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鸥兄  

2011-04-14 08:0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同事——鸥兄

再一次见到他时,我很惊讶,这不是读民师是的同学吗?尽管他比我年龄大,他读民办班,我的普通班,见过面,没交往,想不到的是他竟然是我的同学。掉进我们单位的原因是跟随他爱人回家乡。我好不高兴地打招呼,我又多了一个同学一起工作。那个时候不像现在,物欲横溢,总是匆匆。下了班,我们就一同下象棋,每天下到深夜,我是赢不过他的,他暗暗让我几招,我的兴趣又来了,下了两三年,我竟然超过了他,这下,他有些急,棋布很凌乱,如此三番,我战过他,他把棋盘一推,说不下了,不下了。脸色有些暗红,好像被一个小学生难倒一个生词,满脸羞愧。

棋归棋,我们的工作正处在普及初等教育迎检阶段,单位头儿安排我两个负责资料,我的字很差,他却写得一手好楷体。我羡慕不已,暗暗称赞,问起他怎么学得了这么一手好字呢?他总是笑而不答,从他的档案里面一看,我恍然大悟。阿鸥十六岁当过兵,在省城长沙当警卫兵,退伍后参加过生产队里的劳动,做过木工。我说,得了,原来鸥兄鲁班出身,能做木工的人心细,手稳,都写得一手好字。因此,我不再羡慕他的字隽秀工整,而是羡慕他的木工活。

做完资料活后,头儿说,那儿有一堆缺脚少腿的课桌椅,星期天你俩帮忙修理修理,能用的则用,不能用的搬到厨房当柴火。我看了 那么一大堆的坏桌椅,暗自担心如何能修得了那么多呢。阿鸥仿佛看到我的担心和焦虑,亲和地笑着说,慢慢来,能完成的。我当帮手,他搬来鲁班行头,量,画,锯,劈,剁,凿,这木工真正显出了阿鸥的本色。有条不紊,不急不躁,整个木活玩得滑不溜秋的。只两个周末,那些缺胳膊少腿的桌椅,整齐地站立起来了。如果说,阿鸥是个教书先生,还不如说他天生的块做木活的料。

这下不得了,单位的那些修修补补工作,都一股脑儿地推到阿鸥的怀抱。同事们要做个棒槌,做一张小凳子,再就是做门窗框子,都来找他。那时我俩邻居,我总看到周末了,别人一叫喊,他就憨憨地挑起木工工具,晃悠晃悠地帮忙去了。我最怀念的是秋天上山打板栗的事。鸥兄的岳父同他一样是一个纯朴的苗家人。板栗成熟的季节,鸥兄说,打板栗去,他开车,我们两家人大大小小八九个人,一个小时后,来到一个叫叭仁的小寨。鸥兄说,这儿是个好地方,好山好水好板栗。没人打,我和欧兄爬上树,女人小孩一齐在地上捡,因为鸥兄熟练,不到半刻功夫,吴医生就捡了满满的一竹篓,我劝鸥兄休息,鸥兄又爬山树,打了很多板栗给了我。中午在鸥兄的岳父家吃午餐,酸白菜做汤,酸辣子配色,萝卜酸炒香辣椒做主菜,那股酸味,清纯,香喷,解暑,是我自今为止无法忘怀的山里菜。

从这件事中,我看出了鸥兄不但对我们同事谦和,仁爱,大度,对待他的亲属更是密不可分。虽然那次他的岳父不在家,我也感到了苗家人贤惠好客情深的美德。

因为我俩工作考核分相差在一个等级上,单位分房时成了邻居。我享受到了鸥兄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比如除了木工之类的手工活全由他包了外,他还常常下河捕鱼,收获一碗两碗,总要分给我家一半,菜园子里的蔬菜也是共享其成。这么好的邻居让单位的头儿羡慕不已,有事没事都爱往我们这儿走。别的同事把我们的住房当成了活动场地。满天星斗的夜晚,凉风习习的暑夏日,或是白雪皑皑的严冬里,我们一屋子人围着聊天,下棋,嗑瓜子,其乐乐融意全来自鸥兄的为人秉性。

扫盲工作结束后,紧接着就是普及初等教育工作,鸥兄一直战斗在各种资料整理的最前沿。细致,耐心,不厌其烦,被单位一致好评。就算某一个细节出了问题,他从不狡辩,而是重新填写,计算。那时不像现在有了计算机,可以复制,可以用计算机演算,那时一切靠手工,如果一份表错误,那么整个工作重头来,返工就是一大堆烦琐的工总。摸底,调查,归整,誊写,我明明地看到了鸥兄乌发中丛生着华发,那是劳累的结果,是废寝忘食的结果。因为一个好资料员付出和努力,单位第一批接受州督导团的检查,竟然达到合格,我们兴奋不已,感谢鸥兄的付出,接下来的几年,我们轻松不少。这是从我们角度来感谢的,其实,今后的三年复查,都是鸥兄一个人默默无闻地通宵达旦扛着,他被评为州级普九工作先进个人,理所当然,没半个人二话,只有把鸥兄大名欧全友输入百度就能《世界优秀专家人才》网络版中读到一段关于鸥兄的资料:

欧全友,男,苗族,中共党员,湘西自治州记大功人员,凤凰县吉信中心完小高级教师;1974年9月在山江公社官壮坪担任民办教师;1980年至1982年在吉首民师九五班读书,后在两头羊完小、拱桥完小任教,连年担任毕业班语文、历史、自然等课教学,曾四次获县先进个人、一次获县记功,一次获州大功,两次获县教书育人先进。与网络擦肩而过的鸥兄,却被写入网络之中,生活之大幸也。

渐渐的孩子长大了,为了孩子们有一个家的港湾,他看中了一块房地,但是售价不薄,他想到了我,邀我搭档合伙买了那块地,在这个小镇上,我俩可能是第一个相互集资建房的人。我们第二次成了邻居,我无悔,他无悔,我们仍然像亲兄弟一样来来往往,我为有这样的兄长感到幸福和顺利。他仍然像往昔一样,承担着单位里交给的修修补补工作,牺牲休息时间不说,忙不过来时,总是拉我去当帮手,我们一起度过无限美好的时光。快接近退休年龄的鸥兄再一次带我到过他岳父那个小寨,兰花成了我们新的喜好。小河里的鱼是稀少了,也不能捕了,象棋盘上他不是我的对手了,唯独共同的爱好就是兰花。我们把屋楼上当成花园,一边浇水一边磋商着养兰花的感想。听说,兰花能静心,养身,陶冶性情,单位里教学楼房一天天拔地而起,没几年就翻新,安全、漂亮而静美,因此,没有多说木工活不需要教师去做了,留给我们的是更人性化人本化的关爱。假日里我们可以做一些有益身心的事情,因为生活水平的提高,如今鸥兄的孩子离开身边各自有各自的工作,鸥兄把房屋装扮的皇宫一般。一应家电新潮涌进我们身边,那是我们当年所无法预料到的好日子啊。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