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夜长沙中的两个女人  

2011-03-20 21:1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长沙中的两个女人

日本地震后,接连着出现海啸,于是,那个破烂的核电厂发生了爆炸。3月17日,我接到了通知,赶快到长沙去,购盐去。

我惊讶不已,何谓购盐去?领导没有明说,留给我自己脑筋急转弯。天刚亮,小镇上传来了抢购食盐的违法行为,问一问,人说,日本鬼子核电厂爆炸了,太平洋海水全被污染了,沿海的食盐厂不敢生产食盐了。还说什么沿海的食盐卖到十元一斤,十五元一斤,甚至一百元一斤了。

哈哈,全怪了,这种行为能够吓得住现代人么?我们的交通如此畅通无阻,我们的信息如此迅猛,我们的食盐存放量一百年也吃不完的,这纯粹是一种抢购啊。

但是我还是接受了去长沙的安排。心想,我并不是想去购盐,而是十年一回走走省城,看看那里的风景也是人生中的一种享受吧。同去的另两位同事,一男一女,下午三点的长途车。到达长沙时,正是半夜九点钟。

本来我不是管账的,可是偏偏领导看重了我,让我管理着我们三人的生活费用。已经十年没来长沙了,长沙的夜景真迷人,地铁正在修建,火车站没有人来熙往的忙乱景象,我们还是看了一家长沙风味店,先填填肚子,然后看看住宿的宾馆,再洗洗簌簌,有时间的话,游游长沙夜景才是。

小店里已经准备关门了,四个男人正在甩老K,一个长得单薄的女人萎靡不振地接待了我们。她拿出菜单让我们点菜,两位同事点了面条,我说,不想吃,来一碗豆荚炒番茄吧。

这个点店像渺无人烟的沙漠上突然伫立起一家鸿门客栈,阴深深的张开着血盆大口。

那个単瘦的女人睡眼惺忪的样子,简直刚从男人床上梳妆未毕就忙着来接待我们似的。她诡秘地淫笑着,没有逃出我早已觉察的眼睛。

二十分钟后,她端着两碗面条,浅浅而来,往桌上一放,束手呆立桌旁,好像等着我们下一步吩咐和支使。一个同事忙着嘘嘘地吃着面条,面露难色地用我们乡下口音说,这面,好像没煮熟,真难吃。另一个同事说,将就一下吧,这么夜的长沙到哪里吃东西去。我则等待这那碗豆荚炒番茄,不知道那菜又是什么味道。长沙,你就用这个态度来接待我们么?

约莫五分钟后,身边的这个女人离去,走进里屋,端出一盘小菜。她用外地的口音问,要饭么?我不想吃饭,说,就吃菜吧。也许我的普通话不标准,她还是端来了小木桶的米饭。看到她这么殷勤的模样,我更加不想吃饭了。有时候,你越是殷勤贤惠,我更加心存疑虑,真想透过现象看透你的本质。连那豆荚炒番茄,我也是点点地尝试着吃。

店门外,五颜六色的彩灯将这个城市照得迷迷蒙蒙,毛毛细雨纷纷扬扬飘洒着。如这早春的雨一样,虽然没有透骨的寒冷,肌肤还是袭来阵阵凉意。窄窄的小客厅里几张乱七八糟的方桌,桌面上明显地邋遢着剩菜剩饭。

简单地填了肚子,算是对肚子的一种敷衍了事。我抬起头来,看到里面的柜台里站着一位穿着红色的女人,三十来岁的模样,比起端菜的女人多少有些水气,节能灯下看不出她脸色是否抹了粉,妖娆中有些许奸笑。怎么,这个屋子里的男男女女都是神秘兮兮的,连那几个甩老K的男人也放下手上的牌,瞄上我们几眼。

我从腰包里取出一张十元的票子,一张二十元的票子,总共二十四元,她还会找回我六元钱。可是她接过三张票子后,马上生气地往回摔过来那张二十元的票子,腆怒地说,谁要你这张烂票子。我张开眼睛,在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那张二十元的票子,它确实断了一只角。这是怎么搞的,明明是一张好端端的票子啊,怎么成了一张断了角的烂票子呢?难道在我的腰包里磨砂中不小心弄断不成?再看面前这个穿着水红衣服的女人多少像个女人,多少有几条曲线,这一个女人面前,我立即从腰包里掏出一张一百元的票子,拿回那张二十元的票子。

红衣女人接过一百元的票子在灯光下瞄了瞄,收进抽屉,数出七十四元递过来。我看得明明白白的,忙说,应找回七十六,少两元啊。她没听懂似的,看着我数钱。我数过后,“看,明明只有七十四元啊,少了两元。”我也生起气来,把票子摔了过去。女人说怎么可能呢,一边说,一边接过去再次数钱。就在她接钱的一刹那,她的一个快速的动作还是被我识破了。她是左手接过钱的,然后转到右手,按常,如果不是左撇子,都是左手握钱,右手清点的,而她,就在左手转入右手的一刹那,顺势,左手拿出最后的几张压滑落在柜台后面,从抽屉里抓出两张一元的票子,补在那沓零钱中。

这不明目张胆地这玩手脚骗取顾客的钱么。我大声说,你这钱少了,她也生气起来,那个有些水灵的丰满的脸上,在我的面前一下子丑陋起来。多恶心的女人。在我一张张地把那些零钱扑在柜台上展现在她的面前,真真实实地少了四张十元的票子后,她连脸红也没表示一下,说,少了就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么假如我没看透她手脚上的把戏时,那么我手上拿回的找钱就不是七十六元,而成了三十六元了。这个女人,在长沙的夜色下,渐渐地变得狰狞,露出恶鬼般的原貌。

经管那个彩电里正在播放着日本海啸核爆炸惊人的画面,但在这个可恶的小女人的店铺里,一点也没能激发我的新奇的欲望。正是这样的丑女人,在这个城市里,把本来美丽的夜景,笼罩了一层云烟。

我总认为世界一天天变得美好起来,科学发展让人们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可是核事故会让上万人毁于一旦,几十万人无家可归,上百万人深受污染。是夜长沙这样的女人,让我跑那么老远来“采购”什么食盐来着。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