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有眼有情有苍天  

2011-08-27 23:1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今天有个会,因为新的学期开始了,于是乎,吃过饭,慢吞吞地赴会去。那个工程师傅告诉我,水厂不送水了,三十多人的施工就得停止。他要我叫水厂送水。水厂说,枯水季节,我们的施工地势高,水当然压不过来。师傅却分析说,是水厂人员在捣蛋。河谷要捣蛋呢?我不知其故。师傅苦着脸说,水厂人员来看过工地,通知说,这个工地的水管安装必须承包给他们,否则,以后用水的问题,你们自己承担。

我气呼呼地难受,小小的一个水厂也要插手我们四百多万的工程。我对师傅说,他们这么做,我也无奈。师傅后来想通了,决定自行从山下的小河里抽水,不能让大家捆在歪脖子树上吊死。

我不甘心,又电话约了其他几位水厂人员,他们不想师傅所说,他们对我说的确实是水源成问题了,如果有水,先满足我们的需要,他们支持我们工程施工。这就对了,我说,想当年,你们水厂开始建厂时,要不是我们单位的大力支持,你们就无法建厂啊。总不能这点情谊也忘记。

很多的自来水都不自来了,就像我家,也半个多月没有自来水了,每天靠肩膀挑一担。

每年都是这么天干过久了,自来水就停止供应;雨水过足了,山上的渠道常常跨提,自来水也不来。一天天 忙乎什么呢?不就是挑水,辅导孩子学习,然后一日三餐吗?

今天的会议议程不多,但是很重要。分工,人事安排,幼儿招生,各村小的工作布置,还有就是明天的全体职工会议。看来,假期过后了,我就得取消辅导孩子的学习了,有所得就有所失,人无全人,做事总难两全其美。这个假期,辅导了四门课,只是一个线索的梳理,没有细讲,我想细讲及深入练习,还是让孩子们到学校里去进行吧。能有一个清晰的线索了,新学期学习起来就不会感觉困难,才跟得上课。

还想再辅导第五门课,可是要开会了,忙起来了。家里人说,那些孩子受到辅导的家长知道我没时间继续辅导了,过来要给辅导费,我怎好领他们的钱呢。一来这些人都是我非常要好的熟人,算了做个人情吧。钱就算了,领个人情。二来那些受到辅导的孩子,都是我孩子的同学,并且是非常要好的同学,他们的反应能力比我还要强。后生吗,这是我所愿望的事情。祝愿他们与我孩子在新的学期长足猛进,步入新的台阶。家长带来的一些小礼物,我这里就感谢了。

我感觉到,孩子们在新的学期一定会取得进步。

这样的天,酷暑,处暑的节气已经过去,按照旧历,稻田里的稻谷都可以收获了。七月份去过海南,那时,海南的早稻已经收割,晚到也插秧。今年有点奇怪,农田里的稻谷多数还没有输,离收获季节海相差很多。去年这个时候,早已秋收了。

水没来,电费也很多,开支真不小。可是,开会把交水费的事给耽搁了。

晚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收获不大,总算没有失败。宵夜时,吃了一个茄子小炒,另几位各吃了一份炒饭。九点钟结束活动,回到家时,想到明天月小,逢赶集,何不趁这月色里出门挑一担水去,免得明天忙乎。

走到一个饮水的水管前,水泉的水也断流了;挑着水桶,到另一个引水管那儿,水总算有,可是很小,接了好长时间才接了半挑,晃悠悠地天回家,这水,真是贵气,贵如油啊。这句话不假。

自来水厂啊,如果上班后,还不来水,我们会忙得连饭也吃不到口。

一个水,一个电,都是“老虎”,少不得,也欺不得,要像神一样下拜,那尊神都不得了。我冥冥中懂得,苍天有眼,苍天是欺负不得的。累着了,就在沙发边躺下。

 梦见两年前的今天,也是开会的日子,那时,写下的日志不像如今的干巴巴,而是有一份纯情:

     又到了开会的时候,他放下手上的农活,急匆匆地往小镇走去。半路上遇着了同事阳同事虎。他们根本没有约定时间,在路上还是遇着了。他招呼大家,好啊。他们回答,好啊。

    他很喜欢这几个同事,平时相互间帮助着,从来没有发生矛盾。即使有是出现意见分支,但即使他没有冷静下来,他们也会像兄长一样,宽宏大量把心中的念头放弃掉。

    他们都让他先走,他本来想走在前头,这么一礼让,反而不好意思了,他也礼让着,让他们走在前头。

    这么推让着要花掉十多分钟,他们不怕花掉时间似的,越是礼让,他越是非让他们走在前头。

    谁让他年纪最小呢。在他们之前,看来很讲究论资排辈的酸味。他这么想,心里有些好笑。

    到了镇上,从各地来开会的人陆续到齐了。他们很按时间,没有特殊事情谁也不愿请假。

    领导在上面讲话,还要求他家做笔记。他也磨蹭磨蹭从衣兜里出去那本笔记和笔来。他们这些乡下来的员工不大讲究带笔和笔记本。他翻脸一看,前前后后都在埋着头做笔记。会场上没有声音。领导讲到什么地方了,他没有听清,他在想,下一步的工作,是不是在方法上有所改进。比如,好好地干上一年,争取收获一些成绩,作为成功之本。

    领导好像在传达上面的会议精神了。他基本上 能总结出领导的讲话程序,不外乎,传达,总结,布置。罢了,其实像他们这样的工种又能又多少新花样要讲的呢?再讲下去,就是在自吹自擂了。好像自己如何如何螳螂自大起来。

    他想,他们都想井底之蛙。他自己也是如此。

    直听到后面有打鼾的声音了。整个会场有些骚动。领导停住了话题。鼓胀着眼,看着。他也和其他同事一样好奇地转过头去,向后一看,是另一个地方的一个同事。他又转过头看,主席台上那些尴尬无奈的神态。

    有人悄悄地拥了一下那个打鼾的同事。

    大家都笑了起来。领导也跟着笑了,严肃的神色一下子消失了。那个打鼾的同事可是一个快要退休的人了,上了年纪,可能在家里农活累的原因。他就是这样。在家里除了上班之外,回家就是忙地里、田禾里的农活,上山打柴,锄草、挑挑担担。谁家没有个活儿呢。

    直到开完会,他与那几个同事就找绳索,把一些需要带回的杂物捆绑好。其实,今天的会,他只记住了两点,上班时间,缴费情况。其他比如思想道德啦,为人师表啦,学先进赶先进啦,他不想听,听了也白听,带回去又有何用呢?能当饭吃么?

    那几位就对他轻轻地说,我们是不是吃中饭?他们很神秘地样子。他就知道,今天散会后有中饭吃了,吃了中饭,就该启程,回到他们那个小山村去。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华发爬上了头。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