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茶香的日子  

2011-04-10 00:0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里的领导无缘无故地冒出一句话,你不是想去采茶吗?走啊,采茶去!

有时间去采茶啦,我也冒出这有些感动的话来。于是,不用她催促,便关机,找相机,藏上一本书,攥上摩托的钥匙。她准备的更足,什么水啦,午餐啦,甚至,柴刀啦,盛茶叶用的塑料袋啦,连我想不出的太阳帽也掖进怀抱。我们哪像去采茶,简直是去采风,去郊游,去谈情说爱罢了。

阳光很灿。这是清明节时间里最灿烂的一天。心情也像这太阳一样,明亮里透着一股青春的朝气。还是那片山,还是那些茶树,不同的是新长出的茶叶,竟然一公分左右,叶色黄中带红,红里藏青,蓝中透出水灵灵的晃亮。

顺着水泥小路,边摘边说,怎么今年没人来采过茶了?除了我们前天昨天采过的痕迹,没有第三者插足的迹象。

累了坐下来,坐着还嫌弃累,干脆躺在蓬松松的草地上,仍由暖暖的风吹过来,抚摸着头发,浑身的舒坦。翻看熊召政的散文,读着《龙井问茶》,才知道龙井茶为什么称得上世上绝品,懂得了一些茶道。感谢作者如此地爱茶,如此地告诉人们茶道其实就是做人之道啊。看过西湖龙井茶后,闻着身边的无名茶树,真该给这些茶树一个名目啊,没有名字的女人难以上得了神龛,这么亲密无间的茶树,我该说它们叫什么名字呢?大桥毛尖?大桥碧螺春?或者湘西普洱?

歇过,神情异常爽快,眼睛格外明亮,细嫩的新芽,我真不该把它们掐断,为了自己的口香。一个钟头足够了,两小包新茶加在一起,领导说,她比我多,我说,我的比她的精。挣不完的故事,笑在一处,感谢这荒凉而无人问津的茶叶。记得每天都来采一小包,多了,锅子太小,炒不出素雅和醇香;少了,浪费一天的好春光。记得每天来一次,既对得起这片茶山,又满足了一份闲淡的心情。

满室的茶香,来自于妻悠闲地翻炒。向来是我操纵这份事儿的,因为我上网查过怎样炒清明茶,技术比她多些。但是,她眼力好,看了多少次,记不得了,但是懂了。我在楼下洗车,她便自顾自地炒茶了。“真香!”我说。她反问,“真香?”我说你是久居兰室不闻兰香罢了。是的,很香很香的。从进大门起,一股清透的香味,浸湿了我全身,甚至骨髓。被我夸奖后,她也喜滋滋地笑了。她说都是你这茶香,让我耽搁了几天的十字绣呢。“值!”我说。十字绣是绣一种幻觉的心情,做茶事是另一种现实中的补偿。她更加飘飘然起来了。面对馨香的茶叶,我们像抚育着新生儿一样,光亮极了。

都是茶香惹的祸。网不上了,十字绣给耽误了,甚至今天的诗社会议也假装忘记了。模仿孟浩然的《清明即事》,感慨古人的愁思,摘茶叶一样,糊弄如下:

乡里重清明,人心自愁思。

车声上路合,茶色南山翠。

叶青丫齐生,莺飞蝶双戏。

厨房忙炒味,品茗聊代醉。

 领导说,什么屁诗,别沾污了古人的雅意。我憨憨地笑,都是你这茶给炒出来的屁诗,也有你的一份罪过。

罪过真是罪过。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