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亲情(20) 小哥阿力  

2011-02-07 16:0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哥阿力

 

小哥阿力比我大二十天,我们都是六月份出生的,属兔,按说我们的命运差不了多少。可是小哥的命运似乎与我差距很大。听母亲说,小时候阿力常常生病,家中没钱医治,比如发绕,就按照乡村的蠢办法,吃些生姜辣椒以及一些辣劲很足的东西,闷着被子睡上一觉,发出汗了,人轻松了,感冒就消失了。

小哥阿力就是这么多次在其母亲的落后的办法中,多次把小哥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我母亲常给小哥的母亲一些药,一些办法,母亲把小哥当着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每有好吃的,总要叫小哥阿力过来,与我一同吃。看着小哥咋咋的吃喝声,母亲笑了。我们这一对兄弟一同长大一同上山放牛捡柴火,也一同下小溪摸鱼捞虾翻泥鳅。小哥总是以我为中心,处处听从我的指点,小哥在人们的眼中是个非常晓事,待人真诚的好孩子。

我在母亲的严格要求下,上了初中,小哥却无法摆脱命运在家里做农活。小哥似乎很不情愿,常常不参加队里的劳动。好在不一年时间,队里改制,承包到户,小哥的父母每有办法让小哥安心农村的劳动。这一个原因便是小哥得了肺结核病,那时国家还没有免费治疗这种病,小哥经常唉声叹气,说些心灰意冷的话,什么,死了算了,不想活了。我结婚那年,小哥因病无法找到对象,到国家把治疗肺结核病纳入免费治疗的时候,小哥却外出了,到了一个非常远的海边城市。可以说,小哥属于打工族的元老。

小哥边打工边治病,又得到一位离休老干部的帮助,没几年,那个病竟然好了。

小哥没有病了,照小哥的说法,他是属兔的,兔子不吃窝边草,小哥这样的人宜到远地找饭吃。

小哥真说对了,我读完书后,回到老家,虽然有一份工作,可是处处不如意,多年来,过得像和尚一样,过一天算一天,工作总没有起色。这时候,丘比特神箭射中了小哥,小哥找到了女朋友。小哥带着女朋友回老家来的那段 ,我的二儿子都能说话了。

小哥提着一袋哇哈哈饮料来到我家,刚进门儿子看到小哥手上的哇哈哈,便哈哈哈地笑了,大声地笑着说,哇哈哈哇哈哈。儿子的说话让我真没了脸色,我说,快喊伯伯。儿子没有喊伯伯,而是走过去接了小哥手上的哇哈哈。

我的话让小哥一点也不自在。他诺诺地发出“别别别”的声音,我想起来了,可能我让儿子喊伯伯,在他女朋友面前加大了他的岁数。

小哥的女朋友表情没有变化,而是很亲热地惹着儿子说笑。

俗话说,童言无忌,儿子的哇哈哈的欢笑取悦了小哥的女朋友。小哥回海边城市后,年底就结婚了。

小哥回家的时间很少,因为小哥还有一位亲哥哥,他的父母一直在一边过日子,按照风俗,父母由小儿子赡养,小哥丰年过节就把孝敬老人的钱打在我的卡上,由我帮着取出,尔后转交给他的父母。

我们这儿外出打工的人络绎不绝,特别是正月年后几天,多数南下和东进。而小哥已经是打工族中的老前辈了。那些读书不能升学的后生都源源不断地涌向小哥那儿。在小哥的帮助下,他们都找到了可意的工作。小哥便成了我们村里打工的总指挥。多数有他调遣。

后来小哥的父母先后去世了,小哥再也难以回来了。小哥用积攒下来的钱在一个小城里买了一套二手转卖的房子。今年是小哥母亲去世后的第一个祭年。小哥回来后打了我家的电话,可是我全家人又出门给岳母拜年去了,三天不在家。三天后我回家,收到小哥的电话,小哥急火火地说,快把我找死了,我估计你们出门拜年去了,是吧。

我说是啊。原准备来你家走走,现在看来没时间了,明天我们得回去了。

我问小哥,你们是不是住在你岳母家啊。小哥说是啊。我马上说,我过来看看你们,随便给我叔叔拖带些腊肉过去。

小哥已经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老家也没父母,他回来就寄住在岳母家。我问清了小哥现在的住址,吃过晚饭,立即邀妻子一同骑着车去小哥的岳母家。

谁知我没有问清路线,骑着车走错了路,到了另一个村子。我和小哥立即电话联系,他叫我们莫动,他过来接我们。

在岔道上,我们转了两个多小时,也没看到小哥的影子。我骑着车只得往回走,因为小哥和他的爱人都是出门较早的打工族,对于家乡的变化非常陌生,原来是没有通村公路的,而今同村公路连接着每一户人家。

在我们转到另一个岔口时,看到小哥夫妇打着手电,在那里等待。黑暗中我们立即下车。在岔道口相见。

听了小哥嫂子的话,我才知道这次走错路的根本原因在于我的妻子。小哥嫂子明明说着他们的村子叫做红狮坡,黑灯瞎火中,妻子找到一处挡箭碑,碑文上写着,右走红狮坡,左走晒金堂。妻子按照碑文上的说法说,往右走,没错。于是,我掉转车头往右走,走了很长的一段山路,没看到小哥夫妇来接应我们,我又与小哥联系,说来说去,我陌生,小哥夫妇也陌生,说不到一处。后来我和妻子进寨子一问,这儿不是红狮坡,而叫做晒金堂。那个放鞭炮的小孩指着另一个山巅说,那儿才是红狮坡。

我们说了半天走错路的故事,完全忘记了相见恨晚的相互问候。我说妻的不是,人家挡箭碑文上明明写着右走红狮坡,左走晒金堂,一点不错嘛。妻据理雄辩,是啊,我们是往右走啊。小哥解释说,碑文上的左右指的是挡箭碑的方向,你夫妇的左右是面对挡箭碑的左右,当然相反了。

我们恍然大悟,是啊,碑文是按照它的方向指点的,我们面对它来辨别方向的,左右刚好相反。我们总是按照自我为中心来处理食物,总没有把别人放在中心位置,错怪了不少的事理儿。也难怪,小哥在外一直吃香,处处得到贵人的帮助,枯树逢春,鸟语花香。

我们把给叔叔的腊肉干豆腐香肠交给小哥,再给侄儿侄女每人一点新年的见面礼,便告辞。

小哥硬是不收见面礼之类的说法,他说,你们连小儿的面也不见见,怎好拿你们的票子呢。我说,已经半夜了,也就不去打搅孩子们了,你们好好休息,明天还得赶车回去呢。就到此告辞吧,来年你们回家我们再相聚。

去意已定,黑色中,看不见小哥的脸色,但能听到小哥的声音,那声音有些黯然,有些抽泣,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经不起感情的折磨,带着啜泣。

小哥,你一定想到我们儿时的苦难来吧,要不,生活越来越好的我们应该高兴才是。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