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亲情(22)  

2011-02-09 18:3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叔

表叔是我母亲的表弟,我母亲满舅的三儿子,那年月,我外婆在小镇上做小本生意,又是集体时代,是不准备随便个人做生意的,经营业全被国营垄断了。外婆是一个孤寡老人,她老人家不愿享受五保待遇,宁愿靠自己能力自食其力,也不愿给国家给集体增加负担。外婆的心是好的,一些领导当然求之不得,便同意外婆做小本生意。生意尚可,还有结余,不像现今做什么生意都靠运气。表叔时常到外婆摊子上来帮忙,因此我对表叔很熟悉。

不久,表叔返城,自己也做了个狗肉烫火店。这狗肉烫火就是全卖些狗肉小猪肉还有猪杂之类的肉食。那时的小猪肉狗肉也不像如今比猪肉贵,那是别人抛弃的肉类,本钱不值钱的。而乡下人都是多年没有吃个饱,对肉食欲望很大。表叔的狗肉烫火店很火热一阵。那时,我正好读高中,家里比较困难,星期天又是赶场天,我便到表叔的狗肉汤火店里帮忙。那是不像如今叫做打工,而是很友好地说成是帮忙。我给表叔狗肉汤火店打工,每场除了包吃三餐外另给我开五元的工资。一个月有四个集日,我就有二十元的收入。记得那双穿了十多年的尼龙袜就是我第一次打工工资买下的,直到我结婚后才换掉了。

表叔待我很亲,我在店里主要负责扫地挑水收拾碗筷,另一个合伙的老王家的女儿也在打工,老王家的女儿看我老实本分,常常差使我做这做那的,她常偷吃锅巴,指使我洗碗。洗碗不是我的职责。表叔看不过意,他又不好明明地说老王的女儿,就喊我,要做自己分内的事,不该做的不要贪多。老王也是个本分之人,只是老王的屋里人是一个小人,他的女儿也就继承了她母亲的秉性。表叔多次这么喊我后,老王的女儿也就感觉到表叔的用意,下次就不敢再支使我做这做那的了。我很感谢表叔,因此,一天下来我多少轻松不少。

表叔的狗肉汤火店生意很好,乡下人挑了一担柴火,卖了,就走进店来,招呼声来碗狗肉烫火,再加半碗白酒,架上筷子,我及时给他盛了一碗米饭,表叔就舀来了半碗白酒。表叔先给客人递过去一支节约牌的香烟,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子里舀了一碗狗肉。

表叔炒出的狗肉味道香,米酒醇,待人又和气,乡下人多喜欢来表叔的店内吃饭。

后来国营的高级馆(我们把国营的饭馆叫做高级馆)做不下去了,小镇上是酒馆粉馆饭馆像雨后春笋一般蓬勃起来了。表叔就改体了与老王合伙的狗肉汤火店,自个儿又做了一回擀面店,接着人家擀面技术远远比手工的要快,表叔也做不好了,就改行,专门经营鞋摊。

乡下人多穿跑鞋,军用的,耐用,实用,表叔就进这样的货,表叔也是小镇上做鞋生意最早的人,他低价进高价出,而是一双鞋略有利润就出售了。他生意红火,一家子忙得不得了,经常半夜起床赶集,半夜才回家,虽然他们收入不小,但是表叔有四个孩子,四个孩子都在读书,开销不用说了。我母亲常到表叔摊上去买鞋,表叔总是亏本收我母亲半价。

母亲是个直性子人,从来不去考虑多次赚了表叔的便宜,下次就不要去了吧。母亲第二次第三次又去表叔摊上买鞋,表叔总是乐呵呵地关爱他这位表姐。尽量给母亲以照顾。母亲说,他是我表弟,我不赚他的还去赚谁的?母亲的意思是说,亲戚就得互相帮助,我们贫困,表叔有义务帮助我们。我想,也许当年我的外婆给于表叔无微不至的帮助吧,他这是回报我母亲。

表叔做生意那几年我一直不在家,只是听人说起我母亲时,才知晓这些事。我父亲体质差,我又在外读书,一家人全靠母亲了,多亏了表叔给予些照顾。

可能表叔做了五年的鞋生意,他总是早出晚归,去赶集是要赶车,坐的是做生意的车,当地经常出现车事故,表叔有些不放心安全了,就自个儿买了一辆车,自己开车,表叔婶子仍然做鞋生意。表叔赶的是周边几个农贸市场,他出了自己装货外,还搭乘了其他买鞋子的同行。

表叔开车非常稳重,从没出现一个小小的事故。这时候,表叔的收入大增,他在小镇上买了屋基,修了房子。当地的农贸市场的公路路况差,时不时仍然出现事故,这时表叔担心起乘客的安全来了。他停止了做鞋生意,车也改成了大客车。他说,那些送客赶集的车不安全,那是拿着别人的生命在赚钱啊,我不忍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这儿是山区,山道蜿蜒曲折,一不留神就会翻到山旮旯去。表叔买了一个线路牌,他跑的是一条过道。过道质量好,客车又不断地请人检修。表叔的车技也不错。我表叔就有这么一个优点,做什么事都很专心,热爱,总是把事做成最好。这时我已经回乡工作了,我出门乘车遇上表叔开车,他会不收我的车费,我就常常搭乘了他的免费车。虽然车费不多,只是两三块而已,可是从这个事里,我感觉到了表叔对人的一片热诚和关心。表叔成了他们车队(自发组织的)里的小头目,大家都服从他的安排,因为他做事秉公,廉洁,热忱。到了五十五岁时,表叔把车连同他的线路牌一同转给了别人。我说这么好的职业你怎么舍得不干了。表叔说,人啊,到了这个年龄,手脚就不那么灵敏了,搞不好一个急刹车,会影响到个人甚至很多人的生命。不是开玩笑的。

表叔离开车子后,有一段时间没事可做,他竟然背着包,加入到钓鱼爱好者的行列。

那次小镇举行钓鱼比赛我才得知表叔也参加了。我当时钓到三条大鲤鱼,而一问,表叔钓了二十四条大鲤鱼,虽然他没进入到前三名,但是对我来说,他已经遥遥领先了。

表叔钓鱼也不是钻牛角尖的做法,而是一种爱好。因为没事了,开车那几年教了社劳保险,也就是养老金,他解决了后顾之忧。他安心地退下来后,在自家里摆放了几台麻将机,逢年过节没事的时候,自己的女儿女婿以及儿子都过来了,一家子围着玩一会儿麻将,赶集天乡下那些打工回来的人喜欢寻个乐趣,就来到表叔的麻将馆,玩上几圈。表叔不但为他们提供娱乐场所,而且总是热情地递茶敬烟,他不求发财,但求个闹热,求个人生的乐趣。

表叔也在没事的时候嗑我的手机,要是没事,我就过去加入表叔的行列,与表叔同乐一番。

说起小时候,表叔作为知青下放,想起那段时间的狗肉烫火店的事情,想起我母亲受到表叔的小恩小惠,还有以后的列列总总,我和表叔一同沉静在无比的感叹和幸福之中。

表叔有时喝二两,他图个血管疏通,人心气爽,别无他求了。

表叔总是生活在快乐之中,这是我永远也学不完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