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2011-10-02 14:50: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日第二天了,秋雨朦胧,倍觉寒冷,出门不是理想的选择,窝宅又感觉到消沉,于是,我想到了何不风雨中游览一次自己的小镇,多少日子了,风雨中的家乡小镇又该是怎样一番景致呢?

我家乡的这个小镇原名叫做得胜营,一听“营”字,你一定会与军营联想到一块儿吧,这样的想法你就想对了。得胜营古时候就是一个驻扎军队的硬盘,它与南方长城一样,说白了,它就是南方长城的一部分。

得胜营坐落在凤凰城北部的丛山峻岭之中,一条万溶江支流贯穿其中。其军事要地也。万溶江隔河相望的对岸便是苗族人居住的辖区,这边是汉民族的领地。河水不犯井水,千百年来,两岸人民互不往来,苗汉语言楚河分明。然而,多是之秋的清朝中期,苗族人民被清政府贬为野蛮民族,一再驱逐进大山丛中,就有了围剿苗民的南方长城,有了上百上千的营盘和哨卡,也有了烽火台烟。

得胜营后来发展成为凤凰县一个较为繁华的集镇。凤(凰)乾(州)大道穿镇而过,成了一条官道,也就是凤凰的北大门了。追溯四百多年前,这儿建有天皇庙,供奉着“三王爷”。传说中的三王爷是当地的民族英雄,而被清政府所利用,树立为镇压苗民起义的英雄了。

一方之神镇压一方的邪恶是再恰当不过的事了,得胜营修建这“三王庙”后,当地苗民更加奋起反抗,终于爆发了乾嘉苗民起义,苗民起义队伍被逼进得胜营大山中的一座名叫天星山的孤峰独岭。然而,苗族人民在当地汉民族的配合下,终于战胜了清朝军队,迫使清政府退却。如今得胜营的天星山仍然流传着无数可歌可泣的抵抗清政府统治的民族故事。

得胜营至今还完整地保存着一座古书院,据说是湖南省内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座民族书院。这座书院就是当地苗族英雄吴自发捐资白银八万两修建的。书院风雨两百年来,先后培养出过进士举人秀才无数,就是当今凤凰各部门都有该校启蒙出的志士人才。

行走在得胜营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任由清风拂面秋雨送寒,脚下的每一块青光路石都保存着无数个古老的故事,我想一一拾来,终因自己的才疏学浅,读书有限而未能如愿。我只能在朦胧的风雨中重走贯穿古镇的青石古路,拾一片远去的枝叶聊以自慰罢了。

传说中乡土文学之父沈从文先生青年时代曾经多次从这个小镇中穿过。他从镇竿城出发沿着大山深处的茅草路一路向北,他要去的地方是乾州所里,花垣县茶洞镇,再进入保靖县,最后来到了酉水河。那么,这种传说应该是真实的故事。

有一日天色渐晚,到了得胜营后,沈从文先生就下榻在一孙家的楼房上,过了很清静的一夜。从先生不少散文中,我仍然能够感觉到当年得胜营的生活气息。

得胜营是与凤凰名人脱不了干系的。再说著名画家黄永玉一生就少不了得胜营给了他童年的快乐。黄先生的母亲就是得胜营杨家人之女。黄先生小时候经常在自己的外婆家度过快乐的童年。黄先生外婆家大门外便是一口荷塘,常年荷叶依依,塘水清幽,不明小鱼荡漾其中。这口塘就是书院的财产,书院里的先生们靠着这塘中收获、小镇上书院房屋的租借,以及周边书院田的收租来养家糊口的。不难想见,几个山里野童伴着一位城里来的娃儿,在阳光下,绕着书院塘一边捉蜻蜓一边嬉笑,他们愉快地过着自己的童年。

我不知道黄永玉先生是否还记忆起自己童年时代的得胜营生活,但是古吊井为证,古吊井中清幽幽的泉水为证。这是一口无法计数年龄的老井。它安静地静立在书院塘边,用它的乳汁哺育了无数代得胜营人。而今,它在风雨中依然是那么静立,那么泉水溢流,等待着人们来舀进水桶、挑回家中。

百年书院,千年古井见证着得胜营的风风雨雨。我独自一人在风雨中行走,秋后的粮食早已收回各自的粮仓,如今,在风雨中,他们各自休闲在家中,或是闲谈一年的收成,或是娱乐与喜爱的活动中。

一口古井让我引发无数的惆怅,那么一洞城门又如何呢?

城门洞是得胜营古城中遗留中最为完整的一座城门了。在过去它叫做西门,或者水门。结果东门、北门、南门在不同的岁月中消失了,很难找到一丝丝痕迹,唯独这西门,用它的雄姿矗立在小镇上。

我对这水门是有着特别的感情的。这水门深藏着我童年的故事。记得小时候外婆就是住在水门外的一间低矮的木房里。那时候整个社会都在进行这一场革命风暴,外婆因为一个孤寡老人而独立与斗争之外。

外婆做着小本生意,兼卖酸萝卜、酸海带和桃李野果。那是一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外婆因而生意尚可,还担负着我一家人的生活救助。

那个时候很多身强力壮的人们都下放到各个苗家村寨去了,小镇上留下的一些居民都是些老弱病残的居民。每当进入暑夏,城门洞这巴掌大的地方恰是大家避暑的场所。这里凉风习习,石板光光,或摆古,或逗乐,或话长话短,或做着针线活,外婆的小摊就在洞门外,人们说得口渴了,就花一分两分零钱,买一小碗酸萝卜解渴。

外婆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人们侍弄着,默默无闻。

到了星期天,得胜营小镇赶集,母亲就早早地来到外婆家帮助外婆经营小本生意。外婆是个裹过小脚的女人,行走不便,背一个背篓也需拄着竹棍,稍不注意就会闪失,连人带背篓摔倒街中。然而裹着小脚的外婆做事处处小心,从不在小街摔倒过。有一次,一个年轻民兵发起要斗争外婆的运动,被居民们一致唾弃,骂那个年轻人是没有良心的牛肝狗肺。那么一个颤颤巍巍的孤寡老人那经得起这般风雨的折磨。从此,外婆生活安静,就是不少要员面对外婆格外敬意。

外婆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的老人,她把剩余的钱米无私地救济给那些过路的乞丐,揭不开锅盖的人们,直到外婆九十高龄离开人世。

四十多年过去了,每每看到这城门,我就无缘无故地想起我的外婆,想起那段清苦的日子。

得胜营是湘西中最为平常的小镇,多少年的沧桑历史已经无人能够考证。然而它于是与时俱进的小镇,不断进化的小镇。曾经的商贾买卖变得大气而粗放,曾经的文化有了更深层地发展。如今,吉(首)怀(化)高速路傍着小镇由北向南而去,小镇就是一个关键的出口。这高速路将带动得胜营苗汉人民走向富裕,走向山外的大世界。

得胜营也有自己的景致。那条万溶江支流途径得胜营引发出一路的漂流风景,那就是西门峡漂流景区。这景区便是两岸苗汉人家共同开发的资源。从前两岸山民“木不沾铁,苗不沾客”这互不通婚互不通商的古话早已成为历史。

得胜营是有它独自的风水的。记得父亲说过,得胜营是一头水牛型的宝地。小时候,从村子里翻越几十里山路,老远地从山顶上鸟瞰小集镇,小小人头攒动,嗡嗡人声鼎沸,像一头无数头水牛躺在水塘里翻澡。父亲来到小镇上放下从山中跳过来的柴火,或者摆放下自己编织的草鞋。那些兵爷们或者三五一群,或者四五一伙,醉醺醺从小街头穿过,没有人敢顶撞他们。就算他们从某一家铺子里带走一些山果或是编织的花带,你也只得陪着笑脸,否则,在不肖间,掀翻你的铺面,叫你一天无法做生意。

父亲也说过,得胜营与我七代前的先祖有过剪不断的缘分。我七代前的先祖名叫宏生,麻阳县人。生得高大威武,入伍参军,调到得胜营这个地方镇守一方平安。结果与当地一女子结成夫妻,再也无法回到老家去了,成了得胜营人。

那么作为第七代的子孙,我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当地“土著”。当兵人,是没有一个固定的家的,假如我想回麻阳老家去祭祖,我已无法明确真正的宗根。我不知道别人是否骂我忘祖,我想告诉我的孩子,得胜营就是我们祖籍了。我也不知道孩子们是否会把得胜营当成自己成长的驿站,因为他们四海为家,人生之路无止尽。但是漂泊劳累的时候,这得胜营就是他生命的港湾,到这里来栖息,来重振,这里是他们真真实实的根了。

说了半天,你一定知道“得胜”二字就是战争中取得胜利的意思,可是,你是否了解苗语中“得胜”二字怎样发音,在得胜营这个地方,不管苗汉,都懂得“得胜”的苗语发音为“吉信”,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为了加强各民族的大团结,得胜营就有了“吉信”这双重寓意的名称。

得胜营与战火难以舍弃,吉信却同幸福团结紧密相连。吉信在变化,吉信在走向民族团结幸福安康的辉煌。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曾经的荷塘如今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草,草丛中点缀着细白的小花。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书院依旧,风雨让它变得更加漂亮,一千多名学子,发出朗朗书声,重现当年的雄风。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杂草中遗落的小刀,是否就当当年匪徒所用?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青石板还在,那么旧人呢?远去的战火呢?是否遗有记忆?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众信徒有求必应,我二老决不哼声”。好个土地菩萨爷,保一方平安,辛苦了。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竹间小路,几声雅趣,穿过,便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哦。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土墙是小镇苍老的容颜啊。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荷塘也被一条预制板路切割成两边,那么黄老曾经的童年故事还在?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传说,大作家周立波路过得胜营借住的孙家木楼子。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吊井被人们装修得如同玩具,那条井底之蛙可在井中鸣叫?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本来深不可测的吊井,秋雨中,水也漫上来了。多方便小镇上的居民啊。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深深庭院,不同的是水泥路变了颜面。人世在变化,生活在进步。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城门洞曾经遗落我多少童年的回忆。好在那青石板依旧,光彩依旧,谈古论今的人们与他们远古的故事慢慢地消失了。

假日行动之二:风雨朦胧得胜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这是一家染匠铺子遗留下的石头用具,谁还能说出它的用场来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