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厢东斋

快乐每一天

 
 
 

日志

 
 

靠右行走是一种错误  

2010-11-13 08:1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情绪,叫疲劳。对于疲劳的我,有一种对应的办法,叫洗澡。因为一晚的拉肚,人格外疲劳,那么我的洗澡来抗拒这种疲劳 。当我还沐浴在温水之中的时候,可以想见,我这时候该是多么地惬意,浑身的瘙痒,浑身的神经,都得到了解脱。而这个时候,我最恨那些打扰我的人,或者事。难得片刻舒坦,结果,被有一种打搅给冲乱了。

这是一个女人的电话,本来想到女人该也是一种享受,想到那美丽的部位,想到那恬谧的容颜,谁不动容?可惜,这个女人曾经让我作呕。人,有些古板,有些自私,有些妄为。听说,她还离了婚,找了情人。这样的女人看着真他妈的喷饭。

但是她说的一件事,我必得去执行。她说,一个孩子就这样被一辆大车压了。她还说,你得去看看吧。我说好啊,便给头儿说了这件事,头儿真会托词,他说,好,知道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你去把这件事办了。头儿说办了,没有说办好,可见,头儿也是很有头脑的人。若是说办好,我不能办好,哪我会推辞,可是,他说办了,结果办的咋样,这就无所谓。只要去办事就行。头儿自己正在做什么呢?在洗澡吗?

这是个可怜的孩子,一辆重车,装载着几十吨的钢材,从右面冲过来了,冲过了水沟,冲上了人行道上,把一个女孩活活地压在后轮下面。这个孩子,连身影也没了,只看见一只穿着白跑鞋的脚,不知道是右脚还是左脚,夹在两个大大的轮子中间。一只手断在轮外。一滩血,还有碎渣也没有了。可怜的孩子。孩子是旁着右边的人行道行走的,也许她正在高高兴兴的想着什么稀奇古怪的故事,或者她正在哼着歌,迎面却飞来了横祸。

好惨睹啊。

不知道她的父母长辈这时是怎样的伤痛。

听围观者议论,说还有一位孩子成了重伤。那么也就是说,这是一群孩子,他们手拉手,边走边言笑风声。那个重伤的孩子伤着的地方是脑袋。已经被送往地区医院。

各种道听途说都有。有些人说那个该死的司机,准是昨晚疲劳过度,玩了一个晚上,如此精神恍惚地上路,该刹车时,一脚踩了油门。有人说,这天雾水太重,又这么早,路面被露水弄湿,滑滑的。也有人说,在车路边行走,不能走右边了,若是走在左边,那么这小孩就不会出事。一个如花的少年,还有这各种美好的前程。

我本来想把事情了解个确着,谁知头儿来电话说,快回单位,上面有领导要来检查。又是迎接检查,我们为什么不能用一种靠右行走改成靠左行走的办法,来对付这些鸡毛蒜皮的检查呢?比如这检查做操的队形,那么只要把那些姿势很差的人挑走,留下些肢势标准优美的人。比如,材料,可以尽量做得皮面鲜美,个性张扬,给人一个好印象就行。再比如,我们可以把事情说得乖巧一些,留下更多的时间去做我们本来应该做的事呢?

但是,头儿的头儿,给头儿来了电话,她听说了早晨雾中发生车祸的事,立即电告头儿,必须立即派人去慰问。探望。头儿又想到了我,也许我这个时常把靠右走当成一种错误的人,很适合他们的口味,我马上脱去身边的杂务,一路风程扑扑感到地区医院。带着头儿的温暖,带着头儿的关爱,对孩子的父母说,这是不该发生的事,竟然降临在孩子们的头上。那个司机罪该万死吧。孩子的父亲是个木讷人,母亲是个跟车售票员,也许我的话伤害了她的自尊心或者什么吧。他们都不说话。看在我带去的礼物面上,他们很面善地笑着。

还好这个伤着头脑的孩子,说话清晰,没有内伤的迹象。脚手擦破了些皮,扎着绷带。孩子说起他们一同走路,是靠右走的。突然一声长长地吱——的刹车声后,他被甩在几米远的地方。另有几个同学,反应敏捷,相互拉了一把,才免遭全军覆没。

我们一行说了些安慰的话,说好好养伤,身体好了我们再见。

行走在地府的大街上,我们记着了靠右行走是一种错误,我们始终走人行道的左边,迎着那些迎面而来的人们,他们纷纷让路,我们就显得格外凌人起来。

在书店里,在饭店中,我们认真地讨价还价,一直抱着“向左行走”的理念,把价砍在最低处。人们都说,坐车也得往前靠,可是往前靠风景优美,什么都想看,人就格外疲惫。我们选择了后面,不到半顿功夫,就呼呼入睡了。疲惫在熟睡中消去。醒来时,人,气爽神怡。

叔去世后,哥借了五十套白衣,乡下人行孝必得穿白衣,因此只能靠租借。哥说租借费怎么样,我说不多不多,哥担心说,会按天交租借费吗?我说,不会吧,哥还是不大相信我的话,他电话问我,要立即退还。叔上山后,就得退还。我被哥的电话吵醒,迷迷糊糊的,在车上。也真是,哥变得连我也不相信了。那个租衣服的人和我比较熟,虽然当时,我没有讲好价钱,但是我相信她不会多收费用的。当我下车一刹那,就看到哥一脸的憔悴,笑迎过来。真辛苦了哥。九十高龄的叔,要不是哥的精心照料,早就成古了。我说,哥,你孝心敬到家了,叔上天有灵,不会有什么怨言了。

那个租借衣服的熟人一件件数着白衣,可是最终还是少了一件。哥说,谁还会要这些白衣做什么啊。当初租借时,我没有一件件数数,总相信别人,说是五十件就五十件了。现在就得赔了。按照三十元一件白衣服,(很旧了),我们赔了。为什么我当初如此地信任别人,为什么为了赶时间,我做事这么缺少心眼。我相信别人,还得别人相信自己啊。虽然赔偿的不算多,心里像被什么噎住了。悻悻地回到家,邀哥吃晚饭,哥说不吃了,家里还有很多亲戚,亲戚就得主人家照顾吧。我家里也来了一个熟人,想拖我办一件事,让她的孩子有书可读。是转学过来的,这外地读书是不是顽皮或者被学校开除了?我问得比较婉转,免得伤了他们的自尊。她说,很听话很听话,成绩还是排前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帮个忙,人情世故的,谁没有求人的那一天。为了孩子读书,我也不想多问了,就联系了一个熟人,按照熟人的话,说了孩子比较上进,成绩很好,请帮忙收了吧。那个相熟的领导说,要是按照你的说法,我就帮助收了,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或者违规,或者捣乱,斗殴群架,你的负责啊。他说的话虽然是玩笑话,我不知道怎样当真了。

那个相熟的领导真是够朋友,几句话就办妥了这件事。如果我按照规则,按照制度办事,能这么快办好吗?不可能吧。还是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按照规则只能把事情全弄糟的。

回到家,想好好地睡一觉,可是,一个朋友要结婚,要我去帮忙写写请帖什么的,我是写请帖的人吗?这么差的技法,我又不能推脱,求人很难,我理解,但是,为什么有些人明知道别人很难,还得硬着眼皮叫人做这件比较棘手的事。大家都知道违规办事,都知道向右行走不如向左行走来的容易和平淡。比如孩子不听话,叫他不要上网,不要影响学习,他偏要玩得筋疲力竭,半夜里还得请我一家家网吧去寻找。这又是为什么呢?再如,当我还没醒过来时被一阵铃声惊醒,你能不唠叨甚至怨声道载么?我就得给人家把事情办妥,就如别人把我的事情办妥。醒来就醒来吧,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总得醒悟,总得迎着朝阳,干新一天的工作。情愿与不情愿,能不向右走就不向右走吧,左边也许安全,也许不会让一个好端端的孩子失去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