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勃起杂技的风范  

2010-10-12 22:5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因为她的原因,我必须在家里等待,等待她早早地起床,急急忙忙地往我这儿赶路。我因此不能出门。等待在家里,想到她那个小小的个子在赶路,像一只小猴子在走钢丝。右边是公路的栏杆,栏杆外当然是湍流的小河。左边是国道,来来往往的车辆,挤得她不断地微缩。

    我们走在这条路上必须瘦身,万一车辆迎面吻你一下,结果就严重了。我真不该让她放在今天的凌晨来找我,而是应该在昨夜完成那些材料。这段路向来叫做走钢丝索,她能顺利地在二十分钟之内走完这段险要的通道吗?

    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刚想着这件事不到十分钟,她打来了电话,说,她正在紧赶慢赶地往这个方向奔进。室外下着毛毛小雨,已经是寒秋季节了。料不及三分钟后,我看到她在风雨中笑吟吟地面对我了,我说,赶快进屋吧,淋着了没有,真让人担心。她边抖落雨伞上的雨滴,边跟着我进屋。

    我什么也不说,拎过她手上的材料袋,开了材料袋,看到了她刚刚复印过的一份送审论文。她的论文写得很好,她可是我们单位的文采丰厚的才女,外号叫做李清照。我左看右看,她一个抖身,我眼前的这个女子千真万确地就是梦幻中的李清照啊,不错,错不了。你看她,不正那么“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么?

    她含情脉脉,口露桃粉,媚眼里春意正浓。她的变化几乎把我的思路引诱到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我还是使劲地睁了睁眼睛,这并不是李清照,是一个非常矮小的当代小妹。她的到来是托我交一份申报材料。我的幻觉,原来来自于这个室内的彩灯,带着迷彩的光,照得眼花缭乱。

    我用三分钟时间看完所添补的材料,说,多齐全的材料,今年的成功非你莫属。她马上说,谢谢。要是成功就请客,第一个请的对象便是我。听了她的话,我立时不敢动,小心地如头上顶着一叠瓷碗,搞不好便掉下来,摔个粉碎。

   小心,再小心。目送她出门,我再也不敢惊动,不愿她那句关于请客的话溜走,希望这句话在我的耳边多延长一段时间,即使这是一句假话,一句敷衍行事的空话。

    我刚转过身,准备背起材料袋的时候,突然地,她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她咪咪地笑着,如刚才第一次进屋时一样,变戏法一般,说一声“变”,手上竟然变出大头像几张票子。“嗨嗨嗨嗨,忘了交评审费。”她滑稽地笑着。我跟着傻傻地笑,我怎么连评审费忘记叫她交,就赶鸭子一般希望她离开,她离开后我好出门赶路,我必须在八点钟时赶到局职称办,完成一天的事务。

    接过票子,揣在手掌里,很潇洒地在空中飞扬,口里吹着阴阳怪气的口技。

    我一蹦三跳地去赶车。一阵嗡嗡的手机声虾停了我疯疯癫癫的扭动,发哥问我,赶快过来乘车,他已经登上了前往县城的客车。我猜疑,不会是那辆老爷车吧。他说你猜的正着呢。

    发哥呀,千辆车万辆车,你为什么偏偏搭上了那辆老爷车呢,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的发哥面上,我就在半路上拦下绿蛤蟆的士——走人呢。要不是看在你我第一次一路外出办事,我真想甩你在老爷车上望眼欲穿。

    局里交材料的人还真多,那几个收材料的领导,忙得不可开交。似乎手忙脚乱,蜻蜓点水一般,看到蛇皮袋里胀鼓鼓的材料,哇哇地支使我去第二办公室去。我按照支使,来到第二办公室,第二办公室的领导看了看我的胀鼓鼓的蛇皮袋,说,去去去,到第三办公室去......最后,我又被迫折回第一办公室,呆呆地望着领导们,满头的热汗,尽管已是寒秋。

    我一上一下地一会儿办理续聘,一会儿跑去复印,再一会儿提取干部档案年终考评材料。为了在领导下班前审好我带去的材料,还没等领导清查齐全材料,我就抢过来,压在订书机下装订。看到我如此火速,领导夸赞我“要得要得,多有几个这样交材料的同志,我也不会累的如此腰酸背痛。”后来干脆,抢过领导活儿,连清点也由我自己完成。难道非要你领导来斯斯文文地有条有序地磨洋工慢吞吞了事吗?要知道,你们手中的这点活,还是我昨夜清点了三五次呢,根本不会出现差错。我敢负责地说,舞弄这点花点子,不在我的话下。

    局领导看着我和我的发哥骄傲的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他们哑口无言惊讶到什么年月呢。

    出局时,时间尚早,又正值中午。中饭是用不着吃了,我的胃口不好,吃多了反而增加胃的负担。想到人家进城办事空闲时间喜欢往茶楼钻,也不知道茶楼里藏着什么样的妖魔鬼怪,把人们弄得神魂颠倒。“走,上茶楼。我请客。”我的发哥说,他说的话怎么那么和着我的非分之想呢?难道发哥懂妖术?难道发哥像孙猴子进了我的肚子里转了一趟?看,这个发哥头脑光光,油头粉脸,眼神中藏不完的机灵和闪电。

    原来茶楼里还有网络电脑呢。难怪那么多人喜欢这儿消费。这网络不就是妖魔鬼怪吗?生活中的见不得人的图片它都有,生活中享不尽的怪事,也能从中细细的品味,我点了点一个“少女”的字眼,猛然间跳出了一张警察猥亵少女致使少女跳楼的事件。细细一品,这警察猥亵少女竟然还发生在我坐的这茶楼呢。哈哈哈,怪事年年有,年年不一样。

    再一看,那个发生警察猥亵少女的公安局政委还被降职处分,局长记大过处分,少女的父兄千里迢迢不让女儿火化呢。

    我立即把门外的小姐叫过来问问,是不是有这种荒唐透顶的故事啊,小姐只是闭嘴含笑,仿佛一脚把我踢进云里雾里的高空。我大声地惊呼,“我不是孙悟空啊,我会被摔下来死无完肤,到了阴朝地府也会变成一只厉鬼啊。”这时,只听得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回音,“谁叫你顶风作案,这种年头还进什么茶楼,过一番逼女跳楼的美梦呢。”

    一个趔趄,吓得我浑身冷麻,像生了一场大病,虚寒地走出茶楼再也不敢回头张望。想到这个城市唯一能够让我渴望的地方只有银行儿,因为在那儿,我会看到那些鬼鬼祟祟地偷鸡摸狗般地取出大叠大叠的票子,而又揣进腰包的富翁,我也会看到那些穿着华丽的女人拎着一个小挎包,涂红抹粉地耀武扬威,留下一路的香水味,我更会看到那些小扒手窥视着这个肥肉一般的地方,我唯独无法享受一番从那些个透明的玻璃窗洞里接过漂亮银行小姐数过的票子那美妙的一瞬,于是,我们来到了银行空旷地客厅。

    客厅,坐着一些等待机器呼号唤码的男男女女,我真想当一番沦落江湖的杂技艺人,凭借几个浅浅的戏法,一阵“钟鼓之乐,流漫无穷”招徕那些悠闲无聊的取钱人,讨得几个铜钱,分得一羹残汤,接着一场“倒立、顶碗、杂耍、驯兽”,来几个优美的舞姿和小丑诙谐的表演,讨得阵阵喝彩与掌声......

    当我背靠长凳涎水长流地在睡梦中欢笑的时候,发哥叫醒了我,说,梦见什么美女了那么涎笑,我们还得赶回单位,晚上开一个例会,商讨下步的节约开支的捷径。

    我饿得搜肠刮肚的狂叫。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