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羊肉大杂补  

2011-05-30 23:4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羊肉大杂补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羊肉大杂补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单位里要举行一次活动了,有人提议,吃羊肉。想起如今,各种注水猪肉遍地都是,唯有吃草的动物,比如羊,吃起来最放心。也最有口味。于是乎,多数相应,“吃羊!吃羊!就吃羊!”一片“羊”的海洋。

活动开展起来,难得一回势头,领导就想出一个怪主意,请客,请那些当地在外做事的名流。有人不说话,但是,领导就是领导,他不需要你说不说话的问题,而是没有人反对就算成功了。即使有那么几个反对的,也成不了气候。羊水吃定了。客,也请定了。

最先想到请某位名人的便是某一位的亲属,有亲属在外做大事,名流,也是家族的一份光荣吧。

老师老了一点,好在,还算真正名流,有些家乡观念的人,当然是再好不过了。那么就有一些没有上名流档次的人,最好也请过来。单位里杀了两头羊,好好地热闹热闹,多够意思。老少和三班吗。

然而当地的村长书记之类也得请,一代父母官,没有功劳也有没给你穿小鞋的事,算造福一方了吧。那么,单位里就得有人陪着。当然是等级要比村长书记们低一档的角色,最好不能太低,相当罢了。劝酒,陪说话都是好事啊。羊肉的分子满屋飘香,酒足饭饱的时候,有人陪着也是客人与主人的荣光。

请是请定了。

那么,除此之外,还请那些人呢?工作有保障的,比如派出所,比如银行,比如政府。他们一个个的都是响当当的人,哪一点落到他们手里,你不被整倒也会掉三层皮带。活动吗,多开展,往来吗也需要促进。好了,该请到先放在一边儿,还有很多的事先做吧。

杀羊师傅不错。三下五除二,噼里啪啦,稀里哗啦,哧哧唦唦,羊肉的飘香还真的出来了。

老革命说,这次聚会啊,第一得感谢主人热情好客。看,老革命刚刚才说个开头,就端起酒杯,要敬酒来了,老革命端酒杯哪个敢不跟着行动啊。老革命笑呼呼地接着说,这个地方是我六十年前读书的地方,是我四十多年前工作过度地方。我们要把我们的根据地打响,影响整个地区。是啊,谁人到了老年龄时,还不追忆往昔呢。不是说,落叶归根吗?惦记儿时的童年,才是人之常情。

很多人都知道,老革命曾经在这儿工作过,并且还是他走上岗位的第一年,记忆够犹新吧。

这种话,每年老革命来参加活动,总要说这样的话,说了就更怀念一番。而后,老革命就离开的这个地方,辗转南北东西,做过可歌可泣的事情。当然的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大事。

去年的羊肉没有让老革命醉糊涂,今天照样不会醉糊涂吧。老革命不停地接受大家都敬酒。不停地夹羊肉,很香很醉人的羊肉。他说,明天我们还要来,举办一百年大庆典。到时候一定要搞得热闹一些,把所有的名人都请回来。大庆典,百年一次呢。老革命充满了寄托和希望。他还要求单位里的头儿,把那些名流收集一次,搞得丰富一些。

老革命每说一次,就要拍拍邻座的肩膀或者背脊,因为他希望人们始终把他作为谈论的中心,也就是作为吃羊肉的领头羊呢。

村长就坐在老革命的旁边。

村长不说话,而是一个劲地点头称是,村长这次被请过来也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吃羊肉是他最拿手的本领。他自己也不知道当了村长以来,吃了多少餐羊肉了。热羊冷狗,干羊汤狗。也就是羊肉宁在夏天酷暑中消受,狗应放在寒冬腊月去吃;炒羊肉时不宜多加水要炒干焦一些,狗肉就需要多掺一些汤水,慢慢地文火炖烂。羊肉要吃肥的,狗肉则瘦些比肥狗好吃的多。

村长话匣子打开后,比任何事人都要出味道。因为他见多识广。要不是这次单位那么重视他、把他请过来,恐怕他又在什么酒店吃羊肉或者狗肉了。村长右手把嘴皮一抹,端起酒杯,吆喝起来。他说,这次高速公路从我们村里过,土地征收有回扣,矛盾调解有误工补贴,他说喜欢吃羊肉的。活动中,他一直认真地听,专心地看,那些活动表演真是了不起,一种人生价值的享受。

村长和书记一起端杯,大家跟着端杯,有个人一直盯著钵头里那块肥肥的羊肠,酒杯一放下,他瞄准那块羊肠,马上伸出筷子,可不知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到手的羊肠早已瞄准的村长抢先那么半秒给耗去了。

村长夹着那块羊肉,满心欢喜地把羊肉送进嘴里,还嘘嘘地吹了几口热气。热羊就是这么出味。

村长这次来,也是带了慰问金来的。一个帖子里包着那么几张大头像,掂了掂,递给了主人,主人立即叫过出纳。出纳装进口袋,按照头儿的意思,开了一张相当于白发票的证据。

最咸言不语的是阿光了。一天来,唯有他最累,风光也占尽了。来来往往地吆喝,安排,说纪律,宣读表演次序,递水叫唤那些工作人员。按说,这羊肉一多半是他的功劳。可是没人买他的帐,原因很简单,谁叫你一个人出尽了风头呢?那亮相的事多么地光彩。因此不管领导说话,老革命摆段子,他都不够言笑即使笑上几声,也是疲劳的缘故给掩盖了。他很想参合大家都谈论,可是,头儿的出项把他的风头抢占完了。老革命夹了一块漂亮的羊肉送到阿光的碗里。阿光很受感动。接了,并且很礼貌地“谢谢!”

他这是无奈,看他疲惫的样子,他能不心中叫苦吗?

紧挨他的便是那个退休的老同志。也是才从这个单位刚刚领了退休本、却还没第一次领取退休金的人。工作了一辈子,他才被单位里的头儿们叫回单位来吃羊肉,搞活动。一辈子能吃上那么一回羊肉他很感恩了,很满足了,试想,多少个同事,退休了还没吃上一回羊肉,不难堪吗?他也不说话,但是,他的酒量很大,整个单位没一个是他的对手。这么好的酒量,为何一生中吃的都是烈酒呢?养生酒从来没吃上三十元一瓶装的。他也一度羡慕那些头儿村长大官儿吃喝拉撒不要钱,还专门挑上等级的酒水和烟。要不是自己的侄儿也才进入这个单位的领导班子,可能没有一个人会想起他,会把他和羊肉联系在一起。

退休的他不懂的见贤思齐。这是他的错,一辈子的错。结果回报他的是永远落在别人的背后,今天,他第一次举杯感谢起老革命来。他哗啦啦地一通祝愿,很俗的那种祝愿辞,也不等老革命把酒杯黏住嘴皮,自个儿哗啦啦地把一杯白酒消失在喉头之内。

隔壁是大师傅、羊客的举杯碰酒是那个陌生的来客的谦和地说话,羊肉夹杂着酒香,夹杂着酱豆瓣的弥香,还有尖嘴辣子的浸人心肺的喷香,大蒜,花椒,说不尽的大料,全把羊肉推上了更高的层次。

酒后,你我搂肩搭背,相互喷着酒香,欢送与留步,留在钵头中的只有一窝的羊肉混汤。

油皮在钵头里凝结,尖嘴辣子在油皮上漂荡,记得的,明年再相会,来年更精彩,有羊肉就有升发、进财、说不完的情结。

难怪,一个名人说,羊肉是当今最为牵肠挂肚的环保肉食,它纯真,它牵扯着陌生与熟悉、上层与基础、男人女人、正在疯狂地工作者与日落西山的暮中老人。说这种“羊”话的人,不知道是谁人呢?羊肉大全补,是当当响的一味好汤。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