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亲情(2)  

2011-01-16 23:4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好的,去接孩子,可是,可是,单位里还有些事,没处理好,我给她打个招呼说,我先到单位里去走走。走什么啊?她问,我说,我心里有些不踏实,单位里还有些事要办,你在家看电视,等我办完事,再一同去接孩子。我给她连网,打开《三重门》,就急急忙忙出门。

转了一圈,发了些试卷,到财务室给那些用钱的人签了字。基本上没有什么事了,我向领导打了个招呼,赶快回家与她乘车。

可是时间才九点多钟,孩子要下午四点半考试结束,她说,我们到民营小区给侄子侄女们买些衣服去。买过年的衣服吗?我问。她说,是过年的衣服,弟弟搭了五百元钱。我感叹,内弟身体 不好,他的爱人又出门打工,已经年底了,还不回家。像往年一样,内弟请他大姐给孩子买新衣过年。

这个民营小区全是些面向农村人批发的衣服,比那些当市店面价廉一些。我们当年买衣 多是在这个小区采购,每年过年的日子,要从这儿采买大包小包的衣服。可是回家家人一穿那些衣服,过水后,第二次就不想再穿了,原因是那些衣服已经变色,或者不合身,跟不上伴儿。慢慢儿地,我们也不喜欢到那里买衣服了。宁愿少买一两件,也走那些上些档次的衣服店。可是,那些品牌衣服,又买不起,于是,我们穿衣服成了问题。

内弟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每人买了一套冬装,五百元还用不完,我们就出了小区批发市场。一看时间12点刚过,我打春的电话,准备到他家去坐坐,但是没有说明,只是问问他在什么地方,万一他孩子单位上班,我们就不必去他家了。春回话说,你们等一下,我马上就回家。春好像知道我们想去他家。

在他家门口大路边,我们等了将近十五分钟,远远地看到春两口子一人挎着包,一人拉着箱,中间走着春的大女儿。后面好像还跟着一对夫妻。原来春接大女儿去了。

远远地,兰说,雨放假回家了?雨就是春的大女儿,在首都师范大学读书,学的是音乐系。

春说,刚刚下火车,春的爱人菊说,看,雨是不是长高了点。我看雨没有长高的地方,倒是菊告诉我们雨长高了不少。现在比我还高。我又把雨与她的妈妈菊比一比,好像也没见长啊。兰说,是有些高。原来雨穿的鞋子是平底鞋,已经有菊那么高了,而雨的妈妈菊穿的是高跟鞋。我看雨虽然没长多少,可是张白净不少。原来雨吃多北方的面粉包子馒头,白白净净的了。菊笑着说,哪里长白了,还是黑不溜秋的。真是我的眼睛看花了,还是我分辨不出白与黑了,明明雨白净不少啊。

春两口子要留我们吃饭,我礼节性地推辞说,不必麻烦啊。他们再留一番,我和兰也不说话了。算是答应,因为现在离儿子翔放学还有两点多钟。那一对夫妻也跟着进了春家,我觉得有些眼熟,又不敢肯定他们是谁,只是说了声“你好!”算是打了招呼。进房后,我再一次回忆,原来那个男的是春的姐夫,那次春的父亲去世,我在春家与他同桌吃过饭,那么这个妇女就是春的姐姐了。坐定后,春的姐夫和他的姐姐就忙着说着家务话,原来他们两家有事要商量的样子,我们在场一定不好说话了。好在我和春亲如兄弟,我们的子女也似亲姐妹弟兄一般,我听着他们姐弟说着说着,原来是说,春的一个弟弟家的事,那个弟媳生了病,好像要理疗,病情很严重,而他们的独子正在民族中学读高二,很关键的时候。春的弟弟弟媳不想让独子知道生病理疗的事,可是又到了年底寒假时节,独子要回家,回家必然要知道他妈妈生重病,那么独子知道这事后,他们担心这样会影响孩子的学习。那么关键的一年,成绩下跌,以后就很难回升。生病的妈妈不想影响孩子的学习,这种纸包住火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边。春的弟弟弟媳不知道把儿子交给哪位亲友家,在哪个亲友家过一个年。

春对他姐夫姐姐说,这当然来我家过年了,伯伯家是最好的地方了。那个姐夫说,其实去他家也未尝不可,那个独子从小学四年级到初中毕业都是与他们一起生活的啊。

可是这个儿子也太孤僻了。春和菊两口子说。已经高二的学生了还不懂得与人相处,与人为善,他不但孤僻,还不懂得如何自理生活,连脏衣服都是花钱请学校的工友浆洗的。

我插口说,太孤僻了不好,长大后还是要与人相处,他们的爸爸妈妈太娇惯孩子了。春看到我插嘴,忙问,你认识他们。春说的他们就是指春的弟弟和春的侄儿。我笑着说,去年九月学生上学的时候,我就在你这儿看到他们父子俩。春说,是啊,当时你在场。你看这样年纪的孩子,还想不让他知道妈妈的病情,不行啊。我附和说,是的,一个家的成员迟早都会知道家境如何的。

说来说去,一直到到菊在厨房里弄熟了饭菜,我们还在为那个独子如何过年、去哪家亲人家过年辩论不休。

因为单位里接二连三地打了好几个电话,催我赶快回单位,有事,明天不是放假了吗?我们得商量如何让大家过一个快乐幸福的年。

什么快乐幸福啊,不就是,讨论商量怎么发些过年的福利,今天不定夺,明天最后一天匆匆忙忙的,会误事。

吃过午饭,我交代兰,说,你看,这么急,我不赶回单位就不够义气了。怎么对得起那么多同事呢。

当我坐了一个半小时客车回到单位时,兰打电话告诉我说,孩子他们考试安排的考场有些奇怪。学校把那些水平相当成绩相当的学生编在一个考场,也就是成绩差的学生编在同一考场,成绩好的学生编在同一考场。听了兰的口气,好像我们的翔还编在成绩好的考场呢,这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起码,说明翔在学校还是刻苦的孩子。这,我们也就多少放些心。

当我与领导们一同完成明天福利发放的事宜后,天色已经很晚了,路面也看不清。兰打电话问我在什么地方,怎么你不在家啊?原来兰接孩子才进家门,而我还没进家门呢。听说,兰和孩子都还没吃晚饭,一阵愧疚之感冒出心头。

回到家时,翔已经睡着了,兰说,不准他上网,他自然就睡觉去了。兰啊兰,你无意中伤了孩子的心,孩子在校学习那么刻苦,放假回家也应该让他放松放松才是。我闷闷不乐地坐下来,兰看透我心思似的,怆白说,你也是,孩子睡得晚你也唠叨,睡得早你也唠叨,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刚想警告兰几句,孩子吗现在不关心,不好好教育,走偏路后,就难纠正了。我话还不出口,就听到孩子从卧室里说着话“Good, and I immediately addressed to you.”原来孩子在说梦话,这几天期末考试,他也太紧张了,太劳累了。那么好好休息吧,爸爸不吵你。

我和兰闭口不语,仿佛这个世界一片空白。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