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坚 守  

2011-09-13 09:2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坚   守

 

在老家坚守着的是岳母。我们不放心,万一有个病痛,谁能通风报信,我们就劝岳母过来与我们一起生活。三番五次,五次三番,岳母不说原因,只是说,一个人带着也自在。

那么大一栋空房子,确实没人看守着,也不是事,没办法只好由岳母一个人住在乡下。只是到了年节假日,我们全家出动,看完岳母去。

内弟和他的爱人打工在外,几个孩子全托付给我们料理,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孩子们升学到了小镇,不得不离开了村子。

我的岳母七十有余了,岳父也离开五个年头,看得出岳母说挂念着岳父的,逢年过节,岳母会烧些香纸,在岳父遗像前说些话,也难怪,少年夫妻老来伴,而房子是岳父在世时亲手设计投资建起来的。岳父操劳过度,房子起来了,人却倒下了。好不值得啊。

岳父一个人守在老家,也听从了我们的一些安排,旱地荒芜着,不去耕种了,耕种了也不划算,粮食不值钱,岳母也看到了这一点。水田交由隔房弟弟料理,粮食由弟弟给,适当表示一点就行,不给,也不要紧,我们自个儿给岳母买粮食,岳母一个人能吃得了好多?!

从老家人哪儿打听到,岳母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是有些孤单,但她却很会安排自己的起居。

岳母在院坝里喂养着一些家禽,时刻有叽叽嘎嘎的声音,很是美妙。晚上岳母一个人守在鞋具前,织起草鞋来。岳母小时候家里很清苦,掌握这道技术。岳母织的还是麻脸草鞋,是蔴草编织的那种,穿着舒适,踩着经久耐用,远比稻草编织的美观,当然价钱也是稻草鞋的两三倍。逢集了,岳母就背着自己织下的草鞋,卖给鞋贩子,县城里是个出名的旅游城市,那些游客最喜欢当地的土特产,麻脸草鞋很火。岳母用收入存起来,当孩子们月假回家时,送给他们做生活费。

岳母说,这点事我还做得起,坐着也没事。岳母每天默默地做着她心中的事。而当内弟打电话回家问候她老人家后,岳母就挂着眼泪。“你妈她是挂念着你弟。”隔壁婶娘告诉我们。

岳母一生中生育了两男三女,唯独小弟在家务农,但是身体不好,于是夫妻双双外出打工赚些活络钱去了。孩子们交由当教师的我夫妻管理,他们也没见得挣回多少钱,每次寄钱回来交孩子们的生活费,都是紧紧巴巴的。七十多岁的岳母耳不聋,眼有些花,摸索着喂养些家禽,编织些草鞋,而在我们面前,从来没有表示出孤单和穷困。一年三大节,她都要提前给我们捎来糯米粑、鸭子、鸡,都是她自己喂养或侍弄出来的。有时她来我家来,总会甜甜地看着我们大大小小吃着她送来的食品。这天,我会看出岳母实在是想念她的孙子们来。

大内弟工作在外,很忙,岳母也会叫我们给他捎些。至于另两个妹妹,岳母没有开口,还在小妹的孩子也寄宿在我家读书,岳母格外开心。

身体欠佳,孩子们又在读书需要花钱,本来该享幸福晚年的岳母还在一个人奔波。在也是她老人家的本性。岳母一生都是这么勤劳着。岳父在世时,岳父主外,岳母主内,外面的事不用她操心,家里的事她做的井井有条,主持得很温馨。即使在那贫穷的年代,岳母也没让孩子们饿着。她会变着花样,把那些杂粮变成香脆可口的食物。记得我刚认识妻子的时候,岳母每次都用石舂加工玉米、荞麦、红薯,摆上饭桌,飘着香气。

那个低矮的小房子内留下她忙碌的身影。

而后土地到户,粮食自给有余,儿女一个个长大,岳父勤劳苦干,终于把小房子变成了明亮的小楼房,岳父没能享受几天,岳母那个痛心啊,那不是用哭声能够表达出来的。

乡下有给亡灵点灯烧香过年节的习惯,如果岳母也像其他的留守老人一样把大门关了,跟着子女过城市人生活去,那么,整栋房子就空荡荡的慢慢幽灵起来。“你们父亲要回来吃口水、过过节,也没地方啊。”岳母说,“不能让他变得孤魂野鬼一般啊”。

我们终于懂了,岳母离不开老房子,宁愿自己清苦地过日子也不愿离开老家,那是一份情缘所使然啊。

为了乡村的富裕,政府投入了两百多万,硬化了通向老家的简易村路,岳母过来看望我们的时候,也多了,最让我们放心不下的是她又显得老了许多,白发增添不少。内弟不知道打工要打到什么年月,岳母就得如此孤单地过着日子。回去看望她老人家时,看到本来勤快利索的她显得有些迟钝缓慢,饭桌上落下一层灰也忽视起来,她的吃喝也随便到可有可无,我们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起来。

草鞋照样织着,只是不如从前美观;鸡鸭照样养着,只是它们的叫声多是饥饿。唯独可以安慰的是岳父的灵牌抹得干干净净,神龛上的灵灯亮着。“什么时候我去了他们父亲那里,他们是不是为我点着灯,让我有个可回来的家。”岳母告诉隔壁的婶子。谁也没去回答她,谁也无法回答她,只希望她过得幸福些,在生与来世那是两种世界,只有到了岳母这种年纪的人,才会发出这样的悲哀吧。这也是这辈子唯一听到她老人家的叹息与悲伤。

眼泪再也无法控制地从湿润的眼眶里流出来,但不想让岳母看到。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