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亲情 (10)  

2011-01-27 00:2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刚吃早饭的时候,接到牛哥电话。牛哥来电话都是有事要做,不过我能猜想,今天的来电一定会给我好消息,每年的年边赶集天,牛哥都会来电,说要来赶集,叫我在家等他。我说有什么事吗?他没说,他说他马上到镇上来。

我照样问牛哥,今天没赶集,你有什么事,要我等你啊。牛哥同样不说出原因,只是说有点事,马上到镇上来。听牛哥口气比较急,我又正在吃早饭,也就懒得再追问下去,每次牛哥都是这么风风火火地,来了说几句话,就走,留他吃饭或者坐坐,他总说忙。我本来不想牛哥今天过来,说实在的,也不知道牛哥有什么重要事,而我在家里还得给几个孩子补补课,熟人交待的事,我不能推脱,连同自己的孩子也就一同补补。

过了大约两个钟头,我躺在沙发上刚要沉睡,听到楼梯有重重的脚步声,我睁开眼一下子看到牛哥推门进房来。牛哥肩上挑着两个蛇皮袋,我无不惊讶地说,你这是。。。。。。牛哥一边进客厅,一边说,今年还算好,留住了几只,这不给你们送一只过来。去年不是遭瘟疫吗,一只也没留住。我看到牛哥肩上担子的一端有一只蛇皮袋,开了一个口子,一条鸡公的大脑袋露出口子来,对着我们张望。

牛哥放下担子说,这只鸡你有时间就杀了,放着也没几天就过年了,过年就多一个菜,不用花钱买了。钱也来的不容易。我很感动,牛哥每年都要给我们一些过年的物质,这不,牛哥放下担子后从另一只蛇皮袋里翻出一包熏干了的豆腐块,还有几十个糯米粑。看着这些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每年我都没有给牛哥什么,而他总是带来这些年货,说是自己产的,不花钱,你们上班的人又忙乎,哪里有时间弄这些。

牛哥还是一边说一边翻着。另有一包可能也是糯米粑和干豆腐,牛哥说,这些给五婶送去,她一个老人家,也让她尝尝。

我拉扯家常来,问牛哥这次舂了多少糯米粑?他说,三斗,只三斗,一斗送给你们大家尝尝,自己吃两斗,去年也是舂了三斗,结果自己的两斗也没吃完,后来发酸了,喂了猪吃。舂那么多糯米粑做什么,平时都能买到,应应节气罢了,大家都舂年粑,谁也不想忘记这个习俗的。

牛哥说,猪就不杀了,不是说给你们听了吗,过完年就撤掉旧房子,准备正月初十动工,掀掉旧房子,该修一栋楼房了。牛哥说这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话题,问我平常应急,你能不能给我拉上一万块钱,比如,今天需要你给我借一万,明天或者后天,最多不超过三天就还给你。你能不能做到这点。我说,能啊,不就是一万块吗,可以做到。你干嘛这么急,又这么快地还账。

牛哥沉痛起来,说,老妈九十多岁了,什么寿衣棺材都一样都不少,人生说不定那天突然一下子倒床,我就急需啊。过了年我把全部的积蓄都用在建房上,到时候,担心急需,先要有个心理准备。你给我爽快答应下来我也就安心地搞工程。

牛哥在修新房子的时候,还在为我那位九十多岁的婶娘操心。难怪乡邻都说牛哥是个大孝子。牛哥说,他与建筑师商量过了,起房子估计十五万左右,在农村不算多。他现在存折上有八万,两个出嫁的女儿答应借四万,儿子动工一年可以攒三万,再拉一些借一些,房子的资金也就差不多了。牛哥做什么事都是先考虑清楚后在办事。比如,这房子我早就催促他可以动工了,哪个起新房子不是 东拉西扯凑合着,等起了新房子,再慢慢还账。因此,牛哥积攒下来的那八万多,一直由我帮着村银行。他在家一直过着节俭朴素的生活。为了让牛哥果敢地干一回事,我还是当着他的面取出那本存折,翻给牛哥看,八万零五百块钱,清清楚楚地写在存折上。牛哥说,不用看不用看,到时候还需你帮提出来。

这次说到起新房子,牛哥说话语气足了,话也就多了一些,我掏出一包烟,他接连抽了两支,还在说着来年的远景和设想。我看牛哥不停地告诉我们他家里的大事,和怎样过年,怎样初十那天动工,请哪一路师傅,他都细细地说给我听,我自愧过年来了,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送给他们,只好把那几包平常没抽的烟卷,一股脑儿地堆放在桌面上,说,给他抽。牛哥看着这些标价不等的烟,有些夸张地问,全给我了?我说全给你了,你知道我是不抽烟的,留着也只等发霉而已。牛哥也不推迟,他知道我是不抽烟地,他张开那只装过年粑的蛇皮袋,我把这些散装的香烟给他装了进去。如此而已,也不怕人说我这么小气,给人些没用的烟卷。兄弟之情,我想牛哥不会嫌弃的。

牛哥站立起来说,好了就说这些了,记得回来挂坟的时候,到家里来吃晚饭。感动地说,一定一定,腊月二十八是个黄道吉日,就那天回来挂坟。牛哥说,我这就去五婶家,给她老人家些年粑豆腐干,家里的锅子已经有了一个洞,过年了,该换一口锅子。说着牛哥用那根木棒穿起蛇皮袋,背在背上,又风风火火般地走了。

那几个补补课的孩子还没有过来,想着牛哥家兔年的大变化,我由衷地露出了笑脸,兰说,你笑什么笑,我说,也不知道笑什么,总感到牛哥家值得我们开笑的一天就要到了。

女儿出嫁,儿子儿媳出门打工挣钱,牛哥和嫂子在家做农活,赡养着两位九十多岁的老人,还要自个儿打沙子,撤旧房,起新房,做些磨豆腐、加工农产品的加工业,在我老家那个小山村,他们是人们眼中的大能人。我能不敬佩地微笑吗?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