完。

    阿辉听到我心中顾虑,也一再说明,邀请的人不多,就几个好朋友。还有阿翔,人不多,您一定要来啊。

    看来阿辉是真心邀请,不领情的话就显得我清高。

    阿翔正在单位训练体育代表队员,局里还来了一个隆姓年轻人巡视,阿翔就拉上他一同山上。

    阿辉住在山上,我们住在山下,就一道山梁,行走却需一个多小时。车左拐右拐,在盘山公路上嗡嗡嗡地行使。路面有些湿,上山有些困难。我看局里巡视员也很耿直,他一再解释说,不是什么领导,阿翔的好朋友,兄弟关系,我们也就兄弟相称吧。阿翔帮着说,兄弟相称,大家随便些好。

    另两个被邀上山的朋友是阿辉的同学,正在读研究生,也是回乡过年。他们早些上山,就步行了。阿翔说,同学之间毕竟相见心切,我们理解他们的心情。是啊,我们又一阵愉快地欢笑起来。

    阿辉一直在山上的一个小学校里教书,从毕业到如今已经十多年了,他喜欢自己的山村,喜欢山上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轻慢生活,他涂涂画画,兼爱文学与美术,重情重义,广交朋友。他下山的调动机会也不少,但是,他宁愿在山上清净不愿下山。

    阿辉有一个二哥打工回家五六年了,一直瘫痪在家,靠着他这个三弟和年迈的父母照料。阿辉想为二哥争一个低保名额,可是邻居住着村里的会计,与他家有一回边界土地之争,倔强的阿辉顾及村会计不肯盖章。阿辉拿着那张申请书给我看过,并说了自己的想法。我参考说,你这申请书是第一人称写的,而残疾的是你二哥,他思路本身不清晰,哪能说出这样有文笔的话呢?我看,还是用你的口味来申请,既真实又真情。阿辉点头说是是是。过几天,他高兴地告诉我,那申请成功了,已经送到县民政局去了。

    阿辉把功绩放在我的头上,说我提的意见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真感谢我帮忙。

    想着这些,我心中自然愧疚,值得高兴的是,我结交了这个纯朴憨实的山上朋友。

    约莫三十分钟,我们进入了这个叫做大树评的小寨子。这也是我第一次来到这儿。看去,十来户人家,多数是泥墙青瓦平房,也有好几栋楼房。阿翔指着一栋楼房说,就是那栋——阿辉家。

    那次,阿辉下山开会,聚餐时,多喝了二两,醉了,阿翔送他上山,因此,他比我们多熟悉山上的方位。

    阿辉全家人迎出门外,拉着我们进院子。

    进了黄泥围墙大门,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块大院坪。山上的人家就有这么个优越的地方,土地宽绰,多得是土地。

    阿辉握着我的手,不停地说感谢光临寒舍,顷刻蓬荜生辉。我们也说,蒙阿辉先生邀请,甚是荣幸。

    两个研究生,在火塘边烤的面红耳赤,他们也过来相互打招呼。

    火塘里烧着旺旺的炭火,阿辉说,山上就有这些柴火,他父亲平日里自己烧出来的木炭。但不如山下烧气,烧电,又干净又时尚。

    刚才在盘上公路上,两边一直是茂密的森林,尽管临近年边,仍然能够看到各种出灭的山鸟山鼠和不明真相的动物。

    山上的空气真好。我们几位被安排在房中用餐,还没坐定,阿辉的妹子、妻子等就端上了热腾腾的饭菜。大块的肉,血巴下酸白菜,猪杂炒酥辣椒,炖骨头,酒自然是包谷烧了。感觉在这山中饮酒,仿佛一群梁山好汉欢聚。

    阿辉一个个给我们敬酒。我是他感谢的一个,阿翔是他敬佩的一个,局巡视员是他欢迎的一个,那几个同学则亲如兄弟就不必说了。阿辉请来陪我们饮酒的人是阿辉的隔房二哥,初听,我还以为是他那个瘫痪的二哥呢,却是从台州打工回家过年的族兄。他们年纪相仿,阿辉介绍说,这二哥在外打工十多年了。没说完,二哥端起酒杯,说,在家没多少夺动(搞头),还是在外有钱途。转身又指着阿辉赶过来介绍起来,他这位阿辉兄弟平时不会说话,憨厚,做事认真。我看到他手上的酒杯端得太久了,就接过话题,阿辉才不老实呢,阿辉一肚子鬼主意,你看,连山下大城市的姑娘也被他骗上山来了做了压寨夫人。听了我的话,大家都笑起来,说,喝喝喝,阿辉能骗上城市里的姑娘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大家一饮而尽。顿感一股火辣辣的热流从喉咙奔涌入胃。浑身热乎。

    我问阿辉,今年这大肥猪杀了多重?阿辉回答说,就一百七十八斤,不重,不重。阿辉又谦虚了,我不同意他的说法,反问,一百七十多还不重吗?一斤也没卖,全留着吃,熏腊肉,不是很富裕的生活了么?你干脆明年喂一头比牛大的肥猪吧。

    大家都说,是,要比牛大啊。

    室内,炭火上身,温酒进肚,品尝着农家饭菜,再从窗中望向郁郁莽莽的大山,我心中仿佛出现一幅美丽的雪景图。我建议阿辉说,年后,春头上,买两头小猪仔,也不要自己喂养,就直接放进大山,等到大雪皑皑的年冬腊月,你一个电话,依然是我们在座的各位,端上刀枪,抡起长矛,自个儿来撵野猪,那不是更加美妙的活动么?

    听了我的设想,阿辉第一个响应说,要的要的,到时候我们都进山撵野猪去。再放牧两头山羊,一些野兔,山鼠,一同撵了,都是我们山中的野味啊。

    话语投机,酒量自然不知不觉间喝完了四大瓶,阿翔邀请阿辉来一支苗歌。问阿辉是怎么唱苗歌把现今的妻子“勾引”上山的。

    我们都知道阿辉的爱情故事,他的第一个妻子是他本村一同长大的姑娘,但是,她厌弃了山上的孤单和贫穷,利用在外打工的机会,再也不愿回到阿辉的身边。而阿辉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来到大城市的峒河公园,演唱了一回苗歌,深深地吸引上了一个姑娘,这个姑娘就上了山,跟随阿辉,成了他现今的爱人。如今阿辉爱人也在村中的简易小学,陪着阿辉,做了幼师。

    巡视员听了阿辉传奇般的故事,打着酒嗝,摇摇摆摆地竖起大拇指。他说,他也来自农村,他已经很多年没过上这么充满友情的聚会了。两个研究生斯文多了,他们慢慢地扪上一小口酒,专心地听着故事,他们专注地从故事中“研究”着什么。

    打工二哥老是说阿辉兄弟不会说话,从小长大就这么个缺点。我们都说,打虎莫过亲兄弟,以后,打工发财了,不要忘记山中的兄弟,带他出山看看世面,锻炼锻炼口才。

    阿辉漂亮的妻子不断地过来添菜,热菜,阿辉不断地劝酒。看来阿辉的生活,不是孤僻、贫穷、单一,而是无比的幸福、富有、充裕。

    我们要辞别,阿辉一家人热情挽留。因为局巡视员需要返回县城汇报工作,我们得以从阿辉家人脱身。阿辉安排他的妻子给了我们每人一份鲜肉,我们怎好吃了又拿呢?只得叫司机一脚油门,逃也似的离开了山寨,离开了这个淳朴、热情、好客的阿辉。

    回到家,阿辉打电话过来,问我们是否安全到家?山上正飞起鹅毛大雪,路很滑,让他担心不已。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