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野岭闻得枳子香  

2011-11-26 19:11:41|  分类: 野外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碰着孩子放月假,有点富裕时间,爱人想到了去摘野枳。可是,我有些犹豫,但是我不能扫了她的兴致,答应了,说去吧。爱人说,有一位同事也说过去摘野枳的事,邀一邀她。我说,那么让我先去加一点油。爱人说,还是先问问她。结果是,那个同事说不去了。也好,我不需要去加油了,关键是人家哪里看得上那些野枳子呢。

那是一片野地,山上被人承包栽了很多枳子树,十多年了,销路不好吧,连个管理的人也去了,我们就认为那是野地,长出的枳子树也是野树。后来国家政府投入,穿过那片枳子树的茅草路硬化成了水泥路,很方便,我一跨上摩托要不了十分钟就可以到达。

我看到孩子也出门来,爱人说,全家人去摘野枳子去。我担心车子坐不了三个人,何况孩子已经属于半大的孩子,身材比成人不相差多少。爱人说,慢慢开,不要紧的。当我们三个人坐上座位,后轮明显地下沉不少。

我不做声,也不加油门。孩子说过在家里做作业,不外出,爱人却不允许,说,一天一天地读书读书,回到家来还作业作业,对身体不好,出去走走,不摘枳子就当看风景吧。拗不过她,我启动摩托。

三个人坐车,我虽然开得比较慢,但是路程不远,没到十分钟便到了枳子山下。路边有人在起新房子,还没完成第一层楼。房背后便是枳子林。那些枳子树齐我的眉目,多少比我矮了半个头。很好摘。枳子林有几个脑袋在攒动,路边停着两辆摩托,看来还有人同我们一样有点富裕时间,骑了摩托摘枳子来了。

这些枳子果,很多,很小,是摘不完的。路上过来一个熟人,他告诉我们,要是早来十来天那才好摘呢。现在已经来过无数批摘枳子的人。我感谢他指点,爬上土坎。

其实,我是懒得动手的,找了一处茅草地,舒坦地躺下。孩子跟着他母亲往上摘。

远处,可以看到几家新起的房子还没有完工,他们在忙碌着。自从这条路被硬化后,隐隐约约地就看到一些新居在路边耸立。

我回头看了看,孩子一副不情愿的模样,他还想对这自然景致一点不来情绪,握着一把柴刀,左右砍去。还是爱人说对了,孩子对上网入迷了,每次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开电脑,上网,网游。

我向上喊去,叫孩子跟我回家吧。爱人说,也好,你先把这些枳子带回家,回来时再带一个口袋。当我骑着摩托准备返回时,一群牧童嘻嘻闹闹地赶着牛上了对面的山头。时间还早着呢,乡村才刚刚吃过早饭。想起自己小时候,想起自己的那些小伙伴,也是这么周末赶着牛放牧,一路的欢天喜地,唱着童谣:

虫虫虫虫飞,

飞到外婆园里,

外婆鸡娘下个蛋,

送给宝宝吃早饭。

......

这片枳子林只从荒芜后,我每年春天都要来采茶叶,也是野茶叶,没人管理的茶树。枳子林对面是一个叫做高楼坪的苗族村寨。很多年前,听上辈人说,井水不犯河水,谁要是逃过了那条小河,后面的追兵便嘎然止步,因此一些土匪行为的人,总是偷偷地越过那条小河,过来偷抢东西。而现在,早已没有这种现象发生了。村寨里的人家慢慢地向这边发展。

不用到二十分钟,我就回到了枳子林下。

我被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住了,赶快下车。原来这个熟悉的身影是我童年放牧的伙伴。他就是阿文。这栋没起一层楼的房子是他小姨家的,阿文小姨一家人一直在外打工,二十多年了,如今回到老家,原来的土房子坍塌了,就是没有倒下,也跟不上时代了。阿文说,吉首有块地,售价好便宜,一个人拿不下,四家人凑合买的话,每家才十万元呢。

这个阿文还是老样子,话语多,他在常德工作我们也十多年没见面了,他一见面还没等我慢慢地来个问候,就滔滔不绝地把心中想说的话吐出来。这次是阿文的老父亲病重了才赶回来的。

阿文一个劲地说着房地产的事,说他常德那套房子被征收了,别人给他一百二十万,他要一百五十万,可是没有办法,还是拿了一百二十万。我说,是不是要回老家来起一栋房子?他说,钱少了点,再多一点就买一部大巴车,跑长途。阿文说的我动了心,邀上四户人家,去买吉首那块地。然而,爱人打了了电话,问我,老半天了怎么还没来啊。原来爱人就是爱人,她担心着路上交通安全呢,让我一阵感动,儿时的伙伴还是没有爱妻那么情深意切啊,我忙回答说,就在山下,与阿文说话。爱人没省悟过来,问,那个阿文啊?我说,常德工作的那个阿文啊。她回过神了,说,哦,就是那个说话像放鞭炮的那个阿文啊,我知道了,当年他与你父亲谈白,一说就是一天呢。

我告别阿文和他小姨,上了山。

当我还没停稳车的时候,爱人说,阿红向你打招呼呢。阿红?我回头一看,枳子林间,看到单位同事阿红夫妇正在摘野枳子呢。我立即与他们打招呼,好像恍若隔世,那个亲热感,就像遇到一个多年不见的亲兄弟。

我看了爱人一眼,原来是来了阿红夫妇,她才打我的电话,让我感受到这份开心。这片枳子林还能看到我们每日见到的熟悉的身影。天下就是这么奇怪。

阿红夫妇一直选那种果大肉厚的枳子,我们则不分粗细,一律往袋子里盛。看得出,阿红夫妇多么细心,体贴,美如玫瑰;我夫妇则鲁莽,粗放,淡香如菊。

对面山上那些牧童,一阵阵嬉笑声在山巅萦绕,逗得我不时停下手抬起头来看过去,仿佛这个世界全是他们的一样。那也有我曾经童年的影子么?

爱人又摘了一袋枳子,阿红夫妇更是大丰收,三只袋子装的胀鼓鼓的,幸福洋溢在他们脸上。

上车回家,紧跟在阿红夫妇后面,一路闻到枳子的浓香。背后传来童谣:

虫虫虫虫飞,

飞到外婆园里,

外婆鸡娘下个蛋,

送给宝宝吃早饭。

......

还没出山,便已陶醉。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远山属于高楼坪苗寨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地上是厚厚的草被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野菊也一个劲地开放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枳子林飘着果香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远处是新起的楼房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楼房的式样越来越时尚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芭茅草乱七八糟地摆着头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弯弯的山路在果林间若隐若现

野外闻到枳子香 - 留住快乐 - 留住快乐

 这片枳子林连着对面那片枳子林,也是春天采茶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