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浑 哥  

2011-10-31 22:5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浑哥

 

浑   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暑假海南一游,在一个购物建筑物边看到这棵开着红花紫花的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很稀有,拍照下来,做个纪念。

 

因为腿疾躺在家里已经有些天了。俗话说,伤筋痛骨不是那么容易好的。意思说,年龄越大筋骨就难治愈,说白了就是一个年岁需要养一天,我五十来岁了,那么就得养病五十天。可是,偏偏又响了电话,一看,竟然是楼下邻居啊偶打来的。啊偶直截了当地问我在不在家,我想了想说,在家。他就叫我快下楼来,我家门前来了一位老人,咪咪的眼睛,拄着拐杖,喝醉酒的样子,说要找姓田的、两口子当先生的人。想必是你的亲戚罢。

没等啊偶说完,我的头脑中就出现了一个人——浑哥。那不是我老家的浑哥么?他来找我有何事呢?今天赶集,他可能赶集喝醉了酒,或者家中有什么喜事来报信喝喜酒的吧。

我喊阿蓝快下楼去看看,是谁在我们家门口。

如果是浑哥喝醉酒过来,事情可就麻烦了。浑哥近八十的人了,时常喝醉酒,喝醉酒还不要紧还像一条死狗一样卷在地上不肯回家,搞不好让旁边人误认为是你主人家作的怪。

那么,怎么打发浑哥 回乡下去呢?——尽管他或许是来报信喝酒的——我也不能再给他酒喝了。

阿蓝咚咚咚地返回客厅,大喊,快起来,你家浑哥在下面,你去看看。看来,只有我起床去迎接我的浑哥了。

我推开门,可不然是浑哥。

浑哥坐在啊偶给的一张长凳上,耷拉着头,一边涎水直流一边不停地絮叨着什么。一听,可不然满腔的酒话,仿佛霜打茄子般难受。浑哥啊浑哥,怎么喝成这个模样了。这下,浑哥可给我增添不少麻烦的。

浑哥这个人我知道。他是我族里的一个远房兄长,好酒。眼睛不好,又爱说诳话,年轻时很有几下子臂力,做事麻利,谁家有了体力活,都来请他帮忙,有了酒,他从不推脱。我就是他看着长大。他对我特别好,把我当着他的亲兄弟。

这么亲的人来了,我又将怎样打发他呢?我特别担心的是他的坏毛病,喝醉酒后,坐在椅子上撒尿,从不计较什么了,其实,醉了酒的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而浑哥又一次次地屡犯,不听别人的劝告。这一点,是我最大的担心。

“我还得找一辆车送他回家。”我自言自语地说,但是门外的公路上没有可以载人的车辆了,那些赶集的乡下车辆也全没了踪影——早已散集,该回乡下了。

“那么,你用摩托送他回家?”啊偶问。

我摆了摆头,指了指自己的脚,我被摩托摔伤还没痊愈,哪敢搭载他呢。

我蹲下问浑哥,说送他回家,怎么样,浑哥混混忳忳地说,若不送我回家就在你家歇。

我想,这是浑哥醉酒中糊里糊涂的话,是当不得数的,就是他平常没醉酒的时候也从来没来过我家,——尽管我家就住在通往乡下的大路边。

我还是来回在大路边张望,希望能够看到一辆可以载人的车辆,哪怕花高费也得请来帮我送浑哥回家。不知道浑哥的家人在家里该是怎样的盼着他回家。

我记得,浑哥与大嫂子两个老人在家,他的儿子儿媳甚至两位高大的孙子全到南方打工去了,他们作为留守老人也苦难着呢。

问了一辆三轮摩托,能帮我载这个老人回乡下么?我问。他说,还在等人,没时间。其实我也担心,就算你有时间,你那车没有靠背,没有护栏,对于醉不晓事的浑哥来说,安不安全还是连个字。

就在我焦急地张望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乔顺坐在一辆摩托车上,飞驰地向集镇方向开去。我忙喊起来,并用手挥舞着。乔顺跑过了好远终于听到一丝丝声音停了下来。转过来后,乔顺说,我听说是叔叔喊我,不知道什么事。

我说,你们不是去找你父亲的么?他现在就在我家门口坐着。

“真的在叔叔家啊。我们听赶集回家的熟人说,我父亲还躺在卖小狗那个地方,我这才准备赶过去的。”

我把乔顺和他的妹夫领进我家门口,浑哥依然原来模样,耷拉着头,涎水长流,不停地叨念这什么。啊偶一家人端着碗正在吃饭,他们也不大明了我这浑哥是怎样的一个人,只是见着浑哥的醉醺醺的模样有些惊吓——他们可是从来没见着这么的一个人吧。——啊偶夫妻和女儿们在议论着,用苗话谈论着眼前的见闻。

有了乔顺的到来,我放心多了。他一瘸一拐地跟上来,告诉浑哥,乔顺来接你来了。浑哥噢噢噢地应承着,也不像在应承着我,只是他一派糊涂地叨念着。

我问乔顺,你不是在外打工么?什么时候回家来了?乔顺妹夫接过话题,说,阿谀要结婚了,他在家装饰新房。说到阿谀,就是乔顺的儿子呀,这么说,浑哥就要有孙媳妇了,不久就会做起老太公了。

乔顺两人一来,虽然我显得轻松起来,但是,作为浑哥的族弟,又是很少来找我的浑哥,在总得给些什么吧。我也不等乔顺他们在打电话在唠叨他的老父亲醉天醉地不要命地喝酒,赶紧走进啊偶的店铺里选了一盒“小角楼”酒和一袋蛋糕。

来,浑哥,为弟没有什么给你的,这瓶“小角楼”你带回家去喝。千万不要再在路上喝了我。我把糖和酒一齐装进一个纸袋,再把浑哥赶集带回家的几小包一齐装了进纸包。

散开浑哥的物品一看,一瓶白酒,一包油炸锅,另有一包还是油炸粑。“怎么买这么多油炸粑啊。”我笑着说,侄女婿也跟着揶揄起来,把油炸老板的粑粑给买光了。

乔顺正在电话联系缸子,缸子是浑哥的大女婿,开个小面的,是通知缸子开车过来接浑哥。看浑哥这副模样,摩托车绝对是不能坐了,坐上摩托他哪有气力支撑身体,搭乘摩托可也是需要注意力集中,千万小心才是。命不是闹着玩儿的。

半个多钟头后,缸子开了小面的过来了,浑哥还昏昏糊糊的,说一句话,掉一长串涎水,啊偶夫妻在后面提醒说,要小心啊。

喝醉酒的人都是这么让人担心。送走浑哥,我也立刻回家,感觉到腿伤的地方隐隐作痛。是不是奔了伤口。

敷些药水吧。一看,可不然伤处红红的,醉酒的滋味是不是也这么难受?

浑哥该到家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