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亲情(6)  

2011-01-20 14:0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阿珠家喝了喜酒回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记得六点钟就是阿华的追悼会,紧赶慢赶还算搭上一辆农马车,估计时间能不成问题。看到老友还在家门口扫雪,他问我你今天写悼词去了?我说,没有,阿珠儿子结婚,单位里不是派我做代表去贺喜了吗?我提醒老友,六点钟是阿华的追悼会时间,我这就过阿华新房子那边去。老友解释起来,他也是刚从那边过来,吃过晚饭了,老友爱人打电话说,家里没有晚饭菜,于是,老友吃过饭也没停留,就买了菜,回家来了。

这个老友,儿子儿媳都在外做生意,爱人退休在家,带着一个孙女,还照看着一个杂货店,一个麻将店。多辛苦。我说,那你就不要过去了。老友说,也只能不过去了。老友忙着扫雪,和看护店面,他爱人可能进里屋做晚饭去了。天雪中,有些阴沉起来,雪的照映下,人影还是看得清的。走阿华家的新房子有四里多路,一段过道罢了。

单位马师傅组织了追悼会,阿斌致悼词,阿华的一生虽不是轰轰烈烈的一生,不是大起大落的一生,但也是风调雨顺的一生,他在世时,最期盼的是被聘为高级职称,可是种种原因,最终还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便与世长辞了。阿华的爱人是单位里的一位职工,儿子毕业在家,我们都希望这次能够为阿华的儿子找到一个工作,或是顶替,或是做别的职业。这,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只能争取而已。

阿斌的悼词,不够体现阿华本人的个性,有些普遍性。但是,对于一个已经离世的同事,我们又何必追求每个字的真实和具体呢,只要能概括他一生的丰功伟绩,能启迪后人,就达到了真实要求。

我们单位里的每一个参加追悼会的同事,和阿华生前亲友都戴上了小白花,哀乐声中,我不断地回忆和阿华相处的每一个故事。

但是还有一些同事不能过来参加追悼会,因为另一个同事阿军也躺在他家的堂屋中央,他那边的道士也正在超度他的亡灵。阿斌说,我们去准备准备阿军的悼词吧。我想推辞,因为,这不是我能够做得了的事,也不是我分内事啊,可是,想到这是为阿军他做最后一点事,我拖着疲惫的脚步,离开了阿华的灵堂。马师傅早已把阿军的悼词起了个草,我看了看,有些假大空的味道,这难道就能够盖棺定论阿军的一生吗?阿斌看过后,我还是修改了一些字词,还是纠正了几个用词的准确地方。我知道我这样做,也许不够理智,也许有伤人的嫌疑,我还是没做那么多的考虑了。

马师傅把悼词和程序塞进阿斌的手中,马师傅说,明天是他家非常特殊的一个日子,他得回老家去办一桩大事。“什么事情不可以说明吗?”阿斌问。马师傅还想吞吐,可是他还是为难地告诉阿斌,说,明天是他岳父的忌日,他和家人得为岳父上坟祭奠。

是啊,快过年了,很多的新坟都得在年前的某一天祭扫,而这一天正是在世的亲友团聚上坟的日子。明天,这么大的雪,马师傅一家人上山做事,给事多大的艰难。而这样的日子是不可以推迟的,这是一个黄道吉日吧。

“大嫂也一同回去吗?”阿斌问。马师傅没有说话,马师傅耳背厉害,有的时候不顺风,再大的声音也听不清的。

阿斌把马师傅塞进他手里的稿子折进内衣包,还按了按,拍了拍,我们一同走出马师傅家的打字店。

阿华的灵堂内不少同事和他的朋友娱乐着消遣着悲痛的时刻。今夜,我们得陪着亡灵度过这个最后一个夜晚。天雪亦然飘着,这座新房子因为没有彻底完工,显得空洞而阴冷,炭火熊熊地燃烧。几个回合,一些手气好的同事或者亲朋,正在把悬殊拉大。一些手气差的人,显然耐不住寒冷,想尽办法或是离开,或是转悠起来,寻找某种取胜的灵感。

那个道士好像有些懒惰,两夜来,也没有做绕棺的法事,也许这是一种教徒的观念,不需要绕棺吧,也许是因为阿华这么年轻,做起法事来,孝子孝孙们不多的缘故,那么就更显得灵堂的冷清吧。阿华的爱人已经没有了眼泪,她哭泣得悲恸之极,已经使得她冷静地做些反思了吧。

凌晨七点钟,我们把阿华送上了山,那是一个能够远眺新修高速路的山头,那是一个阴冷的荆棘丛生之地,人就这么永远地躺在某一个偏僻角落里,加入阴朝地府世道中吧。

我和侯、龙几位从另一条茅草路中走下山坡,走上在建高速路里,厚厚的积雪无数次地灌进我鞋中,虽然这条路有些荒凉,大事从这儿可以直通我们的小镇。我得赶快回家,鞋袜已经泡,满了雪水,冰冷着我的双脚。我们也得赶快回家补一补睡眠,一夜的不合眼,我们还得陪同阿军的亡灵,下一个晚上啊。

尽管高速路有些遥远,尽管高速路也格外地厚雪,天边,已经出现了火红的太阳,照耀着白雪,格外地耀眼。沙沙的踩雪声,啪啪的积水声,喝着远处的礼炮声,在这山中那么清脆和明晰。

当我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兰,看着我,说,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先过去帮忙去。兰说的是去阿军家帮忙的事,从前兰很少独自去某一个地方帮忙的,即便要去,也是拉着我一路走。今天,也许我的睡眠太劳累太沉睡了吧,她怎好拉我起床陪她走呢?

我说,好,我再睡睡,也过来帮忙。我听得她出门的声音,听得那边有鞭炮的响声,我只是劳累,对于睡意早已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辗转难测,一个鲤鱼跃龙门,穿衣稀巴烂,朝着兰走过的路赶去。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