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西门峡,我的西门峡  

2011-09-21 14:4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门峡漂流记

暑假西门峡漂流记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九曲幽溪几许秋,儿时故地我重游。鱼虾不解何方去,草自青青水自流。”三十年前我参加工作时,坛老深情地回忆儿时西门峡的小诗,是我对西门峡的第一印象。

今天坐在电脑桌前,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两月有余了,光阴洗不去的是那次漂流;尽管那次漂流场面不是很大,抹不去的是那些老人们给我留下快乐开心的面容,作为其中比较年轻的一个(另外还有一个比我更年轻),算是一份财富,值得我怀念。

最最值得感谢的人是坛老。他给我打电话后,我就仿佛看到曾经同事的年月。他的年龄比我大,相当于我的父辈,这不是猜测的师傅,原因是他的长子和我是初中时期的同学,同班,他对我相当好,很仁慈很友善,又不高高在上,狠得大多数人的崇敬。

这样年龄不相当的人能够堆在一起,算一种缘分,更算一种福分。他和以往一样告诉我社里要组织一次漂流活动,能去的话,记住日期和地点吧。我记下了。这次记下后,我下定决心一定去。坛老追问了三次,一定去啊?一定去。我说。一定去就好,你好像很多次活动没参加过。不过你们上班没时间,不像我们退休之人,空闲着。坛老首先就体谅我,从我的环境出发,他从不怪罪我。

好在这次漂流活动定在暑假,我得感谢坛老,说不定,为了这个日期,他在社里做了好多的思想工作。

社里的人都是很有一方面本事的人,比如这次出发前集中的地点就在满老师家中。满老师在大路边修建了一长排房子,作为租用。满老师就很有头脑,光租金比三个上班族的工资还多。坛老从不羡慕满老师的收入,坛老一意孤行地钻研自己的业务,他是社里的老领导,虽然让贤下来了,但是,社里确实少不了他。说得严重一些,少了他就少了那种气氛,社不成其社了。满老师不断地给我们介绍他的新居,请我们参观,我们真的为满老师高兴。坛老对满老师的做法似乎不是很高兴,他三次提醒大家,主要是提醒满老师,这次是来参加漂流的,其它事情放在次要位置吧。然后,他代表组织,说了这次漂流应该注意的事项,叫大家出发上船。

西门峡是一条幽静的僻壤,下班后,我们乘天黑出发到过这儿网鱼。我最喜欢的是钓娃娃鱼。我用一根线绑住一颗钩子,钩子上挂着小泥鳅,放进深潭中,然后蹲到岩壁下取火抽烟扯谈去了。深潭里有娃娃鱼,它们自会找上门来吃泥鳅,泥鳅吞进肚,小钩子也吞进肚,挂住娃娃鱼的肉,娃娃鱼越是挣扎,铁钩越紧,直到娃娃鱼浑身无力后,乖乖地不动了,这时我们也抽了烟,说完了生活中的趣事,抬头看月上中天,整个西门峡宁静地只有山虫的叫声和水流的声音。我们伸伸懒腰,捏亮手电,出了石壁,一手提起那根线绳,感觉到沉重,始终的东西又是一个摆动,挣扎着。我知道这时娃娃鱼挂钩了。想到明天我们可以围在坛老的房子里一边喝着酒一边品尝着娃娃鱼的口味,心情一下子充满了愉悦。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参加工作不久,坛老也才五十开外,这西门峡连漂流的梦也没做过吧。

再次来到西门峡漂流有一种亲切感。曾经打渔郊游的地方,如今变成了漂流景点。假如没有我们年轻时的相识相知,我同样会如远游客人们一样充满新奇唱几首嘹亮的歌。我只能如一位相识相知的伴侣携手回忆我们的过去。

我和比我年轻的小杨插到几个大学生的船中。在这里,我又有了另一份感觉。我是他们的长辈啊。看着他们一个个嘻嘻哈哈地玩弄着打水仗的游戏,我真想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但是,我怎么也无法激起这份热情。我曾经激情过,奋斗过,那是另一条河,另一首船,那条河叫茅岩河,在桑植,在贺龙元帅的故乡。那时,与我同船的是单位的老同志,我作为最年轻的人,真想用水枪,用水瓢,发泄自己心中的激情。那条河啊,离我也十五年过去了,我没有再踏上那块土地,没徜徉那条河的胸怀之中。

岁月是不饶人的。人是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的。在我再一次参加这漂流的激情荡漾的活动中,我远远地看到坛老他们那只船只的摆动,一个回旋,一个冲击,一路平坦,是他们人生的写照。

一会儿的飞龙峡,一会儿是虎晒摊,一会儿又是柳暗花明的高峡出平湖,我们这条船只紧跟着坛老他们那条船只,这边的大学生们忍不住往坛老们的身上打几回水枪,但是得不到想象着的回应,大学生们几乎懂得了什么,便自个儿相互间浇起水来。一对相恋人模样的大学生相互间浇了个透湿,那个帅气的男孩还自个儿落入水中,引起女孩开心地大笑。

又是一个峰回路转,转入另一个峡谷之中。这里幽深可怕,墨蓝色的潭水如比颜色浸染过一样,一线天中,两壁上绿树成荫个,似乎有猴鸟的跳跃,增添了几分神秘和原始气味。船下的水凉如冰,河边几位打渔为生的当地人正忙着拉网取鱼。我们船艄公,突然地吆喝几声,那边大于人回应几声,仿佛一股股回流在岩壁见碰撞。艄公告诉我们这儿是猴儿滩,常有猴儿从岩壁上丢下果子打在游人的头上,我们必须小心,甚或水中的千年古怪掀起波涛,打翻船只事小,伤者游客,谁也担当不起。不知道艄公是否说真有其事,反正这也是一种流传。这猴儿滩一直是个神秘的地段,河道长两里路,岩壁如削,几行古老的图案刻印在岩壁上,生发出幽深的景象。

小杨一直在我背后,发出惊讶的声响,她完全应该加入到大学生们的打水仗活动中。她长相也如一个刚刚不出大学们的学生妹子,她一定是担心这这只船中,如果她疯狂地像一个刚出炉的孩子,那么其中就只留下我这个“沧桑老人”了,她一定担心着我的孤独,就像我担心着坛老他们的激荡。我也可以请求小杨完全可以放手加入到打水仗的行列中,但是我没有开口,我希望我们都能沉醉在山水间,我希望的是山一般的宁静,水一般的柔美。

险滩。落水。峡谷。

尖叫声。水流声。山雀子的喳喳声。

还有峡谷,卵石,水草,一齐齐地构建着这西门峡的美景。

我是回程后从照片照看到自己激情中的模样的。目的地后,我跟随这小杨,来到了照相馆前,操作师播放出我们在各种险要关口窘相,原来我是那么地开心和抒怀啊。 险峻的地方有着西门峡漂流公司设下的暗自拍摄点。每只船每个人只要经过这儿,相机自动拍摄了你的人物风景照。通过网线传输到这终极地点。看着这些不同形象的照片,我们也可以选择喜欢的一张或几张冲洗,回报些工本费,也可一张不要的流放在这儿。但是我们谁个又舍得放弃这难得的一次留念呢?

小杨悄悄地告诉我,这摄像业务里有她表哥的股份,她可以通过熟人拷入我们优盘中,这只有熟人才办得了的事啊。

西门峡漂流全程风景就永远地定格在我的生活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