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杂技回忆  

2010-10-13 19:2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能看到杂技的事似乎朦朦胧胧在我眼前晃动,我看过的杂技表演就那么仅有的几次。那还是孩提时代,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头发脏乱衣服兮兮的成年人,牵着一只小猴子,走寨串村,一边敲着铜锣一边吆喝着小猴子双手合拜,或者几个滑稽的跟头,最后在路边茅草上撒一泡尿。围观的我们笑得合不拢嘴来,好些天过去了,我们还在谈论着这个镜头里的故事,屡谈屡鲜,甚至还要模仿那只小猴子做几个独立姿势,劳累了一天的大人们边指正边谈论边取笑,他们把我们这些小东西当成猴子耍了。那时,乡村的娱乐活动也实在太少太少了,连一个陌生人都会哈哈个半天。

    难看到场面稍微大一点的杂技便是集镇上请来的杂技表演队,多是些河南那个方向的杂技队。大的大小的小,还有女人女孩。他们在戏台上,人叠人地重在一起四个多高。我们是村庄乘着月夜赶来的,找不到好位置,只能远远地在人背后伸长脖子张望,看不清那些杂技弄什么手脚没有,懵懂中跟着前面的人热笑。别人因为杂技而笑,我们在则因为前面观众的笑而笑,笑过后,感觉到像被人嘲弄一番似的,踏着月色有气无力地赶回村庄,年龄大一些的青年们羡慕地说,那些杂技的人多有本事,我们连一个小动作也学不会。

    长大了,生活中有了电影儿,渐渐地我从电影中看到一些外国人的杂技,特别是俄罗斯杂技团的表演,什么马戏,什么训虎,什么空中飞人,都没有一点真实的感觉,总怀疑杂技就像魔术一样参合着假。可恨我这个人最恨的就是假,为什么县城里来了一伙玩杂技的河南佬在广场中央还有用帆布围一个大圈子,隔绝了世人的眼睛。也有人买上门票很神秘地从小门卡往里走,之后就听到那些咚咚咚的锣鼓声,一声紧似一声。羊欢马叫狗吠的。散戏后那些看客一个个耷拉着头颅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再一次让我对杂技没有半点喜好。

    小时候有些小朋友想长大后玩杂技,最热心的当是桥喜了。桥喜看杂技入了迷,晚上跟着杂技一个寨子一个寨子的游看,深更半夜地回村,就连他的父亲也无法阻止他。大概十五岁那年村里来了最后一伙玩杂技的河南佬,里面有一个迷人的女孩,大方而美丽,可能桥喜就是看杂技喜欢上了那个女孩,杂技团离去的时候,桥喜也跟着他们走了,听说,桥喜加入了他们的团队,从此小村里再也没有玩杂技的人来混饭吃了。

    杂技是伴我长的一个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我如今还常常在睡梦中笑看那些非同凡响的技艺,在笑声中惊醒。

  评论这张
 
阅读(9841)|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