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一条河的情缘  

2011-10-10 22:1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河的情缘

一生中,能与一条河结下深厚的情谊,我,可谓今生无悔。这是一条名不见经传,地图上留不下半丝痕迹的河,名叫清水河,从一个叫做两头羊苗乡山旮旯里流出来,几经曲折,一路轻歌,汇集到小镇的时候,就叫做清水河了。不用说,那水清澈见底,两山倒影其中,多少苗家男女钟情于它,多少岁月冲洗着两岸青山。我,一个来自另一个土家族聚居的人,竟然也钟情这条河,像小镇上所有人一样,爱戴着这条河,甚至,如情人般,每天把她揽着怀中。

我还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来到了小镇,一天,一个快要退休的老教师邀我们说,走网鱼去。他立即从寝室里带出一包渔网,另几个年轻教师应和着,走,网鱼去。

我还是第一次参加网鱼活动,我那个土家族小村寨,没有这样规模的小河,当然不需要用网来网鱼。我很稀奇地跟了上去。

老教师带着我们一群年轻人,来到河边,他告诉我们说,这条河叫做清水河,别看水清可见底,里面藏着好多种鱼儿。

那时候,是下班后,吃晚饭后没事,老教师为人憨厚,纯正,说话做事深得同事们的尊重。

我们踏着余辉,迎着暮色,走上两里来路,就到了网鱼的地方。这条河水面不一,有的河段窄得一脚可以跳到对岸,有的河段十多丈宽,水浅的地方刚刚漫过脚背,水深的地方则幽深莫测。听老教师说,常有人捉到娃娃鱼。

老教师选了一个回水涡,撒开网。我好奇地看他如此这般地忙个不停。我只在电影里看过洞庭湖鱼米之乡的人网过雨,还没看到这地方也可以网鱼。我新奇地几乎想立即试一试那网鱼的味道。其他几个年轻人中,有早我认识老教师的,他们能说出一些网鱼的子丑寅卯,在我面前就显得活泼多了。天渐渐地黑了,但是还能接着夜光甚至月光,打着手电,看老教师那优美的网鱼姿势。

老教师在水中,我们搂着裤脚,站在岸边,有人背着鱼篓,有人照着手电,我则一事不做,直观看着老教师。

水漫过了老教师的裤脚,漫道了他的大腿,又漫上了他的腰身。他一心一意地撒网,不去理会水深水浅,更不担心衣服的浸湿。也有一些苗家姑娘汉子,在夜色中匆匆地回家。

热心的苗家人则停下脚步,看上我们一会儿,匆忙的则连个头也没时间侧看。

农人们自有他们忙着的事情,我们上班族尽管寻求我们的乐趣。

那次,乘着月色,老教师一网网地撒下去,有一网网地拉起来,那些银白色的条儿,在网中,煞是好看。我看着老教师先是收束起网兜,选准那个水涡,把网撒过去。网在锡锤的重力下,下落在下落,水中的鱼儿,可能不知道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吧,他们绝对是群居在一起,于是,网儿把它们全部罩住。老教师估摸着锡锤已经完全把网儿铺好,就慢慢地悠着网绳。

我们看的入迷,不发出点点的声响。“不要紧张的。”老教师告诉我们,这时候,网着了的鱼儿即使有千般能耐也无法逃出渔网了。

月亮在东山边,发出白色的红色的月光,落日在西边山头慢慢地隐去它那焦娑的身体。老教师拉起的网兜,里面最少藏着十多条鱼儿。老教师一条条地拿出来,指给我们看,那时脚脚鱼,哪是鲤鱼,哪是鲫鱼,还有螃蟹,鲶鱼,白条子,不走上半里路的河道,鱼篓里已经盛下足有五斤重的鱼儿。

多么富有的一条河啊。我站在河岸,对着蜿蜒曲折的清水河由衷地赞叹起来。

那一夜网鱼的故事,就是我对这条河最初的印象。它富有,他清澈,他给我我们这群上班族闲适的奉献。

二十年来,有时候,我沿着河岸晨跑,呼吸着两岸带来的新鲜空气;有时候我陪着爱人,把那些坛坛罐罐、脏衣脏裤带到清水河洗刷。儿子渐渐长大,我就带着儿子来到清水河边,教他游泳,叫他认识水中的生命以及欣赏沿河的风景,陶冶幼小的心灵。

我一直感谢这条河,信赖着这条河。

二十年后,我在小河的河头选了一块基地,修建起自己的房子。房后便是清幽的河水,房前是一条沿河的穿乡公路。很多同事不理解我怎么把房子修在这个苗族聚居的清水河边。我也知道,我自己不懂得苗话,怎么能与当地百姓交流呢。

我不顾这些,我自己选址,自己设计,自己备料,请来当地的苗家建筑师傅。师傅们友好地为我加班加点,为了尽力赶时间。终于在年终我住进了新房子。

我来到河边居住后,尽管不懂得少数民族语言,尽管我有无数的艰难需要克服,我不在乎这些,因为我心中有一个美好的秘密,我爱上了这条河。

一个人爱上一个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个人爱上一条河就需要深刻地去理解了。

我与苗家人一同闲谈,他们尽量使用汉民族语言,他们这是担心我不懂的他们的感情,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愿啊。我也融入他们的各种喜事之中,与他们同桌吃饭,同席喝酒,需要剖洗的工作的时候,就一同带着菜刀,下河洗菜。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当我生活孤单的时候,是那苗家大婶给我们送来了半边南瓜菜蔬;当我闲适无趣的那一刻,是周哥陪着我抹了两圈“三打哈”或者杀了两盘象棋;春上山上生枞菌的日子里,他们要我一同沿着小河上游,进山,采摘野果。那小河作证啊。

晚上回来后,妻又与他们一道去河边洗衣洗菜或者带上一塑料袋水,做家用。

清水河的上游有我新近认识的朋友,他们或者写诗,或者耕种,或者挖山里的煤矿,赶集天,捎上一包红薯新玉米棒子什么的,带进我家大门外。等我们回家看到地上的物品,连个影子也没看见了。我坐在下头,他们坐在上头,我们同饮一河水,纯朴,厚道,是他们的为人之道啊。我们共同有了这条河,我们就多了一个朋友,多了一份情谊。那是清水河给我的恩赐啊。走遍天下,还是这清水河最亲切。

我这职业有充裕的休闲时间。那些艳阳高中的深秋,我扛着钓竿,妻背着换洗的衣服,我们来到一个叫黑潭的地方,我静默地垂钓,她则默默地搓洗着,山雀在树林子里欢叫,时光从身边流逝。风雨过后的春末,我们又一次爬上那片枞林,寻找树叶下掩遮的野菌,有时来一个惊喜,有时空手而归,我们都充满了快乐和欢笑。也有不如意的时候,或是单位里遇到了烦躁与尴尬,我就会静谧地守候在河边,好像等待着河水给我解脱心中的疙瘩,即使听着流水的欢快的哗哗声音,心自然透凉起来,一切烦恼被小河水带去远方。

当酷暑之夜,夜阑人静的时候,我会悄悄地叫上妻子,踏着满地的月色,哼着无名小调,边走边畅谈我们未来的美好愿望。最多的还是说起我们的孩子,说起他一个人小小年纪在外求学的艰辛和莫奈了。山听着,水听着,一路的石沙听着。坐在沙滩上,仰望天上的圆月,借着模糊不清的山影,我们编织着一个个滑稽的故事。这时,妻会天真地问道,“我怎么没听过啊?”

我说,你没听过的故事多着呢。其实,我心里清楚,我是顺口编织的故事,妻也明明感觉到我的编织,她还是带着天真与幼稚。这,就是女人的魅力,这就是女人的狡猾。

上班的日子里,我也没忘记对清水河的怀念。每年我们都会带着学生,来到河边野炊。学生们带着各自的锅子,刀具,油盐酱醋作料,带着白米,带着小菜,选一席之地,垒砌锅灶,不用半刻,一缕炊烟,在沙滩上升空,如一个个窈窕美女,像一株株顶天立地的撑天柱。雷雨来了,我们赶忙收拾炊具,一路赶回学校,一身的透湿,一路的欢欣。还是秋高气爽的日子玩的开心如意。那时,也是炊烟缭绕,红旗招展,歌声叫声嬉笑声,有时翻开一面河石,抓上几只螃蟹,就着热锅热灶,烹出可口的肉香。有时沿着河面打出一片飞石,看它在水面上飘出多远,然后数出沾水的数量多少,决定我们的输赢,不分老师学生,不分男女大小,一齐齐地吆喝着,欢叫着,回音在两岸石壁上回荡。许久许久,给人一种空旷和寂寥。

这些都做完了,然后一个班排成一长队,做着同一个姿势,任由那扛着相机的老师,给 大家留下难忘的一瞬间。让我们傍着小河 定格在山水间,与绿色共长存。

对于我来说,清水河是一条爱情之河,一条梦中之河,也是一条母亲河。

我曾经羡慕过漓江的水清,也爱慕过西湖的水幽,更欢喜过钱塘江水涨潮的美景,然而,清水河有她柔情的一面,有她不善表白的淳朴,因而,我如此地爱上了清水河,是我与她朝夕与共的故事使然。

我深爱着的清水河,愿您天长地久、清波回荡、浩气凌宇寰。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