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引用】跑票谈  

2010-12-29 21:26: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zhangjicheng156《认识不统一,我们怎么办》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

 
原文地址:跑票谈    原文作者:zhangjicheng156

    今日新闻,国民党10名议员跑票致使台南议会蓝营仅剩3席,想到我们的账务已经审计一个多星期了,用来接待的开销远远超过了被审计出的点点问题。其实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本来审计对象是离任单位领导的以往用权用钱是不是有违规违纪的事情,结果查出什么某某经手出纳“抚恤金没有发放”这个结论。真是天大的笑话。经手人早已调离出纳岗位,即使在位,聪明的人都知道,抚恤金是无法截留或者挪用的。接受抚恤的人是每月按时领取的,若果某月突然没有领到这笔金,完全不可能的。

    因为时间久远了,也就忘记当时的工资表放在什么地方。何况物是人非。

    前面说过,一个星期的招待费远远超出任何一次开销。四个人在单位里住下,酒肉相待,有人说,是不是招待得太好了,人家审计人员都不想走了。

    晚上例会上,经手人来到会场,告诉领导说,他准备起诉打官司,已经问过律师,没有办法,离任的领导已经离任,只能告现任的法人代表,也就是现在的领导。真是对不起了。

    我一惊,为了四十七元,打一个官司,值吗?不说这次招待审计人的几千元的接待费开销,就说以后每次面对的应诉费,每次往来的车旅费,每次的不想说的一应费用,我们何必受制于人呢?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每天在一起朝夕相处,说的深远一点,我们的落脚点在一起啊。

    经手人说,对于他来说值啊,他可以洗刷辱名。我又给领导分析,当然领导是不是肯听那是他的事情了,我们曾经遭受一次官司,那次我们赢定了的官司是因为一起外资捐款维修房屋,而维修工受伤的事,我们最后赢了理,本来就不输的理儿,结果各种开销二万多,早已超过了那个受伤维修工的医药费。如果我们当成一种善事来补偿给维修工,我们双方都平平安安。还一团和气。

    现任领导还算开通,答应会后与经手人好好谈谈,不要因为47元钱,自家烧火内部瓦解,让外人笑话。

    内部统一才是兴旺繁荣蒸蒸日上的美好前景。我们不要让日本鬼子从中挑拨离间,想分割我们的东三省,他们的狼子野心我们要识破。好在当年张学良少帅当机立断识破日本鬼子的阴谋诡计,遵守三民主义,改变旗帜,以谋全国真正的统一。中国台湾网12月29日消息 综合台湾媒体报道,国民党中央考核纪律委员会今天针对台南市议会正副议长选举跑票者开铡,无异议通过开除10名议员党籍。至此,台南市议会,国民党仅剩3席。一个党派如此严律,何况我们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

    想到昨天终于尝到了使用扩音器讲解的优势,今天接着使用,本来两个小时讲清楚并让听众明白的问题,有了扩音器代替裸嘴讲解,只不过二十分钟就完成了,功效提高了多少倍,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出来的。如我这种嘴巴皮沙哑,吐字较差的人,更应该为单位分忧,为我们的利益着想,哪怕面对的是如何强大的外部压力,在所不辞,穷追猛打。

    再一次为张少帅1928年12月29日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改旗易帜,而鼓掌。

    突然想到2007年12月29日,一次关于打官司的往事,特回忆如下:

官司记

这些天领导睡不好,吃不香,走到哪儿,身后就有人跟随到哪儿。原因是领导执行上司文件,终止了一批具有劳动关系的员工。 
领导很闷,领导闷了也没有办法,谁叫他是领导呢!员工心里有想不通的事情,不找领导还找谁?领导有点感受当这个领导窝一肚子气,到头来得到什么好处?还有人到处宣传他这个领导的不是。自己要是有天大的本事,该多好啊。 
谁有天大的本事呢?领导想到了,律师有。领导要见一个律师了。我的印象中,好像找律师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不是说,“律师一泼尿,吃了被告吃原告”吗。找律师,再多的钱财也用得完。 
可是这个难题也太难了。领导说,那批被辞退的员工一天一个口气,说话条条是道。句句话都很上章篇。而现今中国的法律法规多得无沙数,只有律师是吃这碗饭的。领导叫上我,走,我们找律师去。我们就离开了单位,进了城。 
律师很难找。刚才还通电话,说那边有事,等完了事,给我们打过来,我们得等着。领导再打,那边就关机了。 
好在律师的爱人和我们同行。领导辗转熟人打通了律师爱人的电话,我们就到了一个牛杂火锅馆。没多久,来了个同事,也是一个单位的领导。他还没来得及摆说他找律师的事情,律师就出现在我们眼前了。 
律师头顶全脱落了头发。年纪三十来岁。 
牛杂马上端上了桌。热气腾腾的。领导说,牛老师(律师可能是从教师队伍该行的),我们单位的问题你已经知道了,现在这批员工要求单位给他们辞退赔偿,要给他们买养老保险。我们哪有这么多钱啊。 
律师问:“他们有多少人?” 
领导说,像这种情况的有十多个。你给分析分析,我们该怎么回应。 
律师一锤定音似的,你们单位是国家的特殊职业,那些劳动合同法对你们特殊行业不适用。他们要闹事让他们闹去,你们按政策办事就行,银行也无法冻结你们的帐户。若是你们自己去赔偿,可能再多的钱也填不满那个洞。 
我们都惊讶地看着律师。 
律师很随和,忙着帮我们添饭,筛酒,仿佛这次是他来请我们的,他才是这顿饭的东家。 
那个同事领导听完我们的情况也开了话。一听原来律师曾经是他单位的部属,律师就是从他们单位改行变成律师的。 
那个领导说,他们单位被周边百姓冲击,搞得无法办公。他本人也被打伤住了半个月的医院。现在如何摆平,挽回他失去的一切包括精神损失。 
律师没有答话,因为接二连三的电话打过来,律师忙着接电话还来不及。 
我们只好张着耳朵静静地听律师说些什么话。 
听口吻,那边是个来头不小而又对律师非常熟悉的人。隐约听到律师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对方。 
说了二十来分钟,放下电话律师告诉我们,是一个副县长打过来的,副县长是他的老熟人。 
原来,律师接手了一堂民告官的官事。王家寨百姓要收回城北的南华山林场,请的就是牛律师。那片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政府划拨划建林场公园的,现在旅游事业发展很快,那片山的效益很好了。村民们要收回。 
我们无不惊讶起来。 
任何人都知道,南华山林场已经属于国家森林公园,是我们全县人民的一块风景林。可以说,没有这南华山林场,就没有这个县城的发展,也就无法吸引无数的中外游客。 
律师说这场官司,他完全可以帮助王家寨村民打赢。现在县里领导急坏了,如果南华山留不住,还谈得上当地经济的发展么?现在县领导不从村民去做工作,走斜门来找他这位律师,要他不能帮助村民打赢这场官司,或者放弃,不给王家寨村民当律师。副县长苦楚地几乎哀求了。 
牛律师有些难言之隐。他说,他很喜欢帮助村民打民告官的官司。可是,这次不同了,如果帮助村民打赢了,全县人民都会骂他的三代祖宗。现在刚刚有个明目,自己的亲属都出动了,劝说的劝说,要挟的要挟,不给他好脸色。 
我们劝牛律师夹菜。看来牛律师很喜欢牛杂火锅,几次夹菜只夹那么点点,却唆得津津有味。 
牛律师刚刚提起那个领导的那个周边村民扰乱办公次序的官司,手机又唱歌了。 
…… 
“你们的官司我不接。”牛律师也不管我们在场,对着手机告诉对方自己的观点。 
…… 
“因为我接告医院的官司太多了,不想接手。” 
…… 
“你们另请律师吧。”牛律师挂了机。 
“我每年要从县医院官司中抠掉他们二三十万的官司金,不想再接了,接多了,不好意思,见到县医院的熟人都脸红。”牛律师对我们说。看来牛律师也有赢官司的难处。 
牛律师给我们分析了很多赢官司的原因,像医院这种行医单位,一出误差就会引起官司。而病人打他们的官司百分之九十的胜算。他每年拿他们的钱太多了,现在不好意思接手与医院打官司的案子了。 
我们暗暗显现出敬仰的目光,聚焦到牛律师的脸上。想到那个“律师一泼尿,吃了被告吃原告”的流言,我顿时感到脸火辣辣地伤痛。 
牛律师全身都是故事。这桌饭吃得很凌乱。一个两个电话不停地过来,牛律师对那个熟人领导说,领导把材料留下来,我拿回家抽时间看,争取元旦节后马上会同法院人员到你那儿。不过你事先不可张扬,我们也不进你们的单位门,只到政府或者派出所去。 
看着牛律师这么忙碌,又要去与另一个客户见面,我们也不好再耽误他的时间了。尽管他很随和,很面善,一再说,不忙不忙,我们都是熟人好好叙叙,没关系的。 
走出牛杂火锅馆,看着牛律师匆忙地离去,我想说,现今世界,可能律师职业才是最多事的职业了,说不定,我们对面的人早已在我们前面找了他们的律师,才一天一个口气,说话条条是道。我们那个烦恼事儿还有什么可让人烦恼的呢? 
像牛律师这样的律师绝不是敷衍塞责没有知识涵养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