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留影春天  

2011-03-27 18:1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影春天

自从添了个一千万像素的索尼牌相机,我喜欢独来独往地收藏各式各样的风景,这不一大早起床便背上索尼牌相机,跨上美多牌摩托,风驰电掣地去寻找油菜花。这正是油菜花开的好季节,一路上仿佛闻到了它那扑鼻的馨香,看到它丰盈的金黄,就自然而然地哼唱上一曲山里汉子的情歌。

真是有些怪了,骑了十多里路还没看见一块像样的油菜地。大山里的土地荒芜着,长着青葱的杂草,再往前骑了三里多路还是这么个情景,暗自叹惜,是乡村人懒了还是能做体力工的青壮年漂泊外地打工了?停下车来,四面仰望,大山以它独特的雄姿默默地渲染春天的气息,春分过后就到了清明,各路生灵都在萌动着蓬勃生机,就像我,背着相机充分地寻找着美好的瞬间。可是我无不遗憾地调转车头,熄灭这个念头。

还是小镇那小学校去。

走进校门,迎面看到的是一些农民工正在忙乎着建筑。一栋旧房子在他们的手脚下,一天天地从眼中消失,即将建筑的是国家拨款三百六十万价值的学生公寓大楼。尽管春天的气息有些湿润,凝析了工地上的尘烟,但是照样看到农民工那花不溜秋的衣服和脸面。那些坚固的屋架在他们乒砰砰的砸打声中,成了一堆废渣。因为有一个“建最坚固的房屋”的声音,让孩子们生活在安全的楼房里,我们的学校在不断地变化。我打开相机,瞄准墙头上那个挥舞着铁锤大汉,咔嚓地按下快门。这确实是一幅春天的图片,想到再过一年半载,这里不再是低矮的旧房子,学生生活在崭新的宿舍之中,喜笑颜开,幸福美好,我真羡慕他们快乐的童年。

行走在校园内,我才发现这里的春天,绿树吐芽,草长花开,一张张学生的笑脸不正是一朵朵开放的红花么?我咔嚓咔嚓地按动着快门。

学校艺术老师正在组织“三独”预选活动。因为县里要组织一场大型的“三独”比赛活动,学校也逐渐把学生从单纯地学文化引领到掌握本领的全面发展上来,许多的家长加大智力投入力度,培养孩子掌握一门技艺,怀一项特长。这“三独”应时而生。独舞,独奏,独唱,在“三独”中,孩子们长成鲜花般水灵灵了。

预赛分年级组进行着。舞姿虽然显得稚嫩甚至有些毛坯,但是孩子们那认真投入的神态,让观众一片掌声一片笑声;苗鼓是学校独特的色彩,小小的年纪一个个练就了过硬的本领。他们耳濡目染身边的故事,因而学起来进步很快。像我们这个小地方就有好几条苗家旅游线路,有满家苗寨风情园,有关田山古苗寨观光村,有苗家西门峡漂流点,每到一处都能看到打苗家花鼓的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神采飞扬,给远路的客人一个个回家的感觉。

歌声是欢乐幸福的象征,歌唱是孩子们每天都有的功课,能不能修炼成正果,他们在评委面前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角逐着,唱童年唱唱童话唱大自然唱美好的祖国,歌声在整个校园里荡漾。

因为是周末,这些参加比赛的孩子都是自愿来的,我入迷地在一个个演唱场地转悠着,聆听着,也享受着,同时不忘了留下他们美好的一瞬。

看完“三独”赛事,时间尚早,到哪里去寻找春天的气息呢?上了年纪,人也渐渐地喜欢了喝茶,品茗不是我所能及的消费,采茶叶却是我能做的事。采茶去,茶园应该有幼茶叶了吧,茶园隔小镇不远,是别人承包后又丢弃的茶园,荒废三年多了。记得去年清明后我夫妻第一次去采茶,自己炒制,尽管叶片欠嫩,泡上滚烫的茶水,比起商店里打包精美的茶品还清香,我一直享用着自己制作的茶叶。今天清明还有十来天,茶园有了新叶么?

晴朗的天色,鸟语花香的茶林。虽然茶树矮墩墩的,一片墨绿,那些丁点大小的鸟儿在茶叶间嬉闹。多么自由自在的生灵,茶林间因为你们就变得热闹起来。行走在茶林里,我一枝枝地攀看,是不是长出嫩芽来了,还不呢。不过茶枝头像十月怀胎的年轻的女人,饱满着身子,光亮着眼眉,伸出枝枝枝丫牵拉着我的衣摆,有时拂过来,给我肌肤一丝丝水的凉意。我一路往山顶上登着,看满上的茶林,怎么就被别人给落下了,茶叶是给人一种清新的纯味,却不能给茶农带来太多的收入。有时候,人应该像茶一样,需要些精气的,总不能过着俗气的日子。那么只有等待清明那几天,这里才能真正地采到纯真味美的清明茶了。远处有点点的菜黄,有雪白的梨花,还有分红的桃花,草长莺飞,绿水盈盈,乡村才看到货真价实的春天。西边,吉(首)怀(化)高速路正在突飞猛进地向前推移,轰隆隆的机器声,哗啦啦的推石子声,不也在歌唱着春天的歌谣吗?我隔着山头遥远地拉长镜头,将他们收集到相机的小卡中。

没有采到新茶,并不叫我气馁,行走在山坡茶林间,目之所及,耳之所闻,肤之所触,全是舒心健体的感怀。

风尘仆仆地回到家时,妻正在和岳母通电话,妻问岳母小侄儿放学到家了没有,小弟来电话没有。只听得妻乐呵呵地说着小侄在我家寄读的故事。小弟外出打工后,小侄便寄读在我家,岳母一个人留守着小村里的那个“大本营”。周末了,妻叫小侄回到岳母身边去,暖暖岳母一个人孤单的日子。

岳母年纪大了,又不愿跟随我们一同生活,她舍不得小村那些荒芜的土地,她说,只要在春天里播下种子,就会有收获,小菜,鸡鸭,果园,还是自家付出汗水的收获,吃起来才有一种自豪感。岳母告诉我们,小弟在一个大厂子里烧锅炉,功夫不累,条件优越,也单纯,他们夫妇在一起才有个伴当。只是苦了岳母,儿女一个个长大了便“飞”了,做儿女的无不心存歉疚,只能在电话中,叙说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我看着老大不小的妻,在岳母的电话面前,娇滴滴的叨念,启导说,要不,明天是礼拜天,我们回乡下踏春去。那里有我们青春年少的童年故事,那里才是我们忘不掉的春天。

电视屏幕里一些踏春的男女老少,带着相机,在公园里,河塘边,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下,把春天写上灿烂的笑脸,我跟着深深地陶醉了,那不也是让人向往的春天的梦幻么,真真切切,和谐美满,应感谢春天,感谢这个生机盎然的季节。

我打开手提,将相机中的春天装载进我的博客,让远方的博友一同分享我的快乐和幸福,我也从他们的博客中领略别一样的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