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惊起一滩鸥鹭  

2010-10-18 18:2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闭上眼睛,发现还得赶车去县城呢。去县城做什么呢?左想右想,是去搬桌椅呀,不是说财政局捐赠我们一批桌椅吗,说好了的,今天得去搬回来。我马上大阿翔电话,问一问是不是应该去了。阿翔说,快过来,在后门口上车。我急了,忙请他们等我一下,我洗好脸就过来。

    其实,这时候,我呼噜一个紧跟着一个,她在被窝里猛踢我几脚,我半醒不醒地说,干什么吗,踢我干嘛呀。尔后,便什么也听不到了,眼前就出现我焦急地穿衣洗脸。校长打我的电话,问我,有什么事吗?我说,没有啊,你有什么事咯?

    校长说,没事你打我的电话干嘛。我终于想起来了,忙告诉他,我是问问什么时候去搬桌椅这件事。

    校长说,我正在洗脸,马上下来。

    感觉到脸上冰冷冰冷,一抬头看天,天正下着细细的寒冰。还是秋天呀,竟然下了冰雪来了。我用外套罩着头,向后门猛冲过去。阿翔和一些同事在上车。他见了我,忙招呼我上车。就看见车子滴滴地一阵叫着便上了国道。可是校长还没有来。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也不知道谁马上鄙夷地纠正说,关校长屁事,校长没来,我们还好办事一些。可是校长毕竟还是出现了,大家忙招呼他上车,车就呜呜地启动了,在风雪中向县城驶去。

    好冷。我马上缩了缩脚,撑成一个棚状,刚刚感觉到舒服一点,不知被谁猛踢几脚,我有醒了起来。原来是她还在一个劲地猛踢着我,骂道,这么大岁数的人来连个觉也不会睡么?像狗一样,老是卷着脚。原来被子已经被她卷走了,风从窗玻璃缝隙里猛灌进来。正是月上东天的时候,没事,便早早地睡着了。

    夜还早着呢。于是,伸了一个懒觉,干脆起床,走进书房,独自一个人躺下。

    虽然时间尚早,也却静寂了。眼瞪瞪地张望着房顶,那儿仿佛有一个人影儿在那里一动。月光有些暗淡。迷迷蒙蒙的。一个颠簸,仿佛来到了财政局大门外。我们走进隔壁的888粉馆,吃了一顿米粉,阿福说,怎么这儿吃粉的顾客这么多。校长说,说不定作料参合着樱桃末,口味这么鲜。“听说全县城就这么一家粉馆生意好呢,看这进进出出的,每天下粉量不会少于一千碗吧。”阿福说完,悉悉索索地一口气连汤带渣全喝进肚子里去了。校长很懂人情味,劝大家在吃一碗吧,要穷也穷不了这几碗粉的。没有人想吃了,都笑着说,校长越是这么说,我们越是不能上当,说不定搬完桌椅校长还会请我们吃火锅呢。哈哈。

    桌椅堆放在财政局办公楼的六楼,一上一下,我们七八个人没人要走那么十个来回,腰酸腿痛的。财政局的工会主席是我们小镇上的人,还是我们的校友。他高姿态,把用不着的桌椅捐赠给他家乡的学校,是不是,显得有些私心呢。他矮墩墩地个子终于出现了,他说不要紧的,不要紧的,这批桌椅已经过时了,用不着了,搬去吧。他没有说,他们已经换了新桌椅,看是我们从另一间房子里看到了崭新的桌椅。

    他看到我这个老同事,忙伸手过来握手,我也立即伸手过去一握,却握住了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再使劲,也没感觉到肉体。睁开眼,原来我抓住的是床杆,床上的蚊帐被我摇得不断地晃动。

    嗨,天还没亮呢。怎么又梦见了搬桌椅的事啊。搬桌椅的事校长还没有安排,只是说了说,某位小镇籍的一个领导要捐赠我们一批课桌椅,到时候,男子汉全部出动去搬回来。人家富有爱心,我们也不能欠主动啊。

    这批桌椅竟然与我那么大的缘分,今夜怎么搞的,老是梦见搬桌椅的事。

    起了床全身热汗了。原来空调高温,还是寒秋,我冲了一个热水澡,抹净头发,还是入睡吧,既然老是梦见桌椅的事,干脆再接下去做这个梦好了。

    我不断地强迫自己往那几十套桌椅上去想着,也许这样梦就会往那方面出现。

    其实一上一下十多回合,又是六层高楼,肚子早就有些饿了。校长说,我们吃点地心吧。又吃粉么?阿翔问。阿福忙抢先说,我不吃粉了,要吃你们吃吧,我饿着。既然阿福这么一说校长说,那么我们到麻姨那儿吃饭去。

    麻姨指的是一个饭店的名字。那儿有一道非常特别的菜,就是里肉火锅。全城就她们一个里肉火锅店。

    点菜的时候,阿翔抢过菜单,说,我来点主菜,就点一个黄喉火锅吧。怎么这个阿翔怎么搞的,既然校长答应吃里肉火锅了,你又做什么怪点黄喉火锅呢。阿翔看到我变着脸,想推翻他,只见他忙眨眼睛,又指了指菜单上的价格。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原来里肉火锅才四十八元一个,而黄喉火锅却六十八元一个,远远高于里肉火锅了。阿翔是看准了黄喉火锅难以吃到,里肉什么时候都可以吃。

    当菜单推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一眼看准了“蚂蚁上树”这道菜。这是什么菜啊?我问服务小姐,她闭着嘴忍住笑,我更加感到好奇,说,就点“蚂蚁上树,蚂蚁上树”了。

    这时,我实在肚子饿的咕咕叫,刚才搬桌椅时,汗流浃背,现在衬衣也在背脊热度的烘烤下隐去了湿润。我们猛吃着黄喉火锅,原来那道蚂蚁上树的菜不是别的,而是一盘米粉,米粉上面抖落着一点点细肉丁儿,稍不留神看去,真像一只只小蚂蚁呢,而那些米粉就该是“树”吧。我们哈哈哈地笑着,大家忙把这盘菜推到我面前,说 ,你点的菜,你自个儿吃,没人抢你的。原来早晨才吃米粉,现在想不吃粉了,而我点出的菜,还是米粉,是一个变了花样的米粉啊。我挑着一点尝尝,比起早上的米粉来,这道菜也不能一下口,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口味。

    回到家,我马上开了太阳能热水器,躲进浴池美美地冲个热水澡。当我全身浸润舒坦以后,一睁眼睛,窗外阳光射到我的被单上,眼睛像着刺着一样,整个世界一片光明。好在今天星期六,不用上班,否则的话,我早就迟到了,都怪一整夜搬桌椅惹的祸。

    她把早饭端上了饭桌,说,觉睡得怎样,怎么老是听到你磨牙念叨着“快快快”的梦话,是不是遇到曾经的老相好了?还咋咋咋地像亲嘴一样呢。

    难道我真的亲嘴了吗?可能是,我吃黄喉火锅引起的梦呓啊。她的话,着实让我惊讶不已,我哪有什么老相好在等着呢,除了你,我就只知道说梦话、做美梦的份儿了。

    这美梦的故事,是千万不能说给她听的,我总应该有自己一点点隐私吧。

    推开窗,伸伸懒腰,远处,清水河滩,一行鸥鹭直冲天际。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