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遥远的仓库坪  

2011-02-27 23:0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那个村寨住在半山腰,对面半山腰开垦出一块平地,建了一栋五间大瓦屋,屋的东边也是一块大坪,做仓库的晒粮食的地方,我们叫这块地仓库坪。一个村寨一个大队,一个大队有九个生产队,那个仓库及仓库坪是我们第三生产队的队部,那是我们队里政治文化和物质之中心,是我们一百多号人朝夕相关的地方,也是遗留我童年最快乐的地方。

不要说踏着清光月色,我们藏猫猫、打仗伙、玩家家的欢乐,更不要说我们玩累了,眼皮睁不开了,倒进草堆里呼呼入睡,或是钻进守仓库大叔的被窝里谁的如一只虫,单说那些追在牛屁股后面碾稻草的事情,就够我品味不尽。

生产队里的稻田是集体制的,秋天收割庄稼后,摊在仓库坪里晒个十天半个月,收进仓库后,稻田里的剩下的稻草也是生产队里的一大宝。除去一部分堆成草树留着队里的牛们过冬外,其余的部分垒起来,做生产队里的草纸。秋冬的阳光天,几位资深艺高的伯伯抽调出来,专门做草纸。先把稻草摊放在仓库坪上暴晒,两三头大水牛拖着沉重的石磙在稻草上碾过,我们一行乘伯伯们不注意时,跳上石磙架子上,扬着牛鞭,吆喝着,潇洒,放荡,意气风发。有时,大大小小十来个孩子,分成两伙开仗,在暖和的稻草里,滚爬跃跑,忘乎所以,直到汗流夹背,脊上痒梭梭的难受。

制造草纸是一年四季都在做的事情,即使有时候农忙暂时停止下来,那也是让出仓库坪来晒黄豆花生。晒了一天的黄豆到了下午大人们扛着槌棒,趁热一槌槌地敲打出黄豆子来,收回黄灿灿的黄豆子。那些调皮的黄豆儿,一个蹦跶跳出大人们的视线之外滚进石缝间,静静地等待着秋天风雨的来临。秋收过后,一场绵绵的风雨也真格儿铺天盖地地下个十天半月,雨过天晴,再来到仓库坪时,会发现石缝中长出嫩嫩的豆芽儿来,它们挺着重重的脑袋,光着白白的身子,整个仓库坪上到处都是。

我们提着竹篮,扯回家,洗净,母亲打了一碗豆芽汤,鲜香,味美,喝出啾啾的声音。也有拾回绿豆芽油菜丫的,同样是最香甜的山珍美味。秋天很快过去,一场白露霜降,仓库坪里又堆起黑糊糊的山果来。那是大人们从山上捡回的油桐子油茶子,是要经过一场风雨一场白雪的腐化,烂掉油子们的外壳。到了寒冬腊月户外活儿闲淡了,生产队长一生吆喝“剥桐油子咯——”,于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或搬来一条小脚木凳,或挽起一把稻草团,挥舞着一把小铁刀,三三俩俩,合围在仓库坪上,一边剥起油桐子一边谈论着各家的婚嫁趣事。我们小不知事,围着大人们玩起丢手帕的游戏,一边唱着一边飞奔,给寒冬的日子增添欢乐的气氛。

有时白雪皑皑天,坪地里照样飞来很多寻食的麻雀,我们刨开一块空地,撒上谷粒,罩上筛黄豆用的竹篮,远远地拉着绳索,机警地等待麻雀进入我们为它们设计好的圈套。唯有仓库坪里麻雀最多,山上的粮食全部收进仓库,麻雀也跟着来到仓库的屋檐下搭巢建窝,虽然我们多次玩着相同的游戏,依然有麻雀具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精神,束手就擒,成了我们的俘虏。

不只是雀鸟喜欢我们的仓库坪,到了年底,各家各户,挑上箩筐背上背篓,一路路地从山那边过垄,上了这边的谷坪。出纳会计在队长的指点下,一户户地扒着珠算,过着杆称,点着各家户主的大名,轮番悉悉索索地等待着从仓库里分到份上的稻谷或者红薯包谷茶油花生黄豆,那是一年中最严肃的几天,精打细算的山里人 都知道粮食的可贵来之不易,总期盼着自己的一份足量些再足量些,只有仓库坪安静地张眼看着各人的不同脸色,好像在做最大的安慰,“还是期待明年丰衣足食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吧”。

那些或者一挑,或者半箩,或者半背篓的粮食可是山寨人一年的祈盼啊。挑回家去,烟囱袅袅青烟顿时生起,锅碗瓢盆叮叮当当,清香的中含了油味的浓烈,飘过来飞过去,仓库坪记载着这样的变化。

山寨人最具淳朴的品性,谁家家长里短,谁家喝着面糊糊过日子,不用声张,都会一清二楚地牢记在人们的心里。但是也有忍无可忍,化友为敌的时候。当某个黄昏,或是某个清晨,有一个向来憨厚敦实的汉子,汗啧啧地跑上仓库坪来,像放高音喇叭一样,用浑厚的嗓音,对着那边山寨人家,无头无脑地诟骂起来,从老祖宗,从娘老子,从三代外的亲朋旧友,骂到子孙后代,骂到天堂地府,原因只不过是自留地里的萝卜白菜南瓜一夜间遭人盗窃。人们是理解这个恶骂汉子的,人们虽不知道他平日里与世无争只是求个萝卜白菜能填饱一家人的肚皮,而今,菜地里遭殃了,全家人就得饿上几天日子啊。恶骂,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从此有一户人家像做了伤害八代人的丑事,低着头,不敢睁眼看人们的面孔。只有时间能够让这件事消去。骂归骂,来年春天,草木逢春,野菜遍地,饥饿暂将离去,仓库坪上会再一次看到老伯们滚稻草制造草纸的风景。那些草纸买进国家收购站,换回一些角票,总会救济人们油盐酱醋的需要。

草长莺飞,人们脱去棉袄,挑挑背背,翻地播种施肥除草,春耕中人们忘记了过去的苦痛,笑靥回到了人们的脸上。一个黄昏的日子,突然看到我们小伙伴搬着小木凳来到仓库坪上,争抢一份地盘,过不来多久,就看到几位大汉,挑着几口大木箱,引领着两位靓丽的妹子,过来了。一阵忙碌,朝着仓库东侧的前面上挂起了一张白布银幕,一套带着滚子的机子架在仓库坪正中央。吃过晚饭,月色下,三三两两劳累了一整天的大人们来到孩子们为他们准备好的座位上,一道白光过后,银幕上现出走动的人儿,或者阵阵哒哒哒的枪声,或者悦耳的歌声,把山寨人带进一个玄乎的世界。

没几年,体制突然解体,一个最平常日子,我看到,那块集人们酸甜苦辣于一身的仓库坪地,在生产队长的带领下,被人们分割成一箱箱细小的菜园地。那座孤零零的仓库也随之坍塌,粮食收进各家各户小粮仓。

我也于那年外出求学,告别了山寨,告别了那块荡然无存的仓库坪。时间可以淘去我孩提时代的苦难,却淘不去我对那块仓库坪永久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