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菜好,人也好  

2011-01-12 01:3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说的是一桌好菜,说它好不是我口夸,我也不知道这么一桌好菜,出现在我们面前。我看着那么多人忙着夹菜,简直如抢一般,他们也许比我更认为这是一桌非常好的菜食。还是说说这桌菜的来历吧。顺哥乔迁之喜,我这个当弟弟的不能不去祝贺,随了份子就入席。我提前十分钟到达酒馆 , 比我早的人多得是,我被安排在地六桌席上。

    我左边的是一位大嫂,右边是一位带着小孙孙的年轻的奶奶吧,对面还有一个不停地打手机的小伙子,大嫂的左边是一位黑脸的男子,黑脸男子左边是一位戴着眼镜显得很斯文的小伙子,精精瘦瘦的。当然,桌里还有一位我的熟人,忠哥,他来的比我们早,坐在靠墙的里面,很不方便的样子,因为坐满了客人,他无法出席来盛饭或者小手。

    一桌应该十个客人,我是其中一个,其他的不说了,大家都以为这是一桌好菜。前五桌座位上的客人先到先上席,先喝酒,不亦乐乎。我们这桌座位一满服务生马上推来了菜,酒,饮料和米饭等等。第一个上桌的才是一个火锅,茶树菇炖精肉火锅,大家看着忙着张罗碗筷,第二个上菜是一碗肉丸子,这是我们这儿习以为常的菜,一般按人头每人两个,包回家给那些没来喝喜酒的家人们准备的。

    这个菜一上桌大家就忙乎开了,一个个地往碗里伸筷子。忠哥夹来夹去,老是夹不住,我看到那么多人丢弃了竹筷,在用手抓,便提醒忠哥用手抓吧。忠哥总算抓住了最后两个。第三道菜是一个小米蒸肉,左边的大嫂,便拉开一个早已 准备好的塑料袋,感觉到我在注视着她,笑嘻嘻地说,夹些回家给孩子阿婆吃。我忙说,是啊是啊,老人家不能来,老人家也难得吃上几回这么好的菜。大嫂忙附和起来,是啊,这么好菜,也尝尝。尝尝。她的第二个尝尝还没说完,半碗小米蒸肉已经减去了一半。坐在里边的忠哥和我是乡下来的,他动不能动,只好眼睁睁地看着。

    尔后是一盘烤鸡,焦焦的,随着服务生一转,正好停在右边带着孙子的年轻奶奶前面。只见她一张筷子,几条鸡腿和大块儿点的烤鸡,落进了她的小孙孙的碗里。只有她的孙孙的碗里没盛饭,空空如也,现在被烤鸡充满。那么,果汁饮料落在那个単瘦的带着眼镜的年轻人手上,哈哈,他一个旋盖,自个儿倒了一杯,饮个痛快。看他多舒坦啊。

    米饭在黑脸男子的背后,他一个个地给大家盛饭,一个个空碗递到他的前面,他忙得连上了什么菜都来不及看,那些个玉米粥啊、茶树菇啊、扣肉啊、丸子啊、鱼啊,十多个菜,香喷喷的,大家都吃得热火朝天,火锅里的热烟直往上冒。而黑脸男子神态自若地一个个地盛饭。到他端起自己的碗,张开筷子时,好几盘好几碗的菜,已经没有了踪影。比如那盘扣肉,本来是按照每人一块摆放入盘,而大嫂进了约莫五块给她婆婆准备外,其余的也不知道是进了谁的嘴巴,或者进了谁人的塑料袋中。小米蒸肉也是如此,好在我不用盛饭,尝到了一小筷。因为还有香肠炒辣椒,牛干巴,猪杂等菜,一个饺子碟子无法摆放却被打电话的小伙子接过去,一股脑儿地倒进自己的碗里,还舔上辣椒末。于是,他就安心地打电话了。

    我看着忠哥,问,喝酒吗?忠哥是向来爱酒如命的人,他摆摆头拒绝说,不喝不喝。其实他已经被 那几个妇女轮流伸筷子抢盘子有些眼花缭乱的样子。夹菜喝饮料或是吃饭,不知如何是好。苦了忠哥窘在靠墙那儿像被绳索绑了手臂一般,无法施展才华。

    打电话的小伙子一个劲儿地打电话,好像在告诉他的女友,自己在喝酒,云云。他一直打着,我准备放下碗筷了,还看着他热乎乎的模样,好像这顿酒与他无关,就他碗里的那几个肉饺,热气也没有了。

    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真快,三下五下地,饮料足了,饭也饱嗝了,只见他不他一个转盘,那盘只剩下一个鱼头的盘子到了他的胸前,他一个神速地一夹,那条鱼头进了他的袋子中。他一个小小的年纪难道还痛养着宠物不成?又是一个转盘,那个所剩无几的猪蹄也落进他的袋子中。这边带孙子的奶奶焦急了,那个热气腾腾每人顾及的茶树菇火锅被她端端正正地移到自己的前面。什么水丸子啊、玉米粥啊,香肠炒青椒啊,各得其所,桌上杯盘狼藉。黑脸汉子把碗里的饭三下五去二送进嘴里,笑了笑,说声慢吃,离了席。我抬头看了看邻桌和对面的桌子,那一桌全是我乡下的朋友的那桌正吃得热火朝天,有喝有笑,真真地亲属一般。要是我当初能加入他们那桌多好啊。

    大嫂、奶奶感觉到有人盯视她们吧,不住地感慨,这顿酒席菜好吃啊,好吃啊,上次也是在这个酒店吃了一顿,不如这一顿。

    饭菜好吃的定义应该是吃光没有剩余,主人家给我们包了这么多的好菜,十六个吧,转眼间,这么多这么多好菜一下子光了,没了,当然是菜好吃啊。回乡下的车上,忠哥说,我真不喜欢与城里女人同席喝酒。我说,不能这么鄙视城里女人,其实你看那个戴眼镜的小伙子,単瘦単瘦,斯斯文文的样子,褴褛地像八辈子没见过肉食一样。

    真是的,当遇到了吃,还是乡下人比城里人礼让和纯朴。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