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那一瞬间,他是这么选择离开世界的  

2010-12-08 22:2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领导要来检查收费,听说是减负办来人调查减轻农民负担的收费情况,是否有违背政策的做法,领导派我去在单位门口,买一箱矿泉水,招待领导们。

    这个小卖店是我们的单位联系店,也可以说是定点商店,买些说啊糖的,都是在这儿购买,这,才不会有违规发生。远远地我看到那个熟悉的店员在向空中喊话,说,罗叔您不能那样啊。我顺着店员的视线看去,对面是一栋营业厅的废弃房屋,三层高,前面是一条大路,水泥地面。营业厅屋顶转角处,只见一个黑黢黢的老头在慢慢地往边沿移动着那单薄的身子。他是一个多年带病的高大的汉子,而今瘦得如一片深秋的树叶。我有些熟悉,就是叫不出名字。

    被称呼“罗叔”的老人在一点一点地往屋顶边沿试探地移动。店员在焦急地叫喊着,“罗叔您不能那样啊,罗叔您那么做做不得啊。”我仰着头似乎听的罗叔“嗯嗯”地发出几声细微的声音,但是他根本没有听从下面人的叫喊。除了店员外,远处一位妇女也在帮着叫罗叔下来,不能那样啊。

    这时,店员看到了我,急忙叫我帮忙上屋去,把罗叔拉下来。我分析了罗叔的形势,罗叔已经有一半的身体位移到屋顶外了,只要风吹或者一个震动,也会把他摔下。顿时,我不敢张口,担心一个声音会造成罗叔掉下来。我没有听从店员地话,紧张地盯着罗叔。罗叔还在试探着往外移动身体。周围只有店员和那个妇女,再就是我在张望。就算我爬上屋顶去抱住罗叔,恐怕也来不及了,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法子,能用被单接在下面吗?看样子也来不及了。我听出了店员带着哭泣的音声在哀求,罗叔您不能那样啊。我也不敢再张望着罗叔的举动,担心自己的一个心跳也会造成一场灾难。我闭上眼睛,把脸面转向店铺内。

    耳际听到一声重重的“啪”的声音,我知道事情终于无法避免地发生了。这只是短暂地不到一分钟的光景,甚至更少,也就是我刚刚走进店铺的一刹那间,我体验到了一个垂危的老人终于找到了他不情愿选择的一条归宿之路。

    响声过后,我掉转眼睛,罗叔,那个憔悴的老头,已经趴在水泥地上,像一团破棉被,悄无声息了。

    听到两位女人尖锐的叫声,和着重重的啪的声音,不少房屋里露出人头来,问出了什么事?自然把眼睛一齐注视到营业厅门口那个摔下的罗叔的身上。

    大家不断地问到底怎么回事,也有人说,他啊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还听得说赶快叫他家人来啊,又有人立即说,他儿女都不在家,打工去了,他老伴下河洗衣服去了。不知谁说了一句,赶快打120。这时,我也懵了起来,反应不出,这120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电话。罗叔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可好,他面部朝下,没有人能看清他这时的神态,是痛哭还是满足。

    本想走上前去看看,可是围观的人一时间里三层外三层地,只听得领导在那头喊了,赶快过来,领导来了。我扛上水,朝店员说了声,下来来结账,便灰不溜秋地进了单位的大门。一伙领导摇摇摆摆地指指点点地过来了。领导问怎么回事?我忙告诉他们真相,只听得领导们,哦,哇,唉,分生出无限地怅然。

    多了一个话题,不知道领导们是不是分散了检查的注意力的心态。

    不过,今天的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领导的评价说,我们收费经过仔细的查看问访,落实到一个字“好”,两个字“很好”,三个字“非常好”。还有什么让我们猜测的呢?

    我们都是按照红头文件办事,当然经得起任何挑剔性检查。

    迎接完这项细致地检查,我们都无不闭上轻松的眼睛,深深地一声叹息——该结束的已然结束了,留不下半点地顾惜。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