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无名氏与三潭书院匾阁  

2011-04-13 09:3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庄严地举起右手在鲜红的党旗前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那年,学校分派我编写校志,我曾聆听到一个被世人疏忽的细节,虽然那个细节没能写进校志,但是它一直隐没我的心里,撞击我的心扉。

二十一年前,说起这个细节的人便是当年的杨胜福老校长。那块书写着“三潭书院”4个字的匾额悬挂在巍峨的主楼大门上方,因为年代久远,原来的匾额漆字脱落,并且已经无法辨认。1927年书院来了一批有文化的进步青年,他们热心教育事业,关心民族存亡。在书院从教期间,共同凑钱重新更换了匾额,如今的“三潭书院”四个柳体楷书骨架刚烈,具有顶天立地之貌,它出自其中一位韩姓的年轻人之手。他们离开吉信,人们才知道那位书写匾额的韩先生是我党优秀地下党员,也是凤凰县最早的三个共产党员之一。

如今在教育学生介绍校史的时候,我们只讲解三潭书院是当地苗族名人吴自发捐资修建的,目的是培养后人造福桑梓,而把那个重写匾额的细节忘却。

按照原匾的字形,那个“潭”字右上方是个“西”字,右下方是个“早”字,书写人却把“早”字下那个“十”写出头来,与“西”字连在一起,饱含“希望儿孙早出头”意味。我最终没能把这个细节写进校志,一是因为那个细节产生在那个动乱年代,那个韩先生隐姓埋名,不能过早地暴露自己的身份,因而当地人是难以知道这段历史的;二是因为匾额更换是按照匾额的原貌进行,韩先生没有留下自己的大名,只能承当一个无名氏的角色。

杨胜福老先生离去了,韩先生重写匾额那个细节远去了,唯有他们一边教学一边从事地下工作的故事在我心中涌动,教育我如何做人,如何教育好下一代。

伫立在“三潭书院”匾额下,我肃然起敬。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