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叭仁大叔  

2010-08-17 21:0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叭仁是凤凰县境内非常特殊的一个小山寨,山寨居住在一个山巅山,山的三面是悬崖峭谷、万丈深渊。只有唯一的一条山路通向山寨。第一次到叭仁的时候,我们全家去了打板栗。那儿的板栗树很多,很少有人到那个地方。其中一个苗家大叔和他的家人热忱地招待了我们一家人。我印象最深也永难忘怀的是吴大叔煮了一钵酸白菜汤。很浓,很鲜,很香的汤是我们从来没有尝到的口味。我到过很多地方,也喝了不少的好汤 ,唯独这份苗家是酸汤特别过瘾儿。

当然大叔还蒸了腊肉,试想,八月了,还留有隔年的腊肉,那也是很难遇到的口福。大叔说,他家每年要杀一头大肥猪,一家人孙子们在外读书,年轻力壮的儿子媳妇又到外打工去了。腊肉可以吃一年啊。大叔朴素,勤劳,礼节重。

想不到的是,一晃多年,大叔八十八岁的寿命,如一颗熟透了的山桃子,风儿一吹就落地。昨天是大叔百世的吊唁日,单位很多同事一同去 吊唁。叭仁总共才七八户人家,而今有的搬出了叭仁,有的去了外地打工,真正在叭仁居住的才有三户人家。大叔的三个女儿,两个儿子也不在叭仁住了。我们看到一路山路两边挂着还没熟透的山猕猴桃,八月瓜,牛奶仔等山果子。

三户之村连个帮忙的人也必须到五里之外的大寨子去请人,好在山里人朴素,实在,来了很多帮忙的人。

我们沿着那条山路走进叭仁的时候,两边是参天的大树,密林深处,我们竟然看不到蓝天和远山的景色。山雀子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山虫鸣叫着,给人恬静幽雅的感觉。最后转过了一道弯,突然呈现在眼前的几户人家,土墙,黑瓦,掩映在绿色的树林中。这个山嘴上,是一个小山洼,几亩稻田还是绿油油的,这便是小寨子唯一生产水稻的田地。靠山吃山,山里生长着很多山货,由着三户人家慢慢地享受。这是一个绿色的氧吧。同去的人无不感慨。

吃过晚饭,我没有随着大队人马返回,而是留下过夜。我要陪陪大叔最后一夜。我要追忆大叔对我们的情谊。

一般人以为,山里的虫子多,蚊子也多,可是叭仁不但没有蚊虫,到了月明星稀的晚上,格外地凉爽,闻到的是充足的氧气的真味。我们几位同时留下的在大叔家的侧房楼上甩老K。本来一阵雷雨过后,电站停止了供电,但是有熟人央求电站工人,立即修复了变压器,到了十点钟的光景,大叔家灯火通明。大叔躺在堂屋中的棺材里,享受着子孙们的绕棺追念。听大叔的大女儿说,大叔在最后的日子里,把所有亲属家都走了一遍,在很多亲友家住了一两天,做了最后的诀别。回家后,没两天就安然消逝。他还把很多亲友对他的好处牢牢地记在心里。

因为寨子小,大叔一生中没能像其他村寨的老人们那样与别老人玩过牌。因此,大叔交代儿子,在他的棺材内一定要放上一副老牌,他要到阴间地府中去找熟人玩,还要记得给他捎上一瓶酒,他一生中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到了那里也是少不了酒的。他的子女们都按照他的遗嘱做了,并且做到了最好。

天快亮的时候,下起了一阵 山雨,我想,这是老天在为大叔哭泣吧。灵堂内,大叔的孝男孝女在 追忆着大叔的亡灵。

哀怜的经声,深沉的鼓声,稀稀疏疏的山雨声,在这个山洼里萦绕。

天色渐亮时,我看到一层层雨雾在树林里弥漫,白白的,像一个天庭世界,那么神秘,那么琼宫,那么委婉。

很多山人早早地从大山寨那边过来帮忙来了,我知道,大叔出丧的时刻该到了。愿大叔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同样过着神仙般的生活,只是,不要太孤单了,该享享大都市那种生活情调去。

从叭仁回家,我静静地睡上了一个白天,眼前全是大叔生前那微笑,那么慈祥,那么纯朴。直到我想到该为大叔留下几个文字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