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亲情(11)  

2011-01-27 21:4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小妹进了屋,我惊喜,忙喊兰,快起床,快起床,你看小妹从檐水垄过来了,你还没起床。我立刻去掀开卧室门,再一次告诉兰,快起来吧,起来吧,小妹一百多里路,还在乾州赶集,你起床吧。兰伸了伸懒觉,笑眯眯地,说难得睡一个懒觉,在就起床。

我忙着进厨房做菜,早饭早已熟在电饭煲里,儿子出门学英语去了,现在我也不能等儿子回家再来做菜,小妹来了,我先做饭,尔后,等兰起床后,我们就先吃早饭。

小妹说,真俊在乾州赶集,还得回家,就不过来了。后天他直接去妈家。我问,这么忙啊,新屋基弄得怎么样了?是自己炸屋基么?小妹说,是啊,屋基已经整平,现在正在打沙子。我们说了一些关于小妹家在筹备建新房子的事,我又问,你家公公回家过年啦?还没呢,公公说要凑齐计划的数字,再回家。“多大的数字?”兰边出卧室边接过话题问。小妹懒散地说,起码也得三万。三万?也不多啊。小妹却说,他爷爷每月两千,除去吃用零花,一个月能存一千。我说,一千也不错,两年就可以凑齐两万了,你家这两年生姜的销售也积攒七八万了吧。再加上其它西瓜、养殖等收入十来万吧。

小妹说,没有这么多。

兰说,这么大雪天,真俊,也不过来,这么勤奋,昨夜十点钟打他的电话,他就说已经在乾州市场卖姜了,那么昨夜就在乾州市场过夜了?小妹说,是啊,每到赶集天都是这么忙,先夜就得把要上市的生姜送到农贸市场,卖掉,有时候与别的姜农在市场打牌过夜,第二天赶集后就回家。

而我们还在被窝里连动也怕冷。辛苦啊。

吃早饭时,小妹说在集市那儿吃过了,我们再劝少吃点,在加点饭,就当吃中饭吧。小妹才端起碗象征性地盛了饭,吃了点香肠。这香肠是我家准备过年的年货,先尝尝,口味还算不错。

吃过饭,小妹要去做发型,兰便陪着她,姐妹两赶去做发型,几个来补课的孩子刚好进屋,我稀里哗啦地翻开书本,给孩子们讲起勾三股四弦五的东西来。不一会儿,岳母大人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儿子惊讶地喊,嘎婆,嘎婆,嘎婆来了。小侄阿琛也跟着进屋。这下,我忙得不知如何是好,孩子们的课还没讲完,兰又出门去了,我就请岳母坐着烤火,开了电视,让她和小侄先看电视。我默默的念叨,兰,你赶快回家,这里太忙了。

岳母背着一只竹篓,竹篓里放着一只大公鸡,一只水鸭子,还有年粑,豆腐等过年的物质。我一边知道孩子们作业,一边陪着岳母说话,我说,昨天牛哥才送我家一只大公鸡,还有不少年粑、豆腐干什么的,每年都是这样,我们家的年货,到头来,比你们的还多。早知道,先告诉您,不要被鸡鸭过来,我们哪吃得了?

岳母家的年粑是蒿菜加工的,岳母知道我家孩子个个都喜欢蒿菜粑,因此,每到逢年过节做米粑的时候,她老人家 就专门做这种米粑。我乘孩子们做作业的空隙,拣了几个蒿菜粑,放到烤爆腌肉火架下,烤着。就在我给孩子们讲授完一天的课程时,兰和小妹回家了,小妹做了个发型很普通,不细看就像没做一样。岳母和小妹发现对方后,都惊奇起来。岳母先告诉小妹,也告诉我们大家,明天这儿赶集,要买些挂坟的纸香,也就先来了。小妹说,她也是准备在大姐家住一晚上,明天搭乘赶集车的。

因为岳父去世两年,还算新坟,我们这些做儿女女婿的,必须在年前,选定一个黄道吉日,上坟。大弟弟已经约好了,腊月二十六那天,我们姐弟妹们都会都吾去。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本来不算小的客厅,也显得非常拥挤了。十多个亲人围着火炉,一边看电视,一边说着话,儿子女儿他们忙着上网玩游戏。好不乐融融的大家子。晚上,在小妹的帮助下,我们把岳母带来的大公鸡水鸭子都宰了,挂在阳台上,风干。我做了一个胡萝卜丝炒肉干,一道香肠菜,还做了一个黄雀煮粉条,孩子们喜欢米粉,黄雀是一个补课孩子送给的,最后一道菜是血粑下白菜,血粑就是鸡鸭血粑,还算可口。还没吃完饭,阿光来电话,说,老成啊,吃饭了没?我说正在吃啊。阿光说,你赶快扒几口,感到县城来,我们拜年去。说到拜年,我马上说,这拜年的事,你个人去吧,我还在吃饭,就不去了。阿光说,来吧,我在这儿等着你,搭个车,快点。

听阿光焦急的口气,我勉强答应下来。吃了饭,换了一件衣服,上城。在城里等了两个钟头,阿光还在那边说,再等等,再等等,在会一个客人。我一看时间都九点钟了,阿光啊,年边了,你这么繁忙的,还把我叫进城来,挨冷算不了什么,倒耽搁你会客的好事啊。我经不住县城的寒冷,还拜什么年了,于是,在县城兜了一个大圈,看到一辆大巴车,是走我家的那条路的车,我便上了车,半个钟头,我又出现在客厅门口。兰问,怎么这么快,拜完年了。我哈哈哈地笑着,不拜了,不拜了。县城好冷,抵不住,于是回家了。我一边说,一边脱去外衣,赶快添加棉袄。又陪着小妹、岳母、小侄,还有一家人乐融融地看起湖南卫视来了。

逢年逢节来理发,理发如喝苦丁茶;

推剪吹缥好个啥?嚓咔哗啦笑开花。

俊俏纤美羡人眼,油光脸面去邋遢;

三十四十不算贵,白发黑发求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